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我们的回归路


【明慧网2006年1月6日】我是2001年秋天才看到明慧网的。我第一次看到明慧网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百感交集。

我有幸1996年得法,学法炼功后,一身的疾病全好了,更重要的是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

99年7.20以后,我们失去了学法、炼功和交流的环境,同修间的来往中断了,心情很烦躁。电视也不看了,电视里播的都是诽谤大法的,家里人谁跟电视上说的一样,我就跟他们吵。自己学法心也不静,常常是赌气炼功,家里气氛也很紧张,真是度日如年,压的我透不过气来。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大法好,不能放弃。

2001年秋天,同修给我送来了7.20以后师父发表的经文和几篇明慧资料,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明慧资料。我认真的学了经文,看每一篇明慧资料,一边看,一边止不住的流泪。看到同修那样坚定的维护大法,那样精進,我惭愧极了。

我深深的感到师父那样洪大的慈悲,拉起我这个掉了队的弟子。我的心情无以言表,对着师父的法像发自内心的说道:师父啊,我真差劲,但我以后会做好。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坐上一架飞船在空中飞,船上坐满了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往外望去,空中朵朵白云上开满鲜花,当时我想,这花怎么在云中开呢,是真的吗?不一会儿就飘过来一片云,我伸手一摸,花是真的,可漂亮了,还有香味。然后我醒了,知道师父在点化我,坐上了法船。

那时我们地区真相资料太少,都是外地同修送来的,于是我开始写真相标语,做条幅。刚开始出去做真相时,怕心很重,总觉得后面有人跟踪,随时可能被抓,听到警车叫心也跳个不停。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停的出去做。每次出去之前心都慌,只要跨出家门,就好了许多,回来时我都能感到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渐渐的怕心越来越小。每到节假日,敏感日我就多做。2002年农历新年期间,我们地区的许多楼区的门上都贴上了“法轮大法好”,这是给众生新年最好的礼物。

这年的端午节前我又准备了很多标语和条幅,节日那天挂出去。因为端午节我们这有踏青的风俗,太阳来前出去到河边,山上遛遛。可是临近过节,听人说这几天警察加强巡逻,又说节日期间各主要道路,山头都有蹲坑的,同修也说避一避,过了节再说。我反复思考:不行,我是大法弟子,只听师父的,不能被邪恶吓住。我照样把准备的标语在节前一天晚上和第二天凌晨贴在道两旁的电线杆上,公园里、山上的树上,途中碰上几辆巡逻警车,我没惊也没怕,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谢谢师父的呵护。我一直坚持这样做着,同时静下心来学法。其实,我们的一切正的因素都是大法赋予的。一天晚上,我和妹妹(大法弟子)去城郊发资料,贴标语,天气很冷,道也不熟,深一脚,浅一脚的,因地偏僻,没有路灯,我们摸索,挨家送资料,能贴标语的地方就贴。当真相资料做完时,我们也迷路了,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刚好来了一辆出租车(这个地方出租车很少),我们安全回家。这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我领着孩子们去野游(我是小学教师),到山坡下,开始爬山,每往前走一步,回头一看,后面就开出一朵大花(不知道是什么花,有西瓜那么大)粉红色的。山路不好走,到了一个地方有两个兽把门,我怕伤着孩子,就从别的地方绕过去了,前面便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旁边还有一个水房有自来水,孩子们高兴的喝水,洗脸。醒后,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们,看护着我们。

后来又看到明慧网同修介绍许多同修面对面讲真相。这对我又是一个考验,一提到面对面讲真相,心就不稳,胡思乱想,也知道想的不对,就是抑制不住。我反复背师父经文《建议》中“害怕叫人清楚真象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清除不正的思想,从身边做起。

我开始给学生讲真相,例如,学习“焚”字,我就借机给他们讲“自焚”真相,只要有机会我就讲,孩子们愿意听,也提出一些问题,我给他们解答,他们捡到资料也拿给我看。有一次学生写作文《未来的我》时,写道:“未来的我是一大法官,我要审问江泽民:你为什么要陷害法轮功?……”我看了之后很高兴,孩子们的良知启迪了。我找到这个学生对他说你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要写在作文里,主要是为了安全。

过了不久,有一名年轻教师找我说,校长让我去一趟,我问啥事,她说不知道。我好象有种预感,心有些不稳。转念一想,我没做错事,怕什么!师父告诉我们遇到问题不要绕开走。我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来到校长办公室,不出所料,是学生家长给校长打电话,举报我讲法轮功的事。校长问我是真的吗?看出她不愿意我承认是真的。我没有否认。当时她的态度就变的不冷静,我没吱声,只是发正念。接着她又说不相信我这样的人能炼法轮功(因我工作好,大家都知道),说我傻,要多为家人想想。这时我的心很平静,也不慌了,

我告诉她,不要相信媒体的谎言,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都是违法的。还讲了很多有关真相,气氛缓和多了,她告诉我给我保密,要我保证不要再讲了。我没有正面回答她。我说,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又诚心的对她说,以后不要再说大法不好,不论什么场合。她点头同意,以后再也没说过大法的坏话。

从校长室出来,我心里特别轻松,下班时推自行车往外走像要飘起来。这不是师父给安排的吗?其实我早想找领导谈谈,就是张不开嘴,因开会时她说过诽谤大法的话,这找上门了。

《九评》问世后,我知道正法到了新的阶段,让人们了解恶党真面目的时候到了。我首先在网上退出恶党,看了几遍《九评》。开始给朋友讲《九评》,我感到比讲大法真相还难,有的人根本不接受,中毒太深了。“七一”快到了,上面要表章“优秀”党员,学校把我报上去了,我又找到主管领导表明我不能当这个“优秀”,同时给他讲《九评》揭穿恶党,又讲了许多国内、外大法的真相,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她跟我说,我的观点她也认同,只是没有办法,和我在一起谈话很投机能说点真话。我说,我们法轮功不说假话,最后她同意我不当“优秀”,只是已经报上去了,有点麻烦。我又说,以后的党员学习我不参加,“先進性”“三个代表”都是骗人的。(当时我们地区还没开始“保鲜”)。

由于上报“先進性”党员是在大会上公布的,情况变了,就有许多人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借机讲真相,讲《九评》。后来的“保鲜”学习我不参加,每人必买的学习资料我也不要。刚开始的时候总有人通知我学习,我就给讲真相。现在学习时根本没人通知我,而且很多人都说不愿意学习,还要写一万多字的学习笔记,4000多字的心得,让人恶心。

我记住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的话:“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

九月份我又接了一年级的班。10月13日是所谓的“建队日”,学校要开大会,一年级要建队,发展新队员。前几天我就开始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不上报入队名单,有关人员就紧着催,我又找到她们说明原因,讲真相,我说:“我不发展队员,因为一百多年的共产闹剧,已宣告失败,我们还给它培养接班人,这不是把孩子往死胡同领吗?我们这样做是在犯罪!”她说:“有罪算我的,与你无关!”我说:“当然与我有关,将来孩子们因为入队被淘汰了,怎么向家长交待?我不同意!我也不当辅导员。”没办法,她们看我很坚定,最后给我班挂了一个名誉辅导员。她们又商量决定:今后学生不戴红领巾不给班级扣分了。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在这过程当中涉及到的人,我就讲真相、讲《九评》。

每当出现新问题时,我就想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6年多来,我就守住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一念,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无论邪恶放出什么狂叫,我都不听,只听师父的,我走过的每一步都倾注了师父无数的心血,心态从不稳到逐渐稳定,多少次的有惊无险,都是师父的呵护。师恩浩荡!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没被抓、没被关押、仿佛没受迫害,没什么可写的。其实,邪恶所做的一切都是对我们、对众生的迫害,我们就应该抵制。我知道我有很多地方做的还很差,离大法的要求相差很远。但我向师父保证:我一定能成为合格的大法弟子!

今天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因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恭贺伟大的师尊新年快乐!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全体大法弟子想念师父!!

谢谢明慧网全体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