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64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证实

【明慧网2006年1月5日】(明慧记者黎鸣、古安如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刊登的2005年12个月里,经民间渠道证实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的不完全统计,2005年全年明慧网收到从大陆辗转传出的迫害致死案例共1641宗,分布于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截止到2005年12月31日,在99年7月20日中共和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至今的六年半中,已有2805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在2005年一年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多达392人。

在2005年全年报道的1641宗致死案例中,女性法轮功学员共953人,占58%;5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共928人,占56%。1641位被害者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共有三位,分别是安徽省巢湖市泉塘初中女学生张琤,黑龙江省双城市第八中学一年级女学生王文兰,和辽宁省丹东市福春小学学生唐诗雨。

由于中共对迫害真相的竭力掩盖和信息封锁,1641例死亡案例中,有25位受害人的所属地区尚待核实,其余1616位受害人,分别来自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迫害致死案例总数列全国第一的是河北省,共252人;依次为辽宁省,202人;黑龙江省,181人;吉林省,180人;山东省,169人;四川省,89人;湖北省,75人;河南省,71人;湖南省,57人;北京市,52人;内蒙古自治区,40人;广东省,35人;江西省,24人;重庆市,23人;天津市,22人;安徽省,21人;贵州省,20人;江苏省,18人;甘肃省,16人;陕西省,13人;山西省,12人;广西壮族自治区,9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9人;云南省,8人;浙江省,6人;福建省,5人;上海市,4人;海南省,1人;西藏自治区,1人;台湾归国侨胞1人。

在2005年里,特别是2005年8、9月起,残留在中共权力阶层的江集团死党罗干、曾庆红,制造了新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各地出现了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甚至把人迫害致死的恶性案件。中共以“外松内紧”的迫害政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在明慧网各月的迫害致死案例综合报道中,大量迫害案例被曝光,迫害手段触目惊心,中共的嗜血本性彰显无遗。

* 15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于2005年12月被证实

2005年12月,15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以证实。其中12人在2005年中被迫害致死,有4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5年12月。被害者的年龄从34岁-73岁。女性有8位。15个案例分布在十个省和自治区,遇难者来自社会各个领域,他们按法轮大法“真、善、忍”原则做好人,身心受益,并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因此遭到中共警察的非法抓捕关押,有的被当场活活打死;有的被用酷刑、不明药物、有毒奴工等摧残致死;有的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放回家,不久离开人世。

* 江西中学教师费重闰被活活打死 家属被禁止追究死因

费重闰(又名费卫东),男,41岁,江西省九江县一中教师,身高约1.8米、体魄健壮,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2005年10月18日中午,费重闰在九江县城庐山西路335号“永丰车行”购买摩托车时讲法轮功真相,遭店主洪应举报。“110”警车到后,过了一段时间,县中医院的“920”救护车赶到现场,发现费重闰已死亡。之后,警方与店主洪应相互勾结掩盖凶杀真相。费重闰的家属也遭到威胁,不让追究死因。

费重闰的遗体惨不忍睹,不同部位有多处创伤:嘴角青肿,并且有鲜血流过的痕迹;门牙掉落两颗,折断一颗;左太阳穴有一后书名号形伤口,伤口有凝结了的血;右太阳穴往上一寸处有一直径约1.5公分的肉向下凹的圆形伤痕(没有破皮);背部左肩下有长形红色刮伤;双手肘关节有擦伤;双膝有灰尘。也就是说费重闰生前身体的前后左右都被伤及。

费的家人还看到费重闰的阴部有伤痕及青紫。费重闰的家人与店主洪应交涉过程中,洪应与警方都一口咬定“自己摔倒致死的”。但从费重闰遗体创伤情况看,岂能在重伤门牙的同时右侧太阳穴等不同部位都留下创口。

10月21日,由这些年来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九江县公安、政法、法院等单位组成小组进行“调解”之后,九江县公安局、政法委,将他们称是店主洪应的2万元“赔偿金”,各持1万交付费重闰家人。

10月22日,九江市、九江县的4名法医及某医院2名医生对费重闰的遗体进行解剖,据说检验结果需1个月后才能出来。其间,费重闰家人几次询问尸检结果,被告知“若追究下去,可能那2万元赔偿金也得退出来”。费的家人就此闭口,至此费重闰命案被搁置。

费重闰身后留有80岁老父、一个出生刚3个月的女婴及没有工作的妻子。

* 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刘植芳被长期吊背铐折磨致死

刘植芳,女,48岁,甘肃省豫剧团琵琶演奏师。2000年7月31日,刘植芳去北京依法为法轮功蒙冤上访,被公安非法抓捕,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兰州拘留所,并被强制超体力劳动。2001年被绑架到兰州市所谓“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迫害,不久她智慧闯出。她从天水步行,历时三个半月到达安徽老家,在那里给亲朋好友讲真相。

刘植芳2002年回到兰州,不停的告诉人们大法被迫害的真相。2005年7月又一次被恶警绑架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因她拒写“转化材料”被关押在禁闭室,长期吊背铐,于2005年7月底被折磨致死。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对外一律宣称刘植芳“自杀”,并威胁知情人,严密封锁消息。

酷刑:吊背铐

* 河北七旬老人苏国华在长期折磨迫害中含冤离世

苏国华,男,73岁,河北省涿州市义合庄乡刘家园村大法学员。修炼前身患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气管炎、哮喘、胃炎、关节炎等多种严重疾病,长期服药和医院打交道,但哪种病也治不好,后来连路都走不了,拄起了拐杖。1995年秋季,苏国华老人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从精神到身体各方面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病都奇迹般好了,整个换了一个人,原来拄拐杖的他,骑上自行车走村串户洪扬大法,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还抽时间帮儿子下地劳动。

后来学大法的新学员猛增,大法书和录相带供不应求,老人骑自行车去北京订购,每隔几天去一次,70岁的人每次去购书都是当天打来回,风雨无阻,晚上和同修一起去给新学员放师父讲法录像。同修问他累不累,他说:“大法救了我的命,师父给了我为大法付出的机会,别说累,为大法去死我都不冤了。”老人几年如一日默默的为洪扬大法奉献着。

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苏国华老人依法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多次被市公安局一科(610)和本乡司法派出所警察抓捕、打骂、戴手铐、搂大树、电棍击,勒索罚款。老人因坚决不写“三书”,长期遭受折磨迫害,于2003年12月含冤离世。

* 警察把人摧残的奄奄一息后推给家属

在灭绝性迫害法轮功运动中,遍布全国的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610洗脑班的警察滥杀无辜,故意害命,把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推给家属。

马文盛,男,56岁,原工作单位铁锋区商服委人民理发店,长期做大法真相资料,2005年3月5日被齐齐哈尔正阳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同时被抓的还有其妻子汪桂芝和孩子。在正阳派出所,马文盛的腿被打折,人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后被非法关押到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10月20日上午,警察通知其弟弟说马文盛有病住进齐铁路医院。马文盛弟弟见到他时已是昏迷不醒,其弟弟未来得及取日用品,马文盛就含冤去世。

赵凤莲,女,51岁,家住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龙津里(6#区)32栋1口22号。赵凤莲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抓,被非法判刑。2004年12月,赵凤莲被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二大队二中队。在监狱她受尽迫害,胸前、后背全是大片的黑色硬块,人瘦的一把骨头,主要参与迫害的是叫王玲的科长和一个姓顾的队长。后来赵凤莲被迫害的将近4个多月吃不下饭,人开始出现迷糊,警察才送她去医院,经诊断是胰腺癌。看人不行了狱方才通知家人办理保外就医,家人去了,恶警见赵凤莲病情有所好转,又不让家人接走,说:“再过几天来吧!直接取骨灰盒吧!”后来看到她实在没有生还的希望,才又急急忙忙让家人接回家。赵凤莲于2005年12月22日上午约9时于家中含冤离世。


赵凤莲遗像

包丽群,女,56岁,生前系贵阳市南明区中南派出所干警,二级警督。自修炼大法后,折磨她十四年的慢性结肠炎不治而愈,由原来的出不满勤变为连年满勤,并被评为先进。1999年7.20后包丽群因坚修大法,被逼提前退休。2005年5月1日,包丽群与功友一起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非法抓捕后,在乌当区拘留所非法拘留17天,5月17日劫持到贵阳烂泥沟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强制洗脑,遭受迫害,导致腹泻便血,并日益加重。洗脑班怕承担责任,6月13日通知家人接出。包丽群于2005年8月20日含冤去世。

高精度图片
贵州省贵阳市大法弟子、二级警督包丽群被迫害致死

张玉兰,女,48岁,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大法学员,被劫持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强制每天在含有极高致癌物质胶气体环境中劳动十六小时,使人迷糊头痛,呕吐、高烧。加上强制洗脑精神摧残,张玉兰患上白血病。直到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才允许家人于2002年8月31日把她领回家中,于10月8日含冤去世。

孙桂凤,女,34岁,家住山东兖州矿务局。2004年12月孙桂凤因向世人讲真相,遭到矿保卫处和济东公安局警察的非法抄家,并把她和丈夫一起绑架到看守所,半个月后又被送往所谓“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继续迫害,受尽负责“转化”的罗光荣等人的残酷折磨,被家人接回时已奄奄一息,于2005年4月中旬含冤去世。

*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