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九九年四月在天津教育学院前遭暴力迫害事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中旬左右,我们地区听闻:天津教育学院受上边有关人员指使,在青少年刊物上发表了科痞何祚庥攻击大法的文章《青少年不易炼法轮功》,出售了三十六万册,并已分发到全国各地的中、小学校,妄图以莫须有的罪名,恶意诬蔑大法,毒害那些无知的青少年,干扰大法的洪传。

为了阻止邪恶的蔓延,天津一些大法学员自发的去天津教育学院讲真相要求其收回刊登的攻击大法的文章、澄清事实真相、向法轮功赔礼道歉、挽回影响。

四月二十三日,我与当地其他同修一同乘坐公交车来到天津教育学院,一进校门口,只见院内来了许多同修,他们都非常祥和平静的站立在花池边、后院的煤堆旁,静静的等待着校方是否和学员会谈呢?一双双期待的目光盼望有个公正的结局。在期盼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下午四点多了,学员们还是没有听到任何消息。此时,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学员们!今天我们已等了校方三天了,他们今推明,明推后的,一点会谈的诚意都没有,我们还是先回去,明天再来听消息吧。”这时,在人群中有个学员站出来大声的说:“校方的头头们每天一大早就坐上小车去北京了,他们肯定有目地的拖延时间,等待指示,别有用心吧!”

随后,住在天津的学员大部份都回去了,有的学员再留一夜,希望明天有个好的结局……。

我们留下来的学员,都坐在地上背法、学法,忽然一位学员兴奋的高喊:“法轮!法轮!”随着同修喊声望去,我们发现在校方的西南方向有大、中、小不等的九色法轮在空中旋转,我们幸福的观看着。我们都安静下来,都静静的学法、背法。

晚六点多钟,与我一起来的一个女学员因家中还有点事,就准备回家第二天再来,她走出校方大门之后,发现大门两边的便道上,增加了许多流动警察,腰里带着手枪。她当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但没有往坏处想的太多,没想到夜间恶党会对善良的学员们下毒手。

时间很快到了午夜十一点左右,听前面的学员传来说校门口来了很多辆大轿子车,车上下来很多武警和便衣,他们全部武装正朝校园跑来。不一会儿,一排排武警朝着有学员的地方大踏步的跑来,有的手中拿着象电棍一样的东西,有的手中拿着喇叭。夜幕下的天津教育学院,一时黑云压顶,邪恶疯狂。

凶狠的武警们向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修炼人下了黑手,他们有的抓起女同修的头发,上揪下踹,最后连拉带拽的将学员抛上大轿车;有的将学员打倒在地,又踏上一只脚,然后也拉上大轿车;有的恶警用喇叭狠打女学员的胸部,使学员疼痛难忍,倒在地上哎声阵阵;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掉了鞋子,光着一只脚。这时的恶警们打红了眼,连骂带打,将打倒后的学员拖上大轿车。

我们当时被突如其来的这一暴力举动惊呆了。昨日心中的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利益的人民警察,变成了一个个凶狠的暴徒,迫害人民。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眼前这令人心寒的一幕。当时有人自叹到:完了!完了!国家没有人性了,真是善恶不分,正邪不明,无法无天了。

我们地区的学员被疯狂的恶警们冲散了,我只和另两位一起来的大法学员被邪恶凶狠的驱赶着,随着人群被拥到距离校大门口很近的一个地方,忽然看见一个老年女学员被恶警们凶狠的推搡、揪打。我听见这位60多岁外地口音留着一头花白短发的老年学员大声说到:“你们不能这样凶狠的对待我们这些好人,我要不是炼了法轮功我早就死了,我有冠心病,是大法救了我……”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微弱,一会儿功夫就晕死了过去……

就这样,邪恶也没放过这位老年学员,随之又叫来两个恶警,他们四个人两个拉着这位老年学员的胳膊,两个拉着她的腿,象拖物件一样来到大门口的轿车门前,车上有一个接应的,这四个人齐声喊着:“一、二、三走!”随即象抛物品一样将老年学员抛向车门,这一抛不但没进去,反而从车门梯上滚落了下来。接着,他们又使用另一种方式,把这位老年学员拖进了车……(我想,只有亲眼看到的人才会相信这是在和平时期,我最热爱的这片国土上发生的不为人知的残暴的真实一幕。)

看到眼前的一切,我和另一位大法学员的心在流血,眼泪不由的从脸颊上流淌下来,心中呐喊天理何在,人权何存啊……

写到这儿,我泣不成声,心潮起伏……实在不愿再回忆那令人心痛的一幕。

我们被邪恶使用威胁、毒打、抓捕、恐吓等各种残忍手段,从校院内驱赶了出来,这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一路寂静,由于各地区都有被抓走的学员或打伤的同修,我们也只好去市政府准备第二天讨个公道。

我和另外两名学员同行,来到离市政府不远的一个边道上,那里已有不少陆陆续续到来的同修,他们都非常善良平和的站在边道靠墙处,秩序井然,巍巍屹立,来市政府上访,等待市政府给个公道的说法。

这时,我们发现距离市政府不远处是个公安部门,正和我们站立的方向斜对着。忽然公安的大铁门开了,里面透出灯光,走出一个50岁左右的看上去象是个当头的人,手中拿着高音喇叭,大声的训起话来:“你们都听着,现在命令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不然,一切后果自负……”一遍又一遍的威胁着我们。接着同修们回答:“你们把抓去的学员都放回来,如果不放,我们也只好等候天亮,找市政府讨个公道!”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这个当头的又喊:“那你们派几个代表进来谈!”因此,离门口较近的五六个学员主动随他走了进去。这时公安的大铁门咔啦一声又关上了。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这扇门铁门又打开了,还是那个人又喊:“你们谁还想进去谈,马上进来!”

学员们一听不对劲儿,为什么前几个谈话的学员不出来呢?我们警觉到事情不对,追问到:“你先把前几个学员都放出来,我们再进去谈话。”这恶警听后无言作答,只好又进去了。过了一会儿,门内推出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同修,强行塞给她喇叭。只见她身后的恶警催促:“快说!快说!”

这时,女同修告诉在场的学员们:“他们让我劝大家先回去,还是不想放人。”恶警感到这位同修并未按照他们的意图行事,随即又将这位女同修推了进去。又过了十几分钟,大铁门又一次打开,里面又走出这名恶警,他对学员们讲到:“我们把前几位放了,你们再进来几个。”学员们又自愿的走进去了几个……

由于第二天天津市政府人员很不讲理,因此,出现了四月二十五日万人“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和平上访事件……

以上是我去天津教育学院说明真相的过程中的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