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老矿工被迫流离失所 家人生活无着


【明慧网2006年1月4日】中共当局一向以“信仰自由”和“保障人权”来愚弄国际社会。而下面,一位家住东北吉林,纯朴而善良的老人的亲身遭遇,或许会令您对中共残暴邪恶的真面目窥见一斑。

乔仁喜,男,60岁左右。他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真善忍做好人,结果遭到了中共当局的迫害,先后被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劳教,期间双手十指曾被钉上竹签,指甲全部被掀掉,遭受了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因为中共的株连迫害,致使乔仁喜全家人失去工作,现在,乔仁喜作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再次面临又一轮的迫害抓捕,他又一次的被迫流离失所。

新年将至,剩下一家老小在家无依无靠,生活拮据,至亲难团圆。而这,正是中国大陆正在遭受迫害的千万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写照。

以下是乔仁喜本人所作的诉说:

我是通化矿务局砟子煤矿的职工,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砟子煤矿矿长姜贤广在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给开除了,同我一起被开除的还有另一位大法弟子。我找过姜贤广,并给他写信讲法轮功真相,以及做人的道理,他不但不听劝告,却告诉了砟子镇的镇长,说我讲法轮大法的事。

我给县公安局、镇长、市610等人当面讲法轮功真相,并讲我的工作问题,他们都用写“五书”“转化”作为条件。我说:“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能丢!”他们于是疯狂的对我進行迫害。

2005年5月23日,他们白天去抓我,因为他们的行径根本见不得人,当时群众很多,所以没有抓成。到了晚上10点左右,他们又来了一帮恶警强行把我抬到车上,并把我绑架進了洗脑班。经过同修们发正念营救我,和我的抵制,12天后,洗脑班解体掉了。

我全家共六口人,全部没有生活来源。儿子有病(胸膜炎),干不了重活,两个小孩上学费用很高。我找镇长,又给她写信,说想开一个电话亭;家里要办社会低保;我要找回工作。结果他们都说前提是我写“五书”和“转化”才能给解决。我告诉他们想让我不学法轮功办不到。

我要找回我的工作。2005年12月8日,我找通化矿务局王延平局长,他不在,我写了信让人送到了他的办公室。结果他非但不给我解决工作问题,还找市委,县公安,镇、矿公安,在12月12日,下午3点左右去抓我。因为当时正是上下班时间,周围群众很多,他们也知道是干坏事,所以先躲到了别处,后来被一明白真相的好人冒着危险跑去告诉了我,使我得以走脱。

我本来在外面摆了一个小烟摊,长不足2米,宽不足1米,在这里靠卖香烟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结果他们这次又来绑架迫害我,迫使我流离失所,一家人彻底断了经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