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到农村讲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最近,明慧周刊发表的多篇文章都提到去农村讲真相、劝三退的必要性。我在这里也简单谈一下自己去农村讲真相的经历和体会。

我的老家在北方的农村,平原地带主要种植玉米、高粱、棉花、小麦、大豆,山区主要种植花生、果树、地瓜。山路边上立着一块块的石头,村与村之间也有一人高的界石作标记,家与家之间的地头上也立着界石,一目了然。这些都为发放真相资料提供了有利条件。我几次回老家后都是先与当地县城的同修联系上,然后将足够的真相资料装在塑料袋或红包里带上,结伴到农村发放。

田里不同的农作物和菜地都是放资料的好地方,我们把资料挂在玉米、高粱等农作物上,或夹在大白菜、萝卜菜叶间,等农民到地里干活时取回家看。到了冬天,农作物全收回家了,特别是下雪天,农村家家户户闭门烤火,这时可以将包好的资料送到门上。因为北方的冬天很冷,穿着棉大衣,可以装很多的资料,手上不用带包,发起资料来很方便。

我们也在晚上发过资料。天黑的时候,农村没有什么路灯,街上也没什么人,发资料很方便,即使有狗叫,因为家家关着门,狗也出不来,人走远了它也就不叫了。

我在农村劝三退是先给自己家的亲戚讲,他们大多都明白了、三退了,也都拿了《九评》,他们又去在他们自己的熟人、朋友中去传看资料、讲三退。我舅家的小儿子还主动留下我带的一些资料,说:“这村庄我熟悉,等你走后我去发。”亲戚中讲完了,我再去联系昔日的同学。不搞同学聚会,一个一个的单独上门去讲。同学一人明白了,往往全家都会相继明白并退出邪党组织。我有个同学承包了一片果园,明白真相后,主动要真相条幅,说是要挂在每家的果树上。我有一个体会,农村人淳朴,很容易接受真相,也喜欢传播真相,只要给一个人讲透了,他就会成为活传媒,带动一大片。

有次去农村,从一个同学那里偶然的听说她的一个亲戚夫妻俩曾炼过法轮功,因为发真相资料被关了三年,后来夫妻俩从城里搬到山里来住了。我们几个同修要求这位同学带我们去看看这位亲戚,去了之后了解到这对夫妻与其他同修失去了联系,长期看不到明慧周刊和其他大法资料,我们就帮他们跟县里的同修联系上。真感到师父慈悲,不让一个弟子落下。

有一次,我到一个县城去找分别多年的初中同学,没想到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来接我。交谈了之后才知道,她和我原在一个学校,只是不同年级,是我的同学委托她来接我的。我想见面就是缘,就和她讲起真相,没想到她96年就修炼法轮功,但2000年又改修佛教了。我离开的时候,又是她送我,我告诉她,我们看似偶然的相遇,其实是师父的安排,师父还没有放弃她,希望她能早日回到大法中来……。听了我的话,她陷入了沉思。

我体会到广大农村和县城真的是很需要我们去讲真相、去与那里的同修交流、去救人……

在做的过程中,我的人心、怕心有时也会冒出来,致使有时真相没讲到位,有时错过了救人的机会,我想这都是因为自己没能时时保持住正念,这使我看到了自己修炼的差距,我今后一定要精進。

我有三个建议:

一、在农村有亲戚、同学、朋友的同修,都应尽量找机会去农村讲真相劝三退。

二、由于农村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平时干活又忙又累,晚饭后很快就睡了。所以在农村普遍散发的资料,不适宜太长、太复杂,最好是简单明了的那种资料,如大法护身符、大法神奇故事、红眼石狮的故事、天要灭中共和退党的信息,《九评》可以适当的根据每个村子的大小发几本。

三、同修结伴去农村比较好,一个人讲其他人同时发正念。农村也有些受邪党毒害较深的,并不是一讲就能讲通的。我有一个表弟,是当地的一个干部。那次我们是三个同修结伴去的农村,在表弟家从吃晚饭时开始讲,他态度一直很强硬,他说他曾收到过《九评》,没看就撕了,他们单位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他接回来的,回来后如何看管也是他直接插手的。我们三人有的讲、有的发正念,从法轮功教人修炼做好人讲起,讲大法在国外的洪传,一直讲到共产邪党历次运动造下的罪恶,告诉他以后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直到十一点他才答应退出邪党组织,并要了《九评》,说回头好好看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