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算命先生讲清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十月十二日上午,我到市中心一个八卦摊,找算命先生老钱。老钱今年六十多岁,四十岁因生活拮据,挪用公款而入狱近九年,四十九岁跟人学八卦搞预测,说没工作单位了,给人算算卦,混个吃饭钱;五十多岁碰车祸,脸破相,全身多处骨折,脑震荡后遗症引起记忆衰退,现仍给人算算卦,但卦摊上需放几本卦书,随时翻翻用于补充记忆。

见一年多不见的老朋友光顾,忙抽出凳子让我坐下说:七月份你托人给的护身符,我天天揣衣兜中。说着掏出护身符给我看,我指着护身符上的字说:“有时间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保你平安”。老钱说:“知道,知道。”我问:你是团员吗?老钱说,是呀,当初是中学入的团。我劝他退团,他说:早就不是团员了。

这时,只见警务协管员在我们周围来回蹭来走去的,他们看到我俩谈笑自如,就将多疑的目光移走了。于是,我向老钱讲了其师傅二马的故事:二马是咱区八卦预测高手,我多次劝其退党他不退,我说你的在公安、边防的几个老朋友都得了绝症,你的卦救不了他们,只有“三退”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会保大伙儿平安;我又讲了得绝症者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绝症痊愈的故事。这一说,二马放下“知天下事”架势,想通了就声明退党;但让其扔掉轿车上毛魔头的挂件时,他觉可惜,没敢扔掉,结果,他的轿车在山中翻车出车祸,人没伤,车受损。我知道后对二马讲,早扔掉轿车上毛魔头象,车也不吃这哑巴亏了。车修好后,二马再也不挂毛魔头象了。

老钱听到“毛魔头”三字觉得怪怪的:过去人们将它当圣贤大神来敬仰的,谁敢道声不敬之词?!胆肥了!这要掉脑袋的呀!我说:是呀,这毛魔头就是地狱的魔鬼转世来害人,它在世时是中共邪党最早的大贪官!老钱听了,觉得一头雾水:它从不碰钱呀?我马上说:你我七十年代月工资才三十多元,生活费用是捉襟见肘,为了养活一家五口,你铤而走险,挪用公款而入狱,丢了公职;你知道吗?毛魔头它那时已有近亿元钱。老钱发懵了:这……?我接着说:这是它的“著作”钱!那年代谁出书都得担心戴上“右派”、“走资派”、“反动学说”、“封资修”……的罪名,谁还敢冒风险出书呀?只有一些吹捧“毛魔头”的阿谀奉承者才享有特权出书。

七五年,我为市图书馆上上海各书店买书,转了好些书店,才花出二十七元,买了一些杂志回来交差,这些专业杂志多半内容是吹捧毛魔头的。所以,那年代唯有它的作品充斥书店货架上,充斥每个家庭里;单位发奖授荣誉,都是“红宝书”成套赠送;给结婚、参军者随礼都送“红宝书”。这时,老钱笑了:是啊,我家就有好几套它的书呢。我说,你得赶快撕了它,送废品收购站卖掉它吧,不然,那恶书会闹邪害人的,二马就是例子;我家将“马、恩、列、斯、毛、邓”的书全撕碎后卖给废品收购站得七十多元。

听到这儿,老钱会意的笑了,不一会又严肃的说:我家有本外文的毛魔头书咋办呢?我说:你别学二马那可惜的腔调了,也送废品收购站卖掉它吧。他点点头同意了。

我又讲,人民广场那“纪念堂”为毛魔头的僵尸不腐,还设有专用地下发电厂搞恒温,派专人把守,清扫……这一切开销,消耗掉可养活我本区人口好几个月的费用!毛魔头在“肃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整死几千万人;“三面红旗”虚夸风,饿死几千万人;毛魔头什么人都杀无赦,它害死了亲密战友、国家主席刘少奇,害死其接班人林彪,斗死曾救过它命的彭德怀,弄死……;各省市,它有秘密行宫,所到之处,就祸害掉一批良家妇女!

老钱讲:哎哟,它比皇帝还淫荡呀?我说:邪党文化将“帝王将相”描述为商纣王那样酒池肉林之徒,实际,许多皇帝很崇敬神的,对百姓是仁慈的,他们前世修大德,后世得福报。你听说吗?毛魔头是这中共邪党害民,杀人的典型妖魔,当年整AB团,被它害死部下好几千人;南泥湾大种鸦片,毒害陕甘宁边区的老百姓,张思德是在熏烤鸦片中死的,毛魔头还用“重于泰山”来称颂之,蛊惑咱老百姓……。老钱听了先惊奇,后直点头。我接着讲,这些《九评共产党》有,哪天,我给你一本看看,兴许对你算卦讲讲命理推算有点用。老钱听了乐开了。

我接着说:前几年,这邪党指示其爪牙,在它们开设的秘密集中营,活体切割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拿到医院贩卖,获暴利营私囊。它们这种丧尽天良连禽兽都不如的罪恶勾当,已引起世界人民的强烈谴责!

老钱觉得闻所未闻,惊呆了,愤怒了!随之,我掏出两枚护身符给老钱:为你的子女安全,你给他们也戴上吧!老钱郑重的将护身符小心的揣入西服内衣口袋中。我趁机说,我帮你在网上化名退团吧。老钱马上拿出算卦用纸,“唰唰”把其真名写上了。我见其真痛快,就讲:到时劝你向一双成家的子女讲上述故事,也劝他们“三退”吧。我见其悟性那么好,很高兴的对老钱讲:为保护你们的安全,还是用化名退吧。经商量,确定了化名名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