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学员在师父呵护下讲真相传九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临近农历新年了,各方面传来消息告诉我要注意,千万要小心。可我家里还有许多真相资料,还有一个条幅怎么办?我丈夫(也是同修)说:等过了年再说。他一边说,一边收捡东西,放了几个地方,最后拿到院子角才算藏稳。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心想越到节假日,越应该讲真相,只有把真相资料都发出去,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到了腊月29晚11点了,我们都睡觉了,睡不着,又穿上衣服我们一起出门,老头子不知是怕,还是冷,直打哆嗦,我说还是先回去吧,多穿件衣服,等到12点发完正念,给师尊敬一炷香,就出门了。这次我们手挽着手,就象刚从什么地方回家过年一样,心也平静多了。看准一根树枝,过来两位骑车的,让过后,我丈夫就将条幅往树枝上一抛,也没敢看一眼,掉头就走。边走边发正念。第二天我们俩同时想到该去看一看。当看到黄绸布上五个红字“法轮大法好”,清清楚楚一个都不少,在树枝上飘荡,我们俩笑了,发自内心的高兴,好多同修都看到了。就在城内的大街旁树枝上飘着“法轮大法好”,两个年头过去了,还照样飘着,无人去动。感谢师尊对我们新学员的鼓励。

我们既然已经是修炼人了,就得按高标准要求自己。几天前我就想到大街上去写大字,让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头子阻挡我,并嘲笑说不现实。世界大法日快到了,我得用特殊的行动为师尊献上一份特殊的礼。五月十三日早2点,我怕惊动了老头子,悄悄起床,外面下着雨,我想无论干扰多大,我都得去,我扛着自行车轻手轻脚下楼,老头子还是惊醒了。

我走到街上,雨小了,感觉神清气爽,很舒服,那雪白的围墙,鲜红的大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忽然展现在世人面前,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欣慰。我老头子也悄悄在家里烧香求师父保佑我,直至等到我平安回家,一颗心才放回肚里。这时哗哗大雨就象瓢泼似的,我真感谢师父的呵护。

“十月一日”所谓的敏感日快到了,我们老夫妻俩得法一年了,也应该越来越成熟。同修之间紧张起来,说什么的都有,说邪恶要展开大搜捕,还有的夸大其词,个别负责人协调人也听信了谣言,派出同修通知到各地(各资料点),叫把所有资料都收藏起来,特别是九评,如收藏不及时可就地烧毀。确实有很多同修都开始照办了,还有把《转法轮》都藏起来的,也有烧毁九评的。我们学好法了吗?我们这是在干什么?这不是在为邪恶的反宣传推波助澜吗?邪恶办不到的,我们不正好在帮它吗?这可不行,我与另一同修协商晚七点到资料点去,把资料都分发出去,中途有干扰我们也不承认,坚决走过去。“九评”有神的力量,只有发出去,让世人了解真相,才能抑制邪恶,才最安全。大多数同修也都慢慢醒悟过来。得到师尊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越最后越精進》的经文后,同修都开始认识到,时间不多了,要快讲,不松懈,三退一个救一个人,众生都期盼着我们呢。

有一天老头子心事重重回家,紧张的对着我耳朵说悄悄话:“你们街道居委会都知道了,说是要跟踪调查你,我告诉他们你没炼功,主任都发脾气了,说你把九评都送到组长手里去了,看你怎么办?”我笑了一下,说没有事,过后我去跟主任讲。我到主任家里,连跑了三天才找到人。我告诉他我确实是在修炼法轮功,为什么,因为法轮功确实很好,是大法救了我。我就坐在主任家里跟他们讲真相。并且希望他们退出中共恶党组织,后来我又给他们送去一本九评,希望他们醒悟,认清共党邪恶本质。他爱人同意退出,也表示不再相信邪党。主任虽然没表示退,但态度和善多了,再也不是那种恶狠狠的了。

师尊处处都在关照我们,鼓励我们,我们只需放弃执著心,就能闯过一关又一关,就能解体一切邪恶。

因悟性有限,学法不深,写的有不好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