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那是二零零四年的秋天,我到同修小赵(化名)办的厂子里为十几个工人做饭,遇上了自内蒙流离失所到此地的同修祥文(化名)。祥文三十多岁,迫害发生后,因为坚持信仰,曾身陷囹圄,被开除了公职。出狱后,因不放弃修炼,妻子带孩子离他而去。小舅子做恶,举报了他。当警车开到门口来抓他时,恰巧他不在屋中,也是师父的保护,他躲过了抓捕,流离失所到此地。

虽然失去了人中的一切,因为心中有无比珍贵的大法,在他的脸上看不到悲伤,俊朗善良的面容上常常挂着温和的笑容。他为人非常的憨厚,厂里所有的人都愿意与他说话,接触。我比他大两岁,他叫我王姐。我曾在一次躲避被抓中跳楼,摔断了腿,那时走路还没完全恢复正常,祥文一直都帮我买菜,拎上七楼,再将垃圾袋拎下楼,有时水池的下水道被饭渣堵了,他就动手帮助清除。他偶尔出差去外地为厂子发货。

后来他想学电脑,小赵拿钱让他去电脑班学习。下课后,白天闲时,我们在一起炼功、学法、交流。初冬时节,到了晚上,我们常常身上带上白天叠好的几百份真相资料和手写的不干胶出去发,在万家灯火的繁华城市中,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时虽有惊却无险。转眼到了农历新年,祥文要回家看望父母,他的父亲已身患绝症。临走时他说二十天后回来,但这一别到如今已两年了,我再未见到他。

听说他回去后被邪恶绑架了,详细情况不清楚。我也离开了厂子,时常在网上留心他所在地区的消息,但从没有看到有关他的信息。前几天,我从同修那里得知祥文回来了,又走了。我遇到了在我那个岗位做饭的一位同修大姐,她是后去的,不了解我和祥文以前很熟悉。从她那里我知道祥文在这个城市待了好几个月,大姐说见到祥文第一眼,心里就觉的特别的亲,再一打听,果然是同修。但他可能是在里面摔跟头了,回避同修,不与同修交流,说不学了,跟工人们聊起来说的倒很亲热。听说他父亲已去世了,他的亲弟弟在此地打工,遇车祸去世,他是来处理后事,抱着弟弟的骨灰盒回去的。

我听后,半天没回过神来。他摔了跟头,不想见同修,没跟我联系,我能理解。可是了解我和他很熟的同修不止小赵一个,他们知道祥文这种状况而不找与他熟悉的同修跟他谈谈,不告诉我一声就让他回去了,我内心很不舒服,觉得真是对同修很不负责任,况且他们找我又非常的容易。我们都明白,如果一个大法弟子被毁掉了,将连带着他世界的多少众生被毁掉。这样危难的事发生在我们以前朝夕相处的同修身上,发生在我们身边,竟能无动于衷,这不是麻木又不仁吗?

我去找小赵要祥文的联系地址。小赵比祥文还小几岁,对大法非常的坚定,曾抵制迫害从五楼跳下,落下了残疾,被迫害的也是有家难回,在此独自支撑个厂子很不容易,在经济等很多方面为证实大法和帮助同修一直付出很多。我在车间见到了他,说:祥文怎么糊涂了……一提祥文,他气不打一处来,没等我把话说完,气呼呼的打断我:什么糊涂了?!我看他纯粹是装糊涂!后面指责的话我也没心思听了,跟认识的工人打着招呼,当着工人的面,我也不想对小赵再说什么,现在再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又有什么意义?我记下了祥文的手机号就离开了。过后我就想,就这样的态度,能和祥文交流什么,做错了的同修怎么能不回避?

听大姐说祥文走时说不再回来了,没拿的东西就不要了,请大姐处理吧。大姐在清理一个装衣服的包时,将几件衣服送给了愿接受的民工,再一拎包,还挺沉,用手往里一摸,拿出来,是几本大法书。随手翻开上面的一本,看到师父的法像,愣住了,师父的脸上是清晰的两行泪。大姐当时没反应过来,心想是书受潮了?看看并没受潮,将书随手递给了身边一位刚得法的员工,就听那女孩儿失声叫道:师父流泪了!

我想祥文走时说不再来了,是因为这是个让他伤心的城市,不仅是自己的弟弟在此遇难,还有这里的同修对他的冷漠,没有慈悲。我想他虽然没有打听找我,但未必心里不希望同修告诉我,未必不高兴见到我,他在这里待了那么久,是不是也在等?他是带着伤心走的。我想师父脸上的泪,不仅是为了到处漂泊、摔倒了的祥文而流,也是为我们对掉队的同修的冷漠、不善而伤心。

回去后,我在心里反复掂量着要怎么样跟祥文通电话,特别要注意别刺激他已很脆弱的心灵,他真的经历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生活无着落、自己又跌倒了这样巨大的魔难啊!时近中秋,我决定在中秋节那天给他打电话,在这个美好的节日,送去我的一份祝福,他会印象深些,过后会多想想吧。中秋节那天我打了一天电话,话筒里传来的信号,不是告诉我关机,就是告诉我无法接通。我记的祥文告诉我,他住的地方周围有很多茫茫的森林,他九八年得法时,要见到别的同修得坐两三个小时的车到另一个地方,大法弟子在那个地方真的是非常的稀少。迫害发生后,那里的环境也是非常的邪恶。一直到写稿时,我都没能联系上他,这个中秋节我是在牵挂中度过的。

当我打开《转法轮》,看到“大根器之人”这篇讲法时,我想到了千千万万为坚持真理而失去人中的一切,四海漂泊、为救度众生走在神路上的那些同修,他们所经历的魔难,比师父在书中列举的那个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大根器之人在哪里?我想从古到今,就在大法弟子中!就在我们身边。我想告诉摔倒了的同修,不要对自己灰心失望,摔倒了,就爬起来!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跟随师父走在一条最辉煌的神路上,尽管这条路现在走起来着实很艰难,可他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是大法弟子用生命和永不言弃的顽强意志趟出来的!对自己感到失望的同修,你可知道,为度我们承受了太多的慈悲的恩师在为你流泪?师父珍惜每个弟子,盼望他的弟子快点爬起来,回到大法中来。我想起了自己刚得法不久时曾作的一个梦:我仰望师父在天上用无比慈悲和回荡天宇的声音对我说:“你们是我曾经撒在海里的珍珠,我现在要把你们收回来。”

希望我们大法弟子彼此之间多一些理解与慈悲,互相尊重,要知道自己身边的很多同修都曾是冒着天胆,历经层层下走乃至千百世的生死轮回而来得法的非凡的生命,即使有谁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跟头,师父并没有对谁另眼相看,而我们又怎么能那样?看到身边的同修摔倒了,我们要过去拉他一把,自己不得力,也应想办法找找别的同修,不要一味的指责或看不起,那样不仅是没拉一把,等于又推了一把,做了旧势力高兴的事。旧势力它们就是想把大法弟子拉下来,毁掉。愿我们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

我总觉的祥文不会真的离开大法,只是一时消沉,我希望能再见到他。记的祥文住的地方离齐齐哈尔市不远,也希望他身边的同修多关心他。希望我们都多关心、帮助身边流离失所、身处魔难中、或在修炼的路上摔倒了的同修。一直有很多同修都做的很好,我自己以前做的就不好。祥文流离在此,不是我在生活上对他关心,倒让他在工作和生活上帮助我这个当地的。让我们从新做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