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干山劳教所是如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在浙江莫干山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我亲身经历、见证了这所共产党所谓的“省文明劳教所”是如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专管中队。专管中队由劳教所精心挑选的十几名恶警组成,大部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有的才从学校毕业不久。从她们的外表,无论如何也无法和残忍的恶徒联系在一起。可是,在共产党的邪恶教唆下,这些姑娘确实变成了迫害善良的恶魔。为了达到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各种下流、无耻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连包夹法轮功学员的吸毒犯都骂她们是地狱里的魔鬼。

专管中队以指导员陈志英为首,她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成绩显著”而被评为“浙江省优秀民警”,上过电视、报纸,是江氏集团彻头彻尾的走狗,许多阴狠的迫害手段都是她炮制出来的。其它还有:陈蕴理(原指导员,已调离,很邪恶)、周小青(中队长)、孙俊(副中队长)、徐霞、蒋丽、王小娥、蔡金星、陈玲莉、陈伟、周颖、毛××(已调离)等。

她们通常采用的手段有:

一 隔离包夹

刚被绑架入所的法轮功学员通常单独隔离在一间房内,视情况由2-4名吸毒或卖淫的犯人包夹。所谓包夹就是用“人绑人”的方式将你控制起来,吃饭、睡觉、上厕所、出工等,包夹人都必须近距离地跟在你身旁,不给你任何自由活动的机会。恶警要求她们24小时不眨眼的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做详细记录。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都是隔离包夹,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个房间里。白天门窗紧闭,只在靠近走廊的玻璃窗边留一小缝,其余用牛皮纸贴上,外面的人可以看到房里的情况,而里面的人却看不到外面。夜间睡觉后才将房门打开,无论冬夏皆是如此。走廊里有值班的犯人不停地巡视,恶警也会不定时的从窗缝里观察房间里的动静。房内人说的话,做什么,她们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一起包夹的犯人之间也要相互监视。如果有人对法轮功学员看得松一点,马上就有人向恶警打报告。犯人间相互打小报告是恶警管理犯人的主要手段之一,也是劳教所管理规定鼓励的。在这样的环境里,犯人与犯人间相互猜忌、提防、暗算太正常了,为了各自的利益,落井下石的事天天发生。在高压迫害中,恶警的喜好成了犯人判断是非的标准。讨好、迎合恶警的需要是这些包夹犯人时时都要面对的。

包夹犯要每天早晚两次向当班恶警“交班”。所谓交班就是汇报法轮功学员当天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心情如何,等等等等,事无巨细。恶警根据包夹犯的汇报内容,面授机宜,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下一步的迫害手段。包夹犯最害怕的就是每天的交班,因为与世隔绝的单调、刻板生活,根本就没有什么新的汇报内容。恶警如对汇报内容不满,轻则臭骂一顿,重则罚分加刑。这个包夹回来后就如惊弓之鸟,惶恐不已,生怕不幸降临到自己身上。

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是没有任何行动自由的,被包夹犯24小时紧盯着,吃饭由包夹犯打进来,在规定时间吃完,喝水要包夹犯倒给你才有得喝,大小便在房间的痰盂里,还要经过包夹犯同意。由于房间不通风,痰盂气味很大,常引起包夹犯不满。包夹犯不能同情、帮助法轮功学员,但可以任意打骂、欺侮、折磨法轮功学员。在恶警的授意、教唆、胁迫下,包夹犯自觉和不自觉的把法轮功学员当作打击和泄愤的对象,或是为了讨好恶警,或是发泄心中的不满。在这样的境遇下,法轮功学员的处境可想而知!

二 强制洗脑

刚入所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强迫看《所规队纪》,要你“认罪伏法”。如果你不看,恶警就命令包夹犯从早朗读到晚。然后是诬蔑法轮功的材料,从“焦点访谈”到邪悟者的“胡言乱语”;从书籍、磁带到VCD碟片;从电视、收音机到包夹犯的现身朗读。音量要放到最大,时间是从早晨到晚上睡觉。无论是吃饭、做工,都不许停下来,有时甚至通宵达旦放在法轮功学员的床头,如对余姚的姚红文就是这样的,整个夏天都把录音机通宵放在她的床头播放。反复播,反复放,经年累月,直到恶警自己厌烦为止。有时,整个楼层好几个房间同时播放,那刺耳的高音喇叭、恶毒的诬陷谩骂,好似“文革”中“文攻武斗”的红卫兵宣传车,那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气势,把恐怖高压的气氛营造到了顶峰。特别是原指导员陈蕴理录制的录音带,尖利、刺耳,毛骨悚然到了极点。

在看电视、听录音的过程中,恶警还要求包夹犯们围坐在大法弟子身旁,一起诬陷、辱骂大法和大法师父,嘲讽、侮辱大法弟子。如有哪个包夹被认为不卖力,恶警就会责骂,甚至罚分。而这一切,既有外面的值班犯监督,有时恶警也会在外面观看。包夹犯们仅有的一点良知、善念,就这样被恶警逐渐剥夺得一干二净。

一段时间后,恶警又安排那些所谓“转化”了的邪悟者来帮教。所谓“帮教”,就是3~5个“转化”者来“转化”你,加上包夹、恶警,有时7~8个人围着你。或“万箭齐发”,或伪善的“和风细雨”;或恶毒的谩骂;或箭拔弩张,或漫不经心,目的只有一个---“转化”。这样的“帮教”一般持续一周左右,只要不转化,每隔几个月要来一次。

三 奴役劳动

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从事的劳动有:

1、小组卫生 每个房间为一个小组,小组卫生全部由法轮功学员包干,在规定时间必须完成,而且要包夹犯严密监视,不能帮忙。每天的卫生检查也是恶警整治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手段,上至书架上的一根眼睫毛,下至地板上的些微灰尘,查到了都要罚分(加期半天或一天)。特别是陈志英,她每次都要用手在地板上、床下、柜子下反复摸,如果手上有一点灰尘,也要罚分。加之,法轮功学员做完卫生后就不准在房间里走动,而那些包夹犯却可以自由吃东西、扔东西、走来走去,经常把房间弄脏了,也是罚法轮功学员。

2、包干打扫洗漱间 每个中队有一个洗漱间--厕所和洗漱之用。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被陈志英罚去做洗漱间卫生。厕所是老式的蹲槽,为了节省用水,恶警规定用后不准用水冲,只有做卫生时才能放水冲刷。由于人多,犯人们又不注意卫生,厕所脏臭到了极点。每次做卫生都要将所有的洗漱台、阴沟、蹲槽等用洗衣粉刷干净,而且不能够多用水,也不能超出规定时间。法轮功学员大多年纪比较大,很多又是知识份子出身,做体力活很吃力。可是恶警事先不告诉你,突然就叫包夹带你去厕所干活。突然面对这脏乱活,真不知从何做起,也没人告诉你如何做。只听到包夹的谩骂声,还有恶警的幸灾乐祸。做卫生用的洗衣粉、肥皂等清洁用品全部要由做卫生的人自己买。这项工作原来是由管厕所的犯人负责,清洁用品是她购买,她每个月会得到奖分。恶警们的被褥、衣物也是由犯人洗,所用的洗衣粉、肥皂也全部叫犯人们自己花钱购买。自从安排法轮功学员做卫生后,这些东西自然就是法轮功学员购买了。这些犯人也成了恶警的帮凶,和包夹犯一起监视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挥汗如雨地劳动时,这些犯人就坐在凳子上或站在一边监视,经常听到她们喝斥法轮功学员的责骂声。犯人们基本都比法轮功学员小,刚来时她们也不忍心这样对待大法弟子,可是在恶警的威逼下,也渐渐麻木了。连她们都知道,劳教就是“邪教”,好人也会变成坏人!做完卫生后,衣服基本被汗水、污水打湿了,可是陈志英规定不能换洗衣服,只能在统一规定的时间换洗(冬天半个月换洗一次,夏天一周一次。这还是调整后的规定。以前是冬天一个月一次,夏天半个月一次)。这样每天湿了干、干了湿,衣服酸臭难闻、硬邦邦的,手一摸涩涩的全是汗碱。这是一项劳动强度很大的工作,夏天汗水湿透的衣裤不停的在滴汗水,冬天也是大汗淋漓。做卫生的时间长短要视陈志英的需要,或长或短,一般3-6个月,也有一年的。无论是生病、还是手划破、冻坏,一天也没有间断。同样每天要检查卫生,被罚分是经常的。因为恶警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来整治你。

3、加工打火机配件 这是劳教所的主要生产任务之一。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自然是在被隔离的房间里做工,除了每天早晨的小组卫生时间(半小时),三餐吃饭的5分钟时间,其它时间都在做工,外面有人来检查或参观除外。做工的时候诬陷法轮功的录音带是一直开着的(自动倒带)。由于打火机配件涂了很厚的机油,一做工手就搞得黑乎乎的,连厕所都不能上,没有必备的工具和保护,手都做变形了。

四 肉体折磨

利用人的生理极限,在衣、食、眠的各个方面进行折磨。

1、衣

陈蕴理规定,法轮功学员每天起床时穿什么衣服就是什么衣服,热了不能脱,冷了不能加,直到晚上睡觉。莫干山的气温有些时候早晚变化非常大。衣服脏了也不能洗,只能穿到规定的时间。被褥只能盖劳教所统一配置的(自己花钱购买),冬天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包夹的犯人都盖三、四床被子,垫两、三床褥子还嫌冷,而法轮功学员只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垫一床薄薄的褥子。而且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被经常罚在打开的窗口吹风,自然是不给加衣服了。在数九严冬被罚坐小板凳,从早到晚,除吃饭、大小便外,而吃饭限定在5分钟内,大小便也要限制,手要放在膝盖上,不能戴手套,腿要并拢,背要挺直,稍有晃动就会遭到包夹责骂、恶警奚落。每天至少十四五个小时,有的罚坐更长时间,甚至通宵。腰酸背痛腿脚麻木不消说,很多人手脚都冻坏了,屁股上长了硬硬的坐疮,简直惨不忍睹,有些包夹都看不下去,说这简直不是人想出来的办法。连陈志英看了也揶揄的说:“好可怜喽”。劳教所允许犯人订购手套,法轮功学员也可以订购,但是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戴,一位包夹曾气愤的说:“让别人买手套,难道晚上睡觉戴?”这样荒唐的事也只有在中国的劳教所才会发生。

2、食

对于绝食的法轮功学员那就是强迫灌食,姚红文就曾被灌食数月,最后奄奄一息才送到医院。一个丰腴秀美的女人最后给迫害的成了一架骷髅,有次一个看到她洗澡的包夹对我说:太可怕了!身上肋骨历历可数,比非洲难民还吓人!正常进食的法轮功学员那就是用饥饿来对付你。吃的是劳教所最差的饭菜,最低限量,一个馒头或一小块米饭,半勺子菜汤。由于不能到食堂进餐,饭菜由犯人打回中队,遇到好点的菜,犯人会先分出一部份留给自己,剩下的分到法轮功学员手中就很可怜了。本来量就小,还要遭克扣。超负荷的劳动、严重不足的睡眠、长期低质低量的食物及超高压的精神洗脑,法轮功学员通常二、三个月后就会被折磨的面目全非,一百四、五十斤的人可以折磨成七十斤。可陈志英常常还大言不惭的说:“你到镜子前照一照,看看你都成什么样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每到盛夏酷暑,劳教所在每天的上、下午工休期间供应点心(劳教所出钱),中午、晚上供应棒冰(犯人自己出钱),因为没有空调,担心劳教人员在超负荷的劳动中中暑,影响工期。而这一切待遇,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没有的。每月,犯人们可以用自己的钱订购副食品、水果等,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是不可以的。所有的食物来源只有定时、定量的三餐而已。有时食堂食物不够,那恶警也是先给包夹犯人,法轮功学员只能饿着肚子出工。

3、眠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逐步升级的。劳教所的作息时间一般是:早晨六点起床,做卫生、早饭后就出工,十点工休十分钟;中午饭后午休;午休后出工,三点工间休十分钟;晚餐后出工或学习,晚上九点半睡觉。被隔离的法轮功学员是没有午休的,也没有工间休。进所一段时间不转化(半个月或一个月,因人而定),那晚上就不能按时睡觉,有的人十点半睡,有的十一点,有的十二点。只要你不转化,这种待遇就无限期的继续下去,且不断加码,直到你出所。有的通宵不给睡觉,来自海岩的钱银芳就曾六天六夜不给睡觉。陈志英经常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把她叫到大厅去折磨,在超强度的劳累了一整天后,还逼她抄诬陷法轮功的书或罚站,接受陈志英的谩骂。有一次,陈志英不知在哪找到了一张钱银芳在外面的照片,恬不知耻的对折磨的憔悴不堪的钱银芳说:你现在比在外面还好看呢!钱银芳刚入所时白白胖胖的,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而现在面容暗淡无光、面皮耷拉、蓬头垢面、瘦弱不堪。这个恶魔就是这样的颠倒黑白、厚颜无耻!她叫嚣的声音很大,整个中队都能听见,别人也无法入睡。也不知她哪来那么大的邪劲,有时要折腾一个晚上。她不值班时如此,该她值班更是花样翻新。有个值班犯人对我说:“简直是一个魔鬼,对一个那么好的老太太这样,她难道没有父母、不怕报应吗?”在所有的折磨中,不让睡觉是最残忍的。而且它们还在钱银芳的床边贴满诬陷法轮功的血腥图片、床上放上师父的法像,让她无法睡觉。

4、任意体罚

浙江省的劳教管理条例明文规定不能体罚,但对法轮功学员除外。除了上述的各种惩罚外,还有:冬天整日罚站、罚坐不给活动,有的全身浮肿,腿象水桶、脚象馒头、脸象包子,皮肤撑得薄薄的,一碰就破,宁波的赵飞舟就是因为腿部浮肿太厉害而发炎化脓的;三伏天在四十多度的正午阳光下长时间走队列:正步走、跑步走等,直到你中暑倒下为止;夏天不给你喝水;冬天在零下十几度的冰水中洗澡;有的法轮功学员整月不让接触水:喝水、刷牙、洗下身都不可以,只能在食物中摄取一点水;关小号、吹寒风;在本来就严重不足的睡眠中(好一点的六七个小时,少的三四个小时,甚至二三个小时,或没有睡眠),还经常以各种理由把你整醒,白天仍然是繁重的劳动和残酷的洗脑…。。,如此等等。由于严密的隔离,有许多迫害手段不得而知,这仅是我知道的冰山一角。在专管中队,要辨认法轮功学员是很容易的,因为法轮功学员都严重营养不良,个个骨瘦如柴、面色苍白,而其他犯人大多胖乎乎的。陈志英经常扬言:要对付一个劳教,我们有的是办法,我们的警棍、禁闭室是干什么用的?!

以上只是我能写出来的有形的迫害,其实比肉体折磨更残酷的是精神虐杀。把你心中最美好、圣洁的东西,用世上最恶毒、下流的语言进行诬陷,青天白日下可以把黑白颠倒、是非扭曲,善恶美丑完全没有了正常的标准;利用家人的软弱,让亲人在你面前演戏:痛哭、下跪、编造谎言,甚至仇恨,伙同恶警陷害你,人间至爱的亲情就被恶警们演变成了迫害你的另一条绳索,在中共的毒害下,我的家人至今还不能谅解我那时不能为他们放弃法轮功的举动……

揭露邪恶,是为了制止邪恶、清除邪恶。共产邪灵犯下的滔天罪行就要清算了,希望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人及早醒悟:不要再为邪党卖命了,神给你们的时间已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