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护法灭邪恶


【明慧网2006年1月7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想与同修交流我们清除邪恶的宣传中的经过和此中的一些体会。我今年54岁,没上过几天学,不会写什么。但我想我们是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师,努力的去写,不用人的观念障碍自己,就能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2004年农历正月13日傍晚,我去市场买菜,惊讶的发现公路两边的几十根水泥大电线杆上都醒目的写着黑糊糊诽谤大法的话,这条公路是我市的交通要道,道两边的电灯彻夜通明,就是晚上也有很多人来往。我顿生一念:这里不是邪恶逞凶的地方,大法弟子一定要清除这些破坏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东西。

我立即和几个同修一起切磋,要求他们配合一块发正念,当时就有同修说:是不是公安下的圈套,要小心。我听后也产生了怕心,但我转念想: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说:“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大法弟子就是应该以法为大,有师在有法在,就是公安设的圈套,我们也不承认,坚决破除它!于是我和几个同修就在当天晚上拿着抹布等东西去擦,虽然擦了一遍,但效果不理想,怎么也擦不干净。我决定第二天再想个好办法把它彻底清理干净。

可第二天晚上到那一看,我大吃一惊,电线杆上又重新写上了原来的话,而且又扩大了面积,字体更大、更邪恶了。这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不稳,心咚咚跳个不停,难道真是圈套?看着电线杆上的黑字,我心里难受极了,虽然也发着正念,但怕心仍往出冒,因为念不正,邪恶就给你演化出一些假相。我刚要动手擦,突然一个人大叫一声,吓得我一哆嗦,再看看跟前根本没有人。刚要动手擦,就有人走到我跟前,或者有车突然停在我面前,里面的人使劲瞪着眼看我。其中一辆吉普车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停着,我怎么发正念它也不离开,后来下来一人叼着烟在车跟前走来走去,这时我人的一面几次想:今晚算了不擦了。而我神的一面却在想:决不能让邪恶多存留一刻。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大法坚不可摧》)。立刻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好高大,邪恶什么也不是,我背着“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发正念 乱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拿着浸满水的海绵一根根电线杆快速的擦着,眼前的一切假相也都不见了。

擦完后回到家,我有点兴奋。到了晚上我不放心想去看看,结果去一看,邪恶的标语又出现了,而且它还在天天写。有时我擦完这些邪恶的字后还感到很恶心,我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学法、切磋,找到了存在的问题: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掺杂了私心、怕心、气恨心、欢喜心等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并且有的同修表现出了一种麻木的状态,好象与己无关,整体没有配合好。

调整心态后,我们除了发正念、擦除标语外,还多方打听写邪恶标语的这个人,想当面和他讲真相,制止他、救度他,后来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终于打听到了这个人,他是共产恶党的一个退休干部,曾有过精神病史,是一位同修的亲戚,同修找到他和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破口大骂。我们想既然他来在大法洪传之时,我们就应该再给他机会、机会,我们除了加大力度向他发正念外,分别给他写劝善信,送真相资料,和他是亲戚的同修也劝他不要这样做,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他不但不听,还把信和资料送到了公安局,把那位亲戚同修也告到了公安局,致使邪恶的610到同修家妄图绑架这位同修。从表面上看,邪恶操纵着恶人仍很猖狂,可恶人已力不从心,虽然还在天天写,但字越来越小越模糊,面积越来越少。我们通过学法悟到:应该向水泥电线杆讲真相,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这个三界中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从人到物,所有的生命都是为这法而来的。”从此后我每次去擦或路过时都不忘告诉电线杆真相,让它们不要被邪恶利用来破坏大法。过了一段时间,电线杆上诬蔑大法的话慢慢的在消失。但恶人又转到能写字的墙上行恶,只要有同修写、贴的大法标语,他就在后面跟上一句破口大骂的话,有时写上一篇长篇谬论。

面对这种情况,我和同修们的心性有点守不住了,也觉得该做的都做了,没有办法了。通过学法,我们悟到:对于不可救要的恶人就要正念铲除。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没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样,它不会因为没正法而自动变好,没正法它怎么能变好呢?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对邪恶的势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恶人不要抱任何幻想。”邪恶利用精神不正常的人对大法犯罪,我们就发正念直指黑手、邪灵和他本人。通过发正念,邪恶基本被清除了。

可我们的正念一放松,他又要行恶。有一天,我看到水泥墙上又出现了几篇长篇谬论。我看到后除了正念铲除外,还把他写的谬论稍加处理后,在后面用粉笔大大的写上他的名字,邪恶是怕曝光的,从此以后它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一场正邪之战持续了好几个月。从中暴露了我们很多的人心,私心、怕心、恨人心、欢喜心,注重表面的轰轰烈烈,以为这些小事不足为怪,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能以法为师,整体上重视和配合好,邪恶就不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

在这几年的反迫害救度众生中,我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但我信师信法,始终坚定的维护大法。有一次,我市很多单位为了应付邪恶的什么指标,在大门口写了诬蔑大法的牌子或标语,看到后我们就发正念,再想办法把它清理掉。

离我家很近的一个单位的广告栏,3个框里都是用整张的大红纸写的诬蔑大法的话,它的旁边就是保安住的地方。天刚黑,我和丈夫领着三岁的孙女,一路发着正念来到了广告栏前,路上的人来来往往,我们试了几次都没有打开后面的插销,我双手合十请师父加持,一定要打开这三扇门,把邪恶销毁。奇迹出现了,丈夫把三扇门都打开了,我迅速的把整张整张的大红纸撕下,抱了一大抱,可插销光能打开却插不上,那天风很大,刮得咣当咣当响,四周有很多人,也有的在往我们这儿看,奇怪的是都像木偶似的根本不动,也有的打这里路过,也是匆匆忙忙,其中还有派出所所长。我们刚离开,一辆辆车就停在广告栏前,保安也走了出来。法的威力又一次体现出来。第二天,广告栏里就换上了其它的内容。

同修们,师父在看护着我们,众生在期盼着我们,“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芝加哥市讲法》)我们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我没上过几天学,悟性差,如果不是学大法,我根本就不懂也不会写什么,写的过程就是提高的过程,去执著的过程,清除邪恶、解体邪灵的过程。我刚动笔,意想不到的干扰就来了,整天没有时间,心里很苦很沉,和同修切磋,悟到是共产邪灵在做垂死挣扎,我赶紧稳下来,静心学法,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清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解体共产邪灵和恶党在另外空间里的一切邪恶因素,就这样,在大法赋予的强大正念下,我很快就写出来了。

能走到今天,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威力,同修的帮助。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