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上)


【明慧网2006年1月31日】跨越时空,从遥远的大穹随师一步一步来到这个迷的世界。为了今天,我们在迷的世界中经历了无数世的生生死死,无数世的寻寻觅觅,也经历了无数世的辉煌与悲壮!今天我们有幸扬起助师正法的风帆,我们的生命从此注入新的内涵;我们的生命从此得到了永恒!这是何等的殊荣!何等的壮观!令宇宙中一切生命为之羡慕敬仰!

层层宇宙中的众生在翘首期盼,因为我们是无量众生的唯一救度者,他们等待着我们圆满随师还!在这宇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沉湎在“小小客栈”中那暂短的所谓安逸、那虚幻的名、情、利?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消沉懈怠而不更精進呢?

一、学好法是我们走正路的基础

正法开始后,我和当地同是辅导员的几位同修共同担起了我市及周边地区進京证实法、救度众生、制作真相资料等协调工作。我们几人有分工,又互相配合,使我地区所需的真相资料、明慧周刊和师父的经文都能及时的送到同修的手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平稳的走过了两年。

2001年8月中旬时,由于我当时的一念:想到里边看一看为什么那么多被转化的,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后来又是自己的一念“它们说你得判五年,我说你们说了不算,它们说谁说的算,我说我说的算,我去劳教所。”这样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劳教所拒收,又是我自己的一念想把经文送進去,这样劳教所才把我收下。经文传出去后,在师父的呵护下他们放我回去,我说“大法弟子不免牢狱之灾”,开始以为我这是在证实法,后来认识到有证实自己的因素。在劳教所期间,由于有学法修炼的基础,加之师父的慈悲呵护,正念正行得到了上至劳教所科长、队长下至警察、刑事犯的尊敬和赞许。但是毕竟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而且也暴露了很多执著,人为的使自己留在了那里长达一年之久。

在劳教所时,我看到身边那些被邪恶欺骗的昔日同修,我更加体悟到师父为什么在《转法轮》中,在所有的讲法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学法!学法!学法!在那里的一天如果心中没有法,很容易就被邪恶钻空子,从而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因为人是很难承受旧势力的迫害的。只有你在法上的时候,神的一面才能发挥作用,邪恶就不敢动的。我常想如果那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在家时能够多一份实修,少一份求安逸之心;在邪恶面前多一点正念,少一点争斗心,就不会被那些哄小孩子的把戏轻易的欺骗。师父给予了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很高的评价,如果我们平日里能够听师父的话,好好学法,多多学法,我们头脑中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观念就会被剔除。时时把自己溶于法中,就会增加对师对法的正信正念,关键时刻佛法的无边威力就会展现。因为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之场,邪恶是不敢進来的,它知道進来了就会被化掉,也就谈不上被迫害一说了。如果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这场迫害也就不存在了。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指出:“面对这场魔难,很多学法不深的学员与新学员都有他自己带有常人之心的不同认识与对证实法的理解。那么在证实法与讲清真象中,就有很多人是带着不同程度的常人之心去做的,当他们在被迫害中,常人之心就会被人情所动,就会被伪善与欺骗所动。无论怎样,只有坚持学法,才能去掉常人之心,才能去掉执著,从而达到不为常人中一切所动。”过去我学这段法时,一直认为这是写给那些曾经转化过的同修的,今天当我静心学时,我才第一次认识到,不仅是写给他们的,也是写给我的,因为我看到了我的执著,只是不同方面、不同程度而已。

2002年4月份,我虽然堂堂正正的回到证实法的洪流中,但是我在某种程度上也认同了旧势力的安排,预言中的“大法弟子不免牢狱之灾”一说,实则是需要我们在全盘否定中升华到更高境界,而不是在认同和承受中修炼,也是自己法理不清所致。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这篇经文中早已把这层法讲给了我们。我虽然都背了下来,却没有完全领悟法的内涵,更没有做好。由于我的被抓,给我地区证实法带来了一定的损失,使有些同修认为“某某修的那么好,那么精進还被抓了”。这是我给大法带来的无可挽回的损失。今天我利用这个交流的机会,讲一下我的体悟,我们同是修炼中的人,如果我们能够按照师父所要求的去做,我们自然能做好;如果我们的思想偏离了法,亦或是我们在某一方面偏离了法,我们自然就做不好,加上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制约,无意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使得旧势力有借口利用我们没修去的人心堂而皇之的对我们進行所谓“考验”,根本就不存在“越精進反被迫害”之邪说。通过学法认识到:即使我们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考验。之所以被抓,就是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了,旧势力通缉你,自己也默认了“啊,我被通缉了”,旧势力说你是“挂号”的,啊“我是挂号的”,而没有用正念去否定。

我们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学习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心中豁然明了,“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

从劳教所回来后得知,其他几位做协调的同修多数也在我之后相继被抓,被判以重刑。由于有学法的基础和对师对法的正信正念,在迫害面前,在酷刑面前,他(她)们都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但欠缺的是,同我一样,没能够正念否定“大法弟子不免牢狱之灾”的思想。

除了静心学法之外,同时与同修交流,交流中得知资料方面供应不足,我便在家里设立了资料点,从选设备到耗材都自己亲自买。由于型号和过去不同,只有一个人边干边学,开始的时候一星期才出一箱纸,时而机器不运转,拎到商店去修,却没有毛病到那就好了。一次一天往返两次,都是如此。而且回来的路上还遇到了片警,我就发正念让他看不到我,同时求师父加持,结果我们擦肩而过,真的没有看到我。回去后,我就想,机器为什么不听我的?后来我明白了买它时没有跟它沟通,它对我还很陌生。我就告诉它,从现在开始你同我的任务是一样的,我们都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你要同化大法,千万不要耍性子。同时对它发正念清理它的空间场。一个月后,我发现技术方面的知识固然重要,但是我们修炼人的正念,却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这是常人无法相比的。人和机器达到和谐后,两天就可以完成一星期的任务。这使我有足够的时间讲真相以及和同修及时切磋。通过切磋,了解到一直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在做三件事上做得都很好,而没有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在做三件事上就有差距,而且还有一些同修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不参与或很少参与证实法。为了让大家整体提高上来,我觉得应当小范围在安全许可的情况下恢复集体学法,让更多的人有一个修炼的好环境。

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诫我们:“你们是大法弟子,所以无论你在任何一个环境中,在讲清真相中,在救度众生这些事情中,大家都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来。你们毕竟是修炼的人,所以你们要想能够做好这一点,那么学法就是最重要的,再忙也要学法。”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使我不断的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没有任何个人的选择,想干什么不想干什么,只要大法需要,我就无条件去做。在做好资料的同时,做好协调工作,无论多忙我都要求自己必须学好法。只有学好法,才能担当起大法弟子的重任,我告诫自己只许精進,不许懈怠,因为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将影响到周围的同修以及众生的得救,所以每天静心学法是第一重要的。师父在《何为修炼》一文中指出:“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切记,绝不能只把法当做常人或出家人的学问研究,而不实修。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炼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

法,师父全盘送给了我们,又告诉了我们如何修。我悟到师父的每一句话都能指导我们修成伟大的神。我们都知道完整的一部大法包括五套功法,这就要求我们既要学好法,又要炼好功。学好法炼好功是我们救度众生和做好大法工作的保障。我们需要做的“三件事”,每一件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哪一环做不好都会影响全局,都不能使我们圆满回归。所以在炼功方面每天如一,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然而在交流中发现确有很多同修不能每天坚持炼功,甚至很多天炼一次。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回答弟子提问时:师父说:“我们有许多大法弟子确实很疲劳,可是另一方面却不注意学法修炼,做了很多很多事却自己不修,就会感到疲劳,就会感到累,感到困难。其实我一直在讲,修炼不影响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为炼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劳,是使身体迅速恢复的最好办法。”

我在这方面的体悟很深,多炼功身体就演化的好,身体演化的好学法时就能静得下来,学法静下来了同时身体的细胞都在同化法,细胞的同化也加速着本体的演变,二者相辅相成。同时我还悟到:我们炼好功不只是解除疲劳的问题,它直接影响到我们救度的众生。因为我们的修炼状态会在我们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反映出来,我们修得好,展现给众生的是大法弟子独有的风采,众生会说大法真的好。而且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我们修得好,性命双修的特点就会在我们修炼的状态中展现出来。如果我们修得不好,说严重点岂不是玷污大法吗?所以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当听师父的话:“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

我不允许由于我的不精進或是我的过失而给大法带来损失。我把每天学好法炼好功当作一个大法弟子的必修课。大法弟子的风貌会在我们的生活中、工作中、修炼中体现出来。况且我记得常人中有句成语:“闻鸡起舞”,过去习武之人得的是小法小道,他们都能够听到鸡鸣而起来习武,而我们今天得的是大法大道而且是不脱离世俗一世成佛,怎么还能不珍惜而懈怠呢?怎么还能不促使我们“闻鸡起舞”呢?所以学好法炼好功是我们走正路的基础。师父在一九九九年《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你只要去看《转法轮》这本书你都能得到一切应该得到的。(鼓掌)大家知道这本书他不是一般的书,他是法。我们人类社会也有不同的法律,也有不同的理论,也有不同的学说,可是我告诉你那都是人的东西,是人在常人社会这一层的东西。而我今天所教你的,远远的超出了人类社会所有的学说和一切常人之法。那么既然是这样的东西,当然他就有他伟大的、不可思议的内涵在里面。也就是说,你要想修炼,这部法就能够真正的指导你提高上来。”“在人这个空间中看他是一本书,可是在另外的空间里看就不是这样了,他是一部天法。”

二、恢复小组学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中告诉我们:“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告诉我们:“因为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的学法环境,学员在一起所讨论的事情、所讲出的话都是高尚的,都是一个难得的最纯净的环境。这在人类社会是很难得的,是最善良、最美好的一方净土,所以大家不能够失去这个环境。”

99年7.20之后,邪恶为迫害我们,规定了三人到一起算“会功”,使我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许多同修,包括我自己,无意中认同了旧势力的安排。当我认识到恢复学法小组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时,我便开始在我接触的范围之内与同修交流,恢复小组集体学法。在交流中使同修们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不仅有利于我们自身修炼的提高,也是留给未来人修炼的参照,更是破除旧势力的束缚,同时也是去掉怕心的一个过程。也有很多同修谈了几年来一直坚持参加集体学法的体会,这些同修由于有学法的基础,从進京证实法到今天做好“三件事”几乎没有遭到邪恶的干扰,更谈不上被迫害了。她们说:从来就没有感到过环境的严酷,我们在大法中修的纯正的场能熔化掉一切不正的。从她们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更加领悟到师父为什么给我们留下集体学法这个环境。

我们市里有工作的同修的修炼情况:他们每天都下班很晚,下班后除了做家务外,还要抽时间出去做真相及讲真相。早晨炼功,每周抽出两个晚上6-12点到同修家集体学法,正点时发正念,每周安排有序,保证了“三件事”顺利進行以及家务上一些琐事,同时得到了家里不修炼人的理解和认同。由于这些同修学法能跟上,所以周围的环境,自身的工作环境都开创的很好。上得到单位领导的认可,下到片警视而不见。

学法小组的恢复和成立,只是我们做好“三件事”的第一点。师父在《实修》中告诉我们:“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下一步就是我们在共同学法的前提下如何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如何让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尽快的赶上来,让他们在集体学法这个环境中清洗自己,熔炼自己,尽快的在法上升华,尽快的溶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和交流,在师父的加持下,一些走不出来的同修和有怕心的同修由不敢做真相到敢做,由不敢讲到敢讲,正是由于有集体学法的这个环境,使一些同修认识到,过去我们虽然没被抓,没在那个有形的牢笼中,而我们却被自己铺设的名利情这个无形的牢笼中捆住了手脚。师父讲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这段法不只是讲给那些被抓的同修的,也是讲给其他大法弟子的。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指出:“其实有的学员实际上一直做得不是那么太好,而且有许多大陆的学员还在以各种借口不走出来,还有一些被所谓的转化的,自己觉得很丢人,又不好意思、没脸走出来的,灰心丧气的,还有这样一部份人一直也是没有走出来,躲在家里看书,还找借口,实质上是怕心在作怪。我也希望中国大陆的其他大法弟子帮帮这些人,叫他们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呢,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机缘,都是机会。”在师父法理的指导下,我们针对能联系上的一些昔日同修,進行了各别交流,对于7.20以后不炼的同修,他们的工作比较好做,多数都是象师父所讲因为怕心而不炼的,给他们送去师父的讲法、周刊等等。尤其是让他们明白,是师父慈悲不想落下一个弟子。通过多次的交流,有很多过去不炼的都走了回来。首先给他们安排了学法小组,让那些精進的同修陪他们一同学法,一同去做真相,毕竟他们有过去学法的基础,所以很快就溶入到正法洪流中。而且有几名同修在正法中起到了积极作用,带动了很大一部份落下的同修走了出来。

而做那些被洗脑的昔日同修的工作却需要时间。首先得发正念清除他们的空间场,因为这些人多数都是由于怕心和求安逸心而被旧势力操控,完全迷失了自我而不自知,还口口声声言自己在“修”。在这方面,自己做的很不够,常常以自己没时间把这一大难题推给了别人。得法十几年来,我的原则是饭可以不吃,觉可以少睡,但法不能不学,功不能少炼。师父已经讲明了让我们大陆同修做他们的工作,我会把眼下急需做的事情告一段落后,抽出时间去做这方面的工作,我会努力做好,找回昔日的同修。

2004年初,同修让我转告一做协调的同修,说他写的几篇文章,有些夸大其词、好大喜功等,不符合我地当时的状况。当时我也有同感,但我想我们都是修炼中的人,谁能无过呢?而且我觉得他得法晚,已经做得很好了。所以在接触后,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被他全盘否定说我不了解情况,我也不了了之了。没有把我们看成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还各自为政,做着各自圈子里的事情。后来听同修说他接触的同修都被抓了,而且在连续的接触中也发现该同修有明显的干事心,而且缺少学法的基础。我就向他推荐了我身边的A、B两位同修,我说你以后有什么事可和他们俩联系,他们两位同修在法理上很清晰,能帮你把把关,我的提议不知是否伤了他的自尊,总之他一直没同他们联系。后来我和A、B两位同修商量,该同修有很高的热心,而我们缺少的正是这份积极主动的热心,我们共同配合把我地区的证实法工作担负起来。在共同努力下,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地区各片的协调人都能够从大局着想,尽管有分歧但都能以法为师,相互完善补充,在很多方面配合的很好。

三、筹建资料点

2004年底,看了明慧转载的《九评》内容,我们几个参与协调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了多次,有的同修悟到正法到了新的阶段,应当推广《九评》内容以及“三退”。由于自己在法理上不是很清晰,当时没有及时大面积推行,只是我们自身及家人先退了。直到师父的《向世间转轮》发表后,我们才认识到正法洪势的推進,需要我们促進“三退”和“九评”的推广。我和其他几位做协调的同修在我地区以及周边地区开了很多次大小法会及切磋,使我们整体认识到推广“九评”和“三退”对救度众生所起的作用。由于大家认识上的提高,原来的几个资料点是远远不够,满足不了同修们的需求。为了救度更多的被共产邪灵蒙骗的众生,必须大量的制作“九评”,这就需要筹建新的资料点。

在建立资料点方面,第一在形式上,基本上是按照明慧遍地开花的原则,以中、小型为主。第二在人员方面,我们严格把握一点,参与做资料的同修一定要有学法的基础和对师对法的正信正念。这些坚定实修的同修都明白,只有以学法为主,修好自身,才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第三严格把握做资料的同修一定要修口,不能张扬。例如:我们到周边一地区,在切磋中我们发现当地资料远远不够,资料少,《九评》几乎见不到,就连师父的经文都要传阅。为了安全,我们单独向同修建议,能否成立一个小型资料点。通过切磋,该同修认识到资料点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的作用,同意我们的建议,我们也觉得该同修几年来修得比较踏实,从环境上看也适合。该同修提出资金方面有困难,我们告诉他我们是一个整体,只要是证实法需要,我们给你们准备全套设备。从上网下载到资料制作,我们会教会你。当我们第二次带设备去时,在交流中我们发现,该同修缺少安全意识,本来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弄得这一片的同修几乎都知道其要做资料了。为了同修的安全,我们当即决定缓一缓再说。同时我找到该同修,与他一同切磋,首先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通过交流我认识到是我存在问题,有一颗急切的心,想帮助同修尽快的建立起来,让大家及时看到明慧周刊,让他们得到更多的《九评》好去救度更多的众生。正是由于我的急迫之心,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环节,没有提醒同修建立资料点是需要保密的,这是安全意识问题。也没有给做资料的同修一个过渡的过程,由不做资料到做资料这里有一个认识、提高和心理承受的过程。而且该同修也没有意识到做资料和发资料不同,发资料不需要回避同修,因为人人都在发,而做资料则不同,既要保护资料点的安全,又要保护做资料同修的安全。所以修口是非常重要的。通过这次交流,我们都认识到各自的不足,为今后建立资料点打下了基础。之后我们把设备顺路带到了需要建资料点的某地。第四点首先我们要有安全意识,才能保证资料点和资料点同修的安全。在这方面,我们严格把握,各个资料点的同修之间不知道对方是做资料的。我地区曾经有一个做协调的同修提出要把我市做资料的同修召集到一起开一次法会,我曾善意的指出这样做是不安全的,但是该同修还是召集了一个小范围做资料的同修在一起开法会。会后几个同修都找到我,叮嘱我一定要转告某某千万不要对谁说我是做资料的等等。这种不安全隐患在我地区以后再没有发生过。这是我们大陆的特殊环境决定的,就连两个做资料的同修见了面,都不知道对方是做资料的。

做资料的同修一旦出现技术或心性方面的问题,我们一般都是个别切磋,把同修找出来单独交流,一方面减轻资料点同修的思想负担,另一方面也能促使他们从自身做起、维护资料点的安全。由于大家都能够正念正行,有力的保证了资料点同修的安全,也保证了20多个新建资料点的正常运作。

在建资料点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干扰。其中有两个资料点在筹建时,一同修的车子在去时的路上扎了,另一同修的车子是在回来的路上扎了。听到这些后,有的同修就认为,某某地方不适合,某某人不能做资料等等。通过交流,我们认识到车带扎了,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或是准备做资料的同修心里有障碍,或是有掩盖的执著,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借此来考验我们看我们这颗心是否坚定。因为邪恶清楚多一个资料点,邪恶就会被多消灭一些,资料点越多,出的真相资料也越多,了解真相的人也越多,邪恶被除尽的也越多,所以邪恶才千方百计的利用我们没修去的人心企图干扰和阻止。通过向内找,同修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怕心的背后还掩藏着一个私心,认为做《九评》抓到了会被判重刑。听到后,我们首先解开他的心结,让他明白,第一:没出《九评》前,有多少同修被判重刑,高达十八年,第二:从7.20开始后,邪恶哪一天停止过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没有,从来就没有过。第三:判不判重刑,不是邪恶说了算,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告诉我们:“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师父还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西人学员不是有句话:“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吗?我们的基点是在法上,我们的路走正了,我们所做的一切为的是救度被邪恶谎言欺骗了的众生。我们没有一丝为私为己之心,全身心的为众生得救负责,邪恶怎么能动得了我们?一切不正之因素都将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之场的作用下化为灰烬。所以我们做资料的同修一定要清醒的认识到我们是在救人,我们的一思一念要心系众生。

多学法,学好法,这是我们走正路,做好一切的基础。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们的正念来源于大法,只要我们在法中修,自身的观念,生生世世的业力和外在的邪恶因素的干扰就会在我们修炼的过程中消除。使我们逐渐的纯净和完美--达到坚如磐石,金刚不动。邪恶是不敢动我们的。在我们的思想中,在我们的意念中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即使我们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考验我们,我们是修炼中的人,我们会在法中归正,在正法修炼中我们会渐渐的成为师父的合格弟子。

在教同修技术时,对我的促动也是很深的。记得有一年龄很大的外地同修,我叫她大姐。她的状态、风貌,真的就是一个大法弟子。她没有一丝自己能不能行的念头,那种对自己充满信心的状态,反映出她平日学法修炼的基础和对师对法的正信正念。她既不懂电脑,又不识字,只能看大法书,学起来却一点障碍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很快就学会了,纯净得让我震撼!我当初学时,还有不想学的念头,我知道是私在作怪,因为多会一样就得多付出。尽管知道是为自己付出也不很情愿。我是在不得不学的情况下才勉强学会的,也只是简单操作程序。面对纯净的同修我由衷的敬佩。也遇到一些像我一样不太情愿学的同修,一会强调自己年龄大,一会又说自己不识字,能学会吗?我就让他们看“从锄头到鼠标”这篇同修的体会。同时我告诉他们,只要我们有信心,师父会加持我们的。而且我们不同于常人,常人需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做基础,而我们有修炼人独有的功能--佛法神通。只要我们念正,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我们的神通就会发挥作用。

这时我才明白几年前在那么忙的情况下,我还学会了做资料,正是为了今天“遍地开花”打基础。做资料的同修都明白,很多情况下并不是技术解决了问题,而是正念发挥了作用。技术固然重要,我们要学,但是修炼人不能依赖技术,这是人和修炼人之间的差别。我们具备人所不能及的正念、功能,遇到问题我们可以使用佛法神通。如果我们做不到,我们还可以求师父的加持。我们在纯净的心态下求师父,师父就为我们化解一切难题。记得我刚学会做资料时,电脑时常出现问题,要么程序乱了,要么就黑屏死机。当时懂技术的人很少,也很忙,有时根本找不到。资料又等着要,在外求没办法的情况下,首先向内找,否定旧势力不准利用我不懂技术这一点干扰我,接着求师父加持我,一会儿功夫自己也不知道点哪了,电脑就正常运行了,你所需要的画面就出现了。几次后,我认识到当电脑或打印机不能正常运行时,不能只强调设备陈旧或是技术不熟,纸张不好等外在因素。师父说过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用的。我们要耐心,祥和的与之交流,沟通。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不只是人、动物,还有植物都有生命,在另外空间里任何物质都会体现出生命来。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由于我们做正了,它们明白的一面就会在法中同化,从而成为正法中正的生命而被救度。另一方面向内找,一定是我们的心性存在问题,找到了就要正念否定它,不给它滋生的机会。因为我们毕竟是修炼的人,不能用人的观念对待大法中的事。

尤其是做事前,不能只想我如何如何不会,如何如何不懂技术等,这不好的一念,就会在我们要做的事情中反映出来,也会被邪恶钻空子。因为我们是修大法的,我们的一念是有威力的,我们越不带有任何的观念时,正念的威力也就越大。在这方面,自己有切身的体会。我每周只能抽出两天时间完成一箱纸的资料工作以及光盘的刻录,几乎是连续作业。这样就造成机器过热,有的同修用湿毛巾搭上,有的同修用吹风机吹,这两种方法,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常人遇到这种情况时,会这样做,他们也只能这样做。然而我们是修炼的人,和普通人是有质的区别的。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这就要求我们平时一定要多学法,使自己的一思一念时刻都在法中,法的机制就能形成。

现在只要我一坐在机器旁,这种机制就会自行运转,头脑中只有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在纯正场的作用下,机器运转的轻松愉快。当机器过热时,我就和它沟通,使它成为同化法的生命,不要热,要凉风,同时求师父加持,机器马上由热风变凉风。机器的超常现象体现出我们修炼人同化法后给周围的一切生命一个从新摆放位置的机缘,使它们有机会同化法后为证实法除恶做贡献。反之,如果我们不能在佛法中精進,表现拖拖拉拉,我们的世界乃至我们周围的一切有形的无形的都将随着我们修炼状态的不好而变得无生机,从而得不到同化而被淘汰。由于我们修不好也会使我们自己的世界变得空荡,这将是我们无法挽回的过失。我们是在大法中熔炼、锻造,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达到更高的标准,乃至更高标准,并不是我们个人如何,而是大法不同层次的标准就在那,达到了是正常的!达不到那将是我们修炼人的耻辱!

在与同修切磋时或建点时,无论是去当地还是到外地,我们都严格把握:在用钱方面,我们都是用自己的收入,包括吃饭,车费,能省尽量省。在人员方面,我们也是能一个人去的尽量不去二个人,一般情况下切磋时我们都是两个人,这样可以相互补充,相互提醒,所说的话是否有不正确的导向等等。有时需要中间人,这样最多也就是三个人。这样不仅减少费用,也为对方减少压力,因为需要切磋的同修多数是有怕心和走不出来的同修。这样做对同修的安全有好处,能节省费用和节省人员,因为大家都很忙。每当我们在外地临走时给同修留下饭费时,同修都不想收,我们就告诉他们请不要助长我们的不良风气,应当帮助我们走正修炼路上的每一步,这是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也是我们留给未来修炼人的参照。所以我们在每件事上都要走正。这件事本不想在这谈,但是总能听到或看到一些同修无论干什么都是一动多则十几人、少则四五人。我觉得这是一种浪费,浪费人力、财力。当然这只是表象,是不是还有哪些心没有放下?

前面提到的那位大姐,在她学完后临走时我曾叮嘱她:“回去后一旦出现技术上不懂的问题,一定要先找自己,看是不是自己心性上有问题,然后用正念否定干扰,千万不要忘了求师父的加持。如果还……”我的话还没说完,大姐就笑着说道:“有师在,有法在,还有我们修好的功在,一切都会顺利的。”大姐回去了,她的这个“小点”在当地充份发挥了作用。真的如大姐所说不存在我说的“如果”,至今一切正常。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差距。在后来教同修技术时,我告诉自己,也告诉同修,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只要我们走正路,就不存在“如果”的问题,有师在,有法在,有我们修好的功在,我们就无所不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