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法库县张笑被警察骗财后遭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因为修炼大法得到了身心健康,知道应该怎样做一个好人对自己对家人都是受益良多。

可就在1999年的时候,我们尊敬的师父和法轮功却被无端栽赃,新闻报纸大肆污蔑法轮功。我们的师父是在教我们做好人,怎么是邪的呢?就这样本着社会公民的权利和对政府的信任,我于当年的7月22日进京上访以说明真相。告诉政府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我们也是清白的,我们的师父是在教我们做好人,我们也是在按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

在上访回来的时候因为我拒绝转化,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登士堡党委书记刘笑波(后遭恶报死于车祸)和达连屯支部书记赵德扑在9月份和11月份派两个人到我家看着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两次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期间所用的费用由我们家承担。

我于12月20日又一次进京上访。在路上是层层设卡,我只得坐车到山海关从那徒步走到北京以说明真相。可到北京等待我的不是能说明真相的地方,而是警察的非法抓捕。就这样我被送到沈阳大南收容遣送站,在那里吃的不怎么样却要每天20元的伙食费。

非法关押了5天后,我被本地派出所民警张二良和西山治保押送到法库县拘留所。在途中,张二良骗我说到法库那要搜身,钱会被没收,要我把钱交与他保管,当时我没多想就把随身带的200元钱交与他,没想到他却把钱拿走了。

就这样我于2000年1月6号被关进法库县拘留所。当天法库政法委书记吴奉林指使被拘留的三个人在晚上折磨我以达到让我放弃信仰的目的,一直到10点多才让我睡觉。拘留所马副所长手持电棍动不动就电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他让登士堡大法弟子吴春山咬着电棍,然后放电把他电的满嘴大泡。大法弟子李菩堂的老母亲去世,恶警都不让他回家探望。

同年3月6日,政法委秘书小张把我提出去问我还炼不?我说炼,他就用扫帚头往我脸上打,把我脸都打变形了,然后让我对墙跪着。当天和我一起挨打的还有张治广和张治国两兄弟。就这样我在那被关了4个月,吃的东西是窝头白菜水,连咸淡都没有,却要每天支付20元伙食费。这就是法库县的帮助教育转化学习班。

在拘留所出来后,我又被关押在登士堡后山20多天,与我一起被关的一共7个人,恶警逼迫他们每个人交三千元押金才肯放人。我是12月25日到的北京,就因为这个无故的原因罚我们家一万元钱,如不交钱就不肯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