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恶党引起的风波


【明慧网2006年1月7日】1999年7月20日以后,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耍尽了流氓、用尽了伎俩、迷惑着众生,对苍天犯下了滔天大罪。以前,我总认为迫害法轮功,是以江为首的一小撮败类的个人行为,搞专制、独裁,并不代表党。后来,《九评共产党》让我如梦方醒:原来一贯宣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我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还在它的队伍中?于是我决定退出恶党。

但是,受多年党文化的影响,使我一直徘徊着:要不要先找党委负责人谈(讲真相)?要不要履行退党手续?……这时,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我不再多想了,先退出再说。就这样我上网发表了退党声明。

在学法与同修的交流中,我逐渐认识到,我的思想还没有跳出党文化的圈子,还夹杂着很多人心。通过交流使我认识到:当前虽然邪恶很少了,但还是穷凶极恶,歇斯底里,众生受恶党的毒害很深,如果我们不能理智的、智慧的证实法,就会造成负面影响或被旧势力钻空子。从此以后,我不再交党费了,根本不承认退党程序,更不去主动找党委人员谈话,这也是为了他们好。因为这些人深受恶党毒害,又在其中任职,为了个人的名利,他们根本不敢正视恶党,甚至很可能借此机会做出伤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这对他们来讲就是在犯罪。我不主动找他们,也是不给他们犯罪的机会,也就是不让旧势力钻空子。在正法期间,旧势力就是想利用众生、毁掉众生来达到它们所要达到的目地,我们就是要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交党费、退党的消息很快传到单位党委和爱人那里。

几天后,单位的党办主任找我谈话,我说:“如果你以主任身份找我,我不跟你谈。”他说:“我们是个人探讨。”接着,他问我:你为什么要退党?怎么想的?从何时有这个想法?我说:“××党贪污、腐败、专制、暴政、欺骗百姓,我不想与它为伍。……确切的说,自从99年××党迫害法轮功那一刻开始,直到现在让我更看清了××党的真实表现,今后它的什么活动我都不再参与,……”“你爱人和孩子同意你这样做吗?你不考虑他们吗?”他问。又说:“如此,你要受到处分我们也是不愿意看到的。”我说:“人生道路自己把握,这个还要谁同意吗?××党一向搞专制、株连,说一套做一套,从文革到六•四……这次,按《党章》规定:6个月不交党费就自动退党。我真的这样做了,就要处分我,这不明摆着在强加于我、在强迫我吗?”我又说:“你们有权力处分我,但是那是你们的选择!”其实,××党历来就是用谎言蒙骗群众,利用人们的正直和善良,把他们引诱到党内来,再用“党性”(实质就是一切忠于党,不能有二心,否则你就是党的异己,就是××党镇压和消灭的对象)禁锢人们的思想;用强制、洗脑、株连等手段来操控人们的行为,而且不断制造恐怖来歪曲事实、嫁祸于人。就这次退党而言,党章中明明说6个月不交党费就自动退党。可是,真正这样做了,它又打着关心的旗号:要为你爱人、孩子着想,不要影响他们的前途等等(明摆着是在威胁);我说:我要堂堂正正做人,不想再与恶党为伍。他又说:党员要有“党性”,(退党)要按组织原则履行退党手续(实际上就是党要开除你,而没有你退党的自由)。多么狡诈、多么险恶!这不已经再次暴露了恶党的流氓本性、邪恶的本质吗?

晚上回家,爱人劈头盖脸跟我闹一通,简直是失去了理智——用尽恶语来辱骂、侮辱我,又要与我离婚,又要撵我妈走(我妈与我们住在一起),又想把我杀了解恨……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向他说明××党的邪恶、暴政、独裁和欺骗性。他说:“现在是××党的天下,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能斗过××党吗?怎么你非得要出这个风头?……”我说:“不是我要出风头,我也不想和××党斗,我就是不想出卖自己的灵魂做人。你知道吗?我交的党费都用来迫害法轮功了,我这不是在做坏事吗?至少我有选择人生的权力。别人退不退我管不着,我坚决不与××党为伍,不想成为它的一份子……。”他见我心意已决,不再说什么。过一会儿,他说:“退就退了吧,这件事不用你管了,我找人替你交。”看到他的态度的转变,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在清醒,但是糊涂的一面在死死的抓住名利放不下。我在心里发正念,不再吱声。

事后我静心学法,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回想上网声明到现在,前两天爱人的思想被邪恶控制,表现为“电闪雷鸣”,可是当我正念坚定,铲除他身后的邪恶的时候,他又变得冷静、理智了,表现为“晴间多云”。这不正是神的威力、法的威力吗?这件事,让我亲身感受到了人神之间就是一念之差。大法弟子在困难和魔难面前,只有放下一切执著,无所求,不被任何因素所动,才能正念坚定,无所惧,才能显示出神的威力。

事隔不到一个月,一天,爱人回来说:“因为你退党反映××党腐败,加上公司的几个领导家属(都跟我在一个单位)大家反映很大,公司领导说了:现在要查你们。”又说:“人家都知道你学法轮功,这次又要退党,这不明摆着在与党对着干吗?你说党腐败,那么就从你这开始查,看你和你爱人有没有腐败,有没有行贿、受贿……要整你还不容易?你非要把我整下岗不可啊?”他害怕极了,就怕查出问题身败名裂,因为平时他在单位内外都小有知名度。我说:“这是××党在贼喊捉贼。”他大发雷霆:“你要退党,不就等于告诉强盗,你来偷吧、来抢吧……。你闹吧,单位要送你進转化班呢,我是公司领导,又是党委常委,我这班怎么上,我这面子往哪放?如果我们是老百姓,也就无所谓,……要么,我们就离婚!……”看到他发疯似的对我,我在心里发正念。他在背地里向孩子抱怨,孩子站在他的一边(不听我讲)威逼我参加“保先教育”,我没答应。

这几天,单位的党支部书记和党委书记也分别找我谈话,用所谓的“党性”来要挟我,他们问我:你当初入党是怎么想的?还记得党员的八条义务吗?为什么要退党?“保先教育”必须如何如何完成,你不怕影响到孩子和爱人吗?等等。当时,我想:既然你们来找我,我就抓住这个机会讲清真相。我说:“当初我认为××党好,可是,事实上它腐败、堕落、欺骗百姓,它所造就出来的人都不讲道德、良心,而且,把党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和宪法之上,我已不再相信它了,也不想与它为伍……。‘保先教育’与我无关,我就是要堂堂正正,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去做人!也希望你们能够明明白白的选择自己的人生!《党章》已有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就自动退党。我这么做没有错……”最后我告诉他们:“不管什么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师父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中说:“人做了什么都得承担,不要以为自己是被动的,或是信口开河,或者是在压力面前才说的,才干的,或被邪恶所操纵的,不管这些,这都不能成为理由”。

过了两天,爱人身心疲惫的对我说:这次“保先教育”是人人都必须参加考核,个个都得过关,你如果执意退党,那么单位要把你开除(党籍和工作)或者送你到转化班。我郑重的告诉他:“它们说了不算!”后来他说:“要么你辞职吧!否则,等把你开除了,我可丢不起这人。”我说:“我堂堂正正做人有什么丢人的?相反,正好让大家看看因我退党而被开除。我学法轮功,大家都知道,我按照真、善、忍处处做好人,大家耳闻目睹,看看××党是怎样对待我的,事实最能说明问题,都不用去解释,谁心里都有一杆秤!”他似乎明白了,小声自言自语:“那就这样吧!”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许多生命受了邪恶生命毒害的影响,在他们的头脑中装了很多不好的中共造谣媒体的宣传。那么大家在讲清真相中能够肃清它更好,因为人对大法不好的思想会被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控制。那么大法弟子在发正念中、正念正行中就会清除它们。其实,如果你们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里,周围一切的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

几天后,已恢复平静的家庭,又掀起了波澜。爱人怒气冲冲的对我说:“今天公司党委书记把我狠狠的一顿批。”并说:“你们单位把你上报到公司,现在全公司6000多名党员,只有你一个人退党,而且有史以来,没有过先例。……你退党这事非常非常的严重,公司党委书记、副书记都找我谈了,对你这问题的处理:1、送转化班学习;2、开除党籍,也可能被单位开除;3、开除党籍并追查行政责任。我是第一个被查处的对象……。”我的心非常平静,默默的发正念,对他说的一切全盘否定。此时我看出他的心情既矛盾又害怕,当然,这也是他在此事过程当中的一个选择。

他见我不吱声,就咬牙切齿的说:“我恨死你了,恨不得把你杀了、千刀万剐都不解恨,你现在就是出门被车压死,我都不会掉一滴眼泪。”说着说着就要打我,我大喊一声:“是××党在迫害我。”他说:“××党咋不迫害×××(我的同事,他也认识)?他咋不迫害×××(此人以前是我的同事,现在不在一个单位)?咱们把同学、亲戚、朋友都找来,如果他们有一个人说退党对,我都同意,怎么全公司、全国就你一个人聪明别人都是傻子?……”我说:“怎么?自己的人生道路怎么走,都要问问别人同意不同意吗?”我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看到他毫无理智、毫无人性的表白,让我更清醒的意识到:当今人类世风日下,善恶不分、人性扭曲,一切都可以为名利所左右,被权势所控制。这就是恶党执政下的社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适者生存,这就是恶党文化的人生理念。太可怕了,如果不得法,我可能也会陷在其中随波逐流,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有幸成为大法弟子,要珍惜人生的机缘,不仅要修好自己,更要用大法归正一切不正的,智慧、理智、慈悲的救度众生。这也是大法赋予我的责任。

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所讲的“人就是执著于利益,对于常人来讲,利益高于一切,那就是人。”当人失去主意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完全被邪恶所控制。师父在评注《也三言两语》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面对各种压力,我横下一条心:就是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不被任何情所牵动,不被外界环境压力所动摇,用正念抵制一切杂念,用正行威震一切邪恶的势力。此时我不再动心,没有眼泪,没有害怕,只有不断的发正念,堂堂正正,正念正行。

第三天晚上,爱人告诉我说:“今天公司党委为你退党问题开了半天的会,研究决定:‘退就退了,按退休人员的名义上报市里。’”听后,我心里有些欣慰:当控制人的邪恶因素被铲除后,人们本性的一面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