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该做的 回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我是一名大陆十堰大法弟子。虽然我没有别的大法弟子那么幸运参加过师父亲授的学习班,可是我觉的只要真修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保护着。这么多年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在魔难和风风雨雨的高压迫害中,健康的稳步的走到今天。

我是96年秋天有缘得到大法,没得法以前我是个百病缠身的老病号,用我丈夫的话说,是个全身零件都坏完了的人。我丈夫是一个不太理智的人,整天嗜酒如命。我几十年如一日,病魔的痛苦,精神的压力,真是度日如年。有点钱,又要看病,丈夫还要喝酒。家中那时上有老,下有小,日子真是难以维持。后来我病情急剧加重,被送進医院。医生说马上要动手术,经过检查说是卵巢囊肿、肠粘连、内外痔等等。手术后身体还是没多大好转,钱借了好多,全家人都受尽了苦头,我也绝望了,真想一死了之,可是总下不了决心,放不下老小。

就在我绝望之时,有幸得法。得法不到一个月,全身的各种疾病奇迹般的好了,全家人喜出望外。大家都说,法轮大法好!

儿子遇难起死回生

我96年秋天才得法,腊月初十来了一场大的考验,一场大灾难临头。好象从天而降,我儿子、儿媳去朋友家喝结婚喜酒,酒喝多了,从二楼摔下来。儿媳看丈夫摔了下去,拉没拉住,连她一起摔了下去。我们又没在一起住,儿媳是二汽职工,住在厂里,儿子那时没有正式工作。厂里的人把他们送去医院抢救。儿媳伤轻没什么大事,儿子伤重,说抢救无效才来找我们。当时是晚上一点多,我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赶快去看;一看是儿媳的同事,他们進门就说:“你们快去医院看看,你儿子、儿媳都从楼上摔下来,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我当时听了好象晴天霹雳,可是我马上想到师父讲的法。

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我到医院一看,儿媳伤轻没什么事,儿子却不省人事,看上去像个血人一样,没有人像了。我那时也不管是什么地方,跪地磕了三个头,求师父保护我儿子赶快脱离危险。磕了头我就喊儿子的小名,他醒过来了,我让儿子认认我是谁,他说“妈妈”,随后大口大口的吐了好多血,在场的都说见到他妈了可能马上就不行了,头上好大一个洞。后来又转院,说马上要动手术。手术一切顺利,术后还是不能清醒,全身痛苦难忍。

突然一天夜里,他从床这头爬到那头,嘴里说:“我们的债可还完了,谁也不欠谁的了。”就这样爬呀,说呀,过了两个小时他说他困了想睡觉,我对他说那就休息一会。我慢慢把他放下,他突然说他头上有个圆的东西垫着,睡不成,这个东西转来转去的。他又说全身都有圆东西垫着睡不成,又过了一会慢慢的他睡着了。到了第二天早晨八点,醒来后清醒了,也能下地走路了。儿子高兴的对我说:“妈妈昨天晚上我看见身上好多法轮在转。”我恍然大悟,是师父在给儿子调整身体,当时我心中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保护下,他十八天就出院了。我喜出望外,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功友们的关心。

过情关 破镜重圆

话又说到我儿媳这儿,我儿媳伤轻没几天就出院了,出院时我儿子还没脱险,儿媳娘家人硬逼着她离开我们这个家,连我家里凡是她娘家的东西都搬走了,连结婚证都给毁了,真是雪上加霜。儿子没脱离危险,我丈夫又不太理智,担不得事,一切都由我一个人扛着。等儿子出院走在路上我才慢慢给他解释。当时又是腊月二十八,大家都在忙着办年货,可我们家成了这个局面。儿子忍着痛苦流着泪一言不发,我心里没有常人的悲伤。师父讲过:“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如果儿媳想开了,想回来我们就接她回来,顺其自然。

我要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对待一切,把一切心都放下,我是修炼来的,不是想享受常人的福,再苦再大的魔难压不倒我。过了年,四月初八这天突然我儿媳娘家带来信说叫我们去一趟,说双方到一起交谈交谈。

我和儿子一起去了,谁知我们一進门,亲家就破口大骂,闹的不可开交。师父的教诲在我耳边回响,我按师父的教诲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到一个“忍”字。儿子实在受不了了,忍不住要走,我把儿子劝住。后来事情发生转机,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我劝了儿媳几句,儿媳突然在她妈面前说了句公道话,她妈大发雷霆,叫她女儿滚出去,我儿子乘机拉着儿媳出去找了辆车连人带东西都拉到了我家,她们一家老小也没阻拦。

这场大灾大难在师父的保护下,顺利度过了。后来在梦中师父鼓励我:“你好好修炼。你的事我这都有记载。”师父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让我看,我突然醒来,心中感到无限的幸福,对师父充满了难以表达的感激之情,师父啊,你为了我们的提高无时无刻不在鼓励和关怀着你的弟子啊!

我儿子也是不管走到哪里,他都给别人讲法轮大法好,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说他是半个大法弟子,还说他的命是大法救的。儿子现在托大法的福,找到了一个正式的工作。

上京请愿,为师父为大法讨回公道

1999年7月20日突如其来的无理迫害法轮功,我作为大法徒,要去北京请愿为师父、为大法讨个公道,还师父还大法清白,还我们大法徒自由!

我们第一次去,到孝感被扣押,关了两天送回来。第二次2000年12月我们又去,在北京天安门被抓,关押在北京前门派出所,关押了三天又到了北京经办处关押了十天又送回当地派出所,又关押了两天转移到市看守所,又关押一个月,再从北京回来下火车。我们两位功友,害怕的把头低着,我就把头仰的高高的,心里一点不害怕。心想:师父正,大法正,大法徒到哪里也要正,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们没犯法决不能给邪恶低头,低头就是认罪,我们无罪,不能给师父丢脸,不能给大法抹黑,也不能给自己丢脸。就这样不管到了哪里我就是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

在当地派出所那天晚上,又是寒冷的冬天,我们三个功友被关押在只有两米长,一米宽的过道里。半夜里两位同修趴在水泥台上睡着了,我总也睡不着,冷的不行,就听外边的收音机放《西游记》片断“九九八十一难……”我突然悟到:你怕冷你还是大法弟子吗?这点苦算得了什么?那两位功友都不怕冷,你还是老学员呢?怕冷就别出来证实法。就这样说着不知不觉睡着了。做了个梦,梦见师父来了,左手心向上把三个粒子放在手心,右手顺手一拍说,把怕冷这一部份闭塞掉。我当时就想,只要放下任何执著心,什么苦,什么难,师父都叫你过的去,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

在市看守所一个月多,不管邪恶怎么提审,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有师在有法在,有什么可怕的。就这样在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在师父的强大加持和保护下,我堂堂正正的闯出了派出所。儿子接我回来的路上,说恶警索取2500元钱,是功友给交了。我听后心里难过极了。

到大山沟农村里发放真相资料

我从看守所回家后,家里发生了不好的变化,不理智的丈夫把家搞的没法说,这里不讲了。在功友们的帮助下度过了家庭这一难关。我没有常人中的华丽词语,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来回报师父和功友对我的关怀和支持。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一件都不能落后。

我经常到大山沟里一人去发资料,因为我家住在偏僻的地方,来回几十里路,到城区去也得返回几十里路,可我还是步行,家中还要干农活,卖菜,虽然苦点,我也从不觉的苦。有时发资料到凌晨三点才回家,我也不害怕。有什么事我就用师父赋予我们的智慧,理智的正念正行,总能顺利回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都是这样做的,让师父少为我们操点心。

有一次,一位功友跟我商量到偏远的老家去发资料,哪里的众生都要救度。就这样一想,当天晚上我做梦:看见天空中出现了好大一串乱七八糟的邪恶烂鬼,怪模怪样,连成一串随风从我们要去的方向飘到我家门前上面天空中停了一会,又飘走了。我醒后悟到,是师父把我们所到之处,一切不好的东西都给清理了。果然我们到那个地方去发资料,一切顺利的返回家中。

从那天起,每次我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发资料,先求师父加持,把我所到之处的乱法烂鬼和另外空间众生背后一切不好的因素清理掉,让人们得到救度。

第二次到偏远地方发资料是我和一同修坐火车去的。到了目地地,就开始行动,边走边发,去远处发资料我们带的多,还有我们用不干胶写的真相标语,少给资料点的同修添麻烦。做资料的同修也非常辛苦,带的“九评”也不少。我们刚刚发完资料,突然变天了,顷刻之间电闪雷鸣,好象马上大雨就要来临。我们求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雨不让它下来,众生还没有得到真相资料,等天亮了,资料都拿到众生之手,叫他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再下雨吧。说也怪,光打闪打雷就是不下雨。天亮后我们坐汽车顺利回到了家中。

第三次我们两个坐火车去了另一处。下车后休息了一会,因为天太热,正是下午四点钟,所以我们早行动,四点半我们顺着火车路发资料。六点了,又发正念,然后我们啃了一包方便面,喝了点凉水,又开始顺公路两边人家发。到深夜我们又進大山,到了第二天十一点多,天气突变,刮起了风,下起了小雨,我们又是求师父加持不能让它下:这资料是来之不易的,是大法弟子们省吃俭用的钱做的,是来救度众生的,如果打湿了,众生不能看就得不到救度,那不辜负了师父和同修们的一片苦心啊!

我们一边发,一边贴,一边发正念。到了十二点,同修说走不动了,我们坐下来发正念。发完正念坐在路边休息了一会,蚊子太多咬的不行,还是走吧。好坏出自人的一念,同修说累的走不动,真就走不动,只能吃力的走着。同修看看我说:“我不知道你是啥腿,不累,不疼。”我当时半开玩笑的说:“我的腿是师父给我的。”其实我心里什么也没想,好象不懂事的小孩一样天真,只做我该做的事,脑子一片空白。的确我一点也不累,脚也不疼,就是渴的难受,听到河里哗哗的流水声,恨不得跳下去,喝个够。可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走着走着也不渴了。

到天亮已走了一百多里路。我见同修实在走不动了,我们坐汽车回到了家。在师父的强大加持和保护下,我们时刻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才又一次顺利发完了真相资料。

各位同修,说实在的,我有好多关过的不好,大难能够把握,小关总是过的不好。心性守不住,有时做的还不如常人,事后又后悔莫及。我最大的不足是早上总起不来,有一天晚上看“轮回纪实”看到十二点多才睡,天亮了还睡不醒,师父借功友的嘴在梦中对我说:“雪莲,你的目地是干啥来了?”我突然惊醒,一看快六点了,我赶快起来发正念。

这一次次的劫难,在师父的呵护下都顺利度过了难关。在我打坐中,师父的讲法录像显现在我的眼前,是那么清楚壮观。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是用常人的语言表达不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