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不让旧势力有隙可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我是1996年11月份得大法的女学员。我是一名医生,但“医生”这个职业却不能使自己不得病。那时我不但有病,还有很多病:高血压、胃病、肝炎、风湿、子宫肌瘤等等。虽然中、西药不断的吃,然而病症得不到控制。可以想象,带着满身的病,每天还得上班,给别人看病,那种日子不好过,说我在“艰难度日”不为过。

1996年得大法后经两个月的学炼大法全身的疾病神奇般的一扫而光,全身轻松,精力充沛。我从来认为自己有那么多病真是不幸,如今反过来觉得自己能走入大法,真是“三生有幸”!

然而,1999年7月大法和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以来,我又经历过四次比较大的“病业关”。旧势力企图以我修炼中的不足和有漏对我進行考验,对我進行干扰,看我在双重的巨大压力下是否依然相信大法,坚修大法。

第一次是在2004年春。我突然觉得两只胳膊麻木,头痛,按常人的理,这是“颈椎神经压迫症”了。当时我想,我是修炼人,这不是常人中的“病”。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尽量做了,我哪儿做错了或做得不好而让旧势力钻空子呢?我向内找,发现几年来只重视学法,在求安逸心的干扰下,怕苦,炼功打坐不敢双盘,修炼了八年还只是在单盘,要求自己太不严格了。师父要我们把“吃苦当成乐”呀。于是我下决心咬咬牙开始双盘,从5分钟,到10分钟……终于突破了半个小时,几天过后上肢疼痛、麻木感完全消失。

第二次发生在2005年夏。一天,突然出现拉肚子,我在有意无意间吃了几粒自制的止泻中药,结果不仅没好反而更加严重了,连拉带吐,一上午一连泻了20多次。那种难受不仅是肉身痛苦,还出现了闹心,腹部要爆炸了的感觉,真是痛苦难忍,坐立不安,死去活来。但我立刻想到我是修炼人,心里想着请师父加持,嘴里喊着师父,师父……在屋里来回走动了两个多小时(此时连拉带吐)后,疼痛略有减轻,腹泻也停止了。当我感觉疲劳时就躺在床上,不一会儿睡着了。醒来后感觉一身轻,一切正常了。

第三次,2005年冬天,偶然间发现左胳膊感觉轻微疼痛。不知怎么,这次第一念出现了常人的想法,以为“天冷受寒”引起的,就让丈夫(常人)捏了几下。这一捏倒加重了,晚上更加不舒服。我又用按摩器按摩了10多分钟。结果整个左边上半身、头部、胸腔里外疼痛难忍,左上肢不能动了,躺在床上翻身都难。丈夫以为我得了脑血栓,劝我去医院。这时我才意识到,我是修炼人,怎么能用常人手段“治病”呢?接着我想,就利用这个魔难作为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吧。第二天一早便抓紧时间发正念、学法。在我肉身痛苦难忍的情况下,躺在床上听大法普度济世音乐,心里想的是师父。似睡非睡中,感觉自己沐浴在一片蓝光里。过了约一个小时,我隐约看到一个象白纸剪的人头模样的影子从我身上离开。之后,我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我知道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在我信师信法的正念中败下去了。第三天一切恢复正常。经过这次魔难的前前后后,我更加坚定了正念,信师信法,深刻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第四次是在2006年6月。一天夜间,感觉身体的每个关节都酸痛,伴随的还有头痛、鼻塞、流涕、嗓子剧痛、咳嗽,总之难受极了。我立刻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当时就发正念、炼功、听大法音乐,但过了三、四天也不见好转。我知道这一关不小,就请来同修(小姑)住在我家帮我一起发正念,清除邪魔干扰。当我与同修一起发正念清除邪魔干扰时,我深感师父的洪大慈悲,对弟子的百般呵护,不觉中泪流满面。这样与同修在一起密集学法、炼功、发正念除恶,又过了四、五天就感觉好多了。二十多天后一切症状全部消失。

我反复的想,这次魔难时间长,我到底错在哪儿呢?在一次发正念时,猛然想起就在这次病魔发生的前两天,得知在国外打工的亲戚(常人)得了癌症,于是就为病人发“正念”,替他清除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当时还认为自己有一定功能,要施展功能“帮助”他解除病根。两天里为他发了几次“正念”,感觉无济于事,就停止了。可以看出我背后隐藏很深的显示心及放不下的亲情的执著。虽然认识到自己的错,但此时还没有真正从法上认识。病魔关过后,内心确实很痛苦,除了炼功、学法、发正念,在其余的时间里心情烦躁,感觉头沉,偶尔涌现“活在世上没有意思”,厌世,想尽早离开人世的念头。幸好我能意识到这不是我,是邪恶干扰,我肯定有放不下的执著被旧势力钻空子了。这时我又找来同修一起学习了师父的《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洛杉矶市讲法》、《转法轮》、《精進要旨》等,一步步从法上认识到自己的错。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治病问题时说:“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谁也不能给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带的法轮大法的东西,我的法身会全部给收回。为什么把这个问题看的这么严重?因为它是一种破坏大法的现象。把你自己的身体损害了不说,有的人一旦看了病手就痒痒,看见谁就拉过来给人看病,显示自己,这不是执著心吗?严重的影响人的修炼。”师父在《精進要旨》中的《病业》一文中说:“消除病业这种事没有谁能给常人随便做的,对于不修炼的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的,只能依靠医治,随便给常人做就是破坏天理,也就是说可以干坏事而不还业,欠债而不还,那是绝对的不行的,天理不容啊!”噢!我犯了天法,天理不容啊!这才使我从内心认识到,我对情的执著、对治病的执著已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直到最后产生厌世,不想继续留在世上,忘记了自己史前誓约,忘记了自己是修炼大法的人,差点毁了自己。这件事让我从法理上更加明白清醒,我必须严肃对待发生的一切,必须严肃对待修炼,彻底清除各种干扰,真正要在法上提高。

修炼是严肃的,越到最后越要精進,正念正行,走正师父安排的每一步,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做好三件事。我们要牢记师尊的教诲:修炼上去很难,但掉下来很容易,把握不好自己,千百年的等待就将毁于一旦。我要放下一切执著,在大法中一修到底!

层次有限,难免有误,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