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报师恩 广传真相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九七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法的。当连夜看完《转法轮》时,我激动的无法入睡。以前人生中许许多多无法理解的问题轰然间一下炸开了,真是象睡醒了一样,我知道今后我再无法与之分开。

从此我每天如饥似渴的通读大法,稍有时间我就拿起书。以前很讲究吃的我,为了多点时间看书,中午下班在食堂买几个包子或在小摊上胡乱吃几口就完事了,马上回家看书;晚上还与同修一起集体学法炼功。每天都畅游在法的海洋里,真是悠游自在。那段时间我能感觉到自己身心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师父为了鼓励我修炼,在“梦”中让我清晰的体验元神离体、飞升的过程,还有搬运功(当然是搬运小的东西)。修炼不久即感到法中讲的一身轻的状态,走路两脚象踩在空中轻飘飘的美妙感觉。最令我难忘的是有一次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我在床上躺着象睡着了,清楚的感到身体动不了,随后我被师父从背后托起,由于是背对着,看不见师父。但我意识到是师父,因为我心里不害怕,觉的很踏实。而且此时我听到了令我永远也无法忘怀的师父那一声长叹——“哎”。我知道这声叹息中包含了师尊对一个想回家的生命的巨大慈悲与怜悯,也感受到了恩师为调整一个业力满身的生命所付出的巨大艰辛!我为我在迷中违背真理而造的业惭愧,更多的是为恩师的慈悲救度而感激不尽。每当想起这声长叹,我都想哭,真不知用什么来报答我的恩师!因为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做什么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想我只有精進实修这颗心、处处听师父的话,才是自己真正的付出,我就用这来报师恩!

一、听师父的话,修炼好自己

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理解只要没最后圆满,我们就要不间断的修炼好自己,这是根本。否则无论为大法做什么、做多少,都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只能积功德、得福报,却不能圆满。那不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了吗?所以,在没最后开悟之前,把自己始终当作修炼人,不断的修炼自己、不断的提高自己,这是师父对我们真修弟子的最基本要求。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从不敢懈怠自己,多看书,多背法(我现在开始第四遍背《转法轮》了),在自己的言行中不断的找不符合法的要求的东西,发现执著心和影响修炼的观念就努力去排斥它、清除它,不随着它干坏事。

当然也不是总能分的清,但师父总会给我机会来认清它,这时往往会遇到矛盾,或别人发生矛盾让我看到,如果此时悟性好,马上就会明白矛盾出现的真正原因,看到自己那颗没修去的心,从而抑制它、清除它,我理解这就是师父要求弟子的在修炼中的精進状态。理虽然是这样,但在实际过关中,还是经常过不去。但我明白,过的好,过的不好,都是修炼中的表现状态。不能因过不好就产生畏难的情绪或产生怕的执著,但是又不能放任而不修,师父告诉了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

举个例子,得法前,我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大吵大嚷,以至于同事都说:“你哪样都好,就是脾气太坏,这样你会吃大亏的。”那时,我也想改,但遇事无法控制自己,冲动起来谁都敢惹、谁都敢骂,过后也后悔,但就是改不了。真应了那句俗话:“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可自从得法修炼后,有了师父大法的法理作指导,再加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从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渐渐变成了能为别人着想而表现随和的人,用同事的话说,我变的温柔了。

师父在《浅说善》中讲:“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何为忍》中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在《佛性与魔性》中师父更是把这个魔性的实质和对修炼人的危害揭示出来:“人有佛性也同时存在魔性。人在没有道德的规范和约束下做的事就是魔性,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实你的佛性。”“人的佛性是善,表现为慈悲,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修炼者不修去魔性──功则大乱不得,或入魔道。”

爱发脾气不就包含在师父讲的魔性的发狂中吗?不修去它就一定圆满不了!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在矛盾中守住心性、不发火,从而得到提高呢?师父在《转法轮》的“提高心性”中讲:“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实践中确实如此,矛盾突发的时候,那一刻真的能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真的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能守住心性。

有一次,在单位大厅有位客户来办业务,突然无理取闹,非指责我给他办错了(其实是他自己记错了),然后暴跳如雷,吵的楼上楼下的人都探头看。要是过去,我早跟他干起来了,哪受过这气?可那时我第一念想到的是“关来了,我要守住”。于是我不管他怎么嚷嚷,我始终和颜悦色,一边劝他别生气,一边跟他解释(尽管心里有些堵的慌),后来他的同事把他拉走了,又过来告诉我,他脑袋有问题,劝我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只是笑了笑,心想:一举四得的事情,我感激他还来不及呢。当时我身边同科室的女同事吓的差点儿哭了,而更多的人则是表示惊讶,发现我变化确实太大了(他们知道我在修大法)。就因这件事,年终单位评先進集体,其他科室的人一致同意给我们科,认为给单位争了光。

这是关过的好的,但也有过的不好的时候,甚至修到今天,快十个年头了,还时不时为点小事发火呢。有时我真的为这个魔性修的不彻底而苦恼,有时发完火,跟自己赌气,倒头就睡,都不敢拿起大法书面对师父。后来通过不断学法,我明白了这就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形式。其实师父早在九八年的一些讲法,如《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在长春辅导员会上讲法》和《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就讲了有关这方面的法理。

我个人理解,由于我们在常人中修炼,为了使我们修的更快、也为了不让我们修好的部份再被污染,够标准的就马上隔开,剩下的部份还是没修好的、还会有常人心在。那么不断的修就不断的隔开,于是会造成一种错觉;好象自己总没什么提高,甚至还不如从前。这样的修炼形式有什么好处呢?师父在最近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为我们开示的很明确:“这样的修炼,保证了修好那边不再被污染,也保证了在迷的环境中看不到真相、还在继续修,保证大法弟子能够证得更大的果位;同时哪,也保证了在这个时期没有因为神的那一面的冲击改变人世间。”师父为救我们与各界众生,真是费尽心思啊!如果我们不好好修,真的是愧对师父、愧对自己呀!

二、广传真相,救度世人

如果没有邪恶旧势力利用中共和江氏集团发动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我相信我们是不会跟人讲什么真相的。只是还象过去那样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这是师父的心愿。但迫害还是不幸的发生了,它们利用极其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并用极尽恶毒的谎言污蔑大法与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们这些亲身受益的大法弟子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成了我们众大法徒讲真相的动力。

后来,师父告诫我们为了制止这场邪恶迫害、为了挽救被欺世大谎迷惑了的众生不在法正人间时被淘汰掉,而要肩负起讲清真相救众生的历史使命与责任。尤其《九评》横空出世后,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发表后,天灭中共在即,讲真相、劝“三退”,让世人远离灾难就更显的迫在眉睫。

迫害一开始,我因三次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而被恶党非法拘压并开除公职。当时有同事就说:“这么好的人,为单位做了那么多贡献,就因为这(为大法上访)而被开除,也太不公了。而给咱单位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还有那些调皮捣蛋的连奖金都不敢扣发,这是什么世道?!”其实,邪恶就是想从名誉和经济上搞臭搞垮我们,但它们在我这没得逞。因为我本身家庭条件很好,不愁生活来源,可它们造谣说炼大法的人都没人情味、都不顾家,都不要工作了等等,我想就是要从行为上破除它们恶毒的谎言!于是我就选择了一个既能照顾好家里老人和孩子,又有宽松时间学法、讲真相的工作,并很快就成立了家庭小资料点。开始时由于没修去的怕心做怪,我只买了一个带复印功能的传真机,美其名曰:坏人来了也抓不着我把柄,现在想起来都可笑。

但就是这个小传真机,每天都复印出几十份真相传单,然后我就带在身上。夏天我在小背心的腰上缝上一圈小袋子,把传单(单张)叠好压平,六七份放一袋,外面再套上大T恤;春天或秋冬季节我就在风衣或羽绒服里边缝上大口袋装,从外面很难看出身上带有东西。然后我再买少许蔬菜、水果或礼品等拎着,象回家或走亲戚一样很自然的随着人流進过许多小区,甚至把守很严的军区家属院、公安、报社、大专院校等宿舍区也没挡住我。当然这是在迫害初期,后来随着大法弟子不间断的多途径的讲真相,这些住在小区里的世人也许不同成度的看过真相许多次了,再加上近几年北京小区普遍都增强了电子监控,所以我个人认为再進小区发放资料就不太适宜了。特别是当我看到街上成群结队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民工,我觉的他们来北京的目地不只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了来得真相并回传于他们的家乡,因为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哪怕是生活在遥远偏僻的山村,师父都会想办法让他们听到真相。既然这事让我看到并想到,也许这就与我有关,也是我的责任。于是我改变策略,沿街(北京街上整年各类施工不断,都聚集民工)、工地、小路、胡同、村庄(外来做小生意的多住于此)发放。

此时,随着心性的提高,自己也变的越来越成熟、平稳,电脑技术也有提升,同时我也更新了设备,先后增配了两部彩喷和刻录机。上网下载、编辑打印、制作发放,一条龙作业。真相资料也逐渐的丰富起来,由单一的传单变成了带彩色封面、内有彩图的精美小册子,有的还附上真相光盘,整体内容更加全面、丰富,再外包装上塑料自封袋,外观显的干净、美观、珍重。除此之外还有护身符、彩画小标贴、《九评》书等。一般常人做的东西,白纸黑字,没什么内涵。而我们大法弟子做的真相资料,样样都是除恶的法宝,样样都是救众生的法器。不但在这个空间起作用,各个空间都有威力!为了让每天做出的真相资料法力更加威猛,做好后我都把它们恭恭敬敬的放在师父法像前,焚香跪拜,请师父加持,让更多的生命得救。然后骑上自行车(白天发资料骑自行车最好),戴上帽子、手套就出发了。

我每次出发前都选好要去的地方,然后与我母亲(也是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先清除那一带的坏东西,让巡逻的、蹲坑的在这期间内都别出来,让所有监控探头都照不见。然后我出去发,母亲在家整点或半点发正念配合,一直到我平安回来。几年来我们都是这样默契配合着,每次都很顺利。但有一次,我往停在路边的一辆汽车驾驶室里扔资料,被路过的一辆轿车发现了,这车驶过后停在我要经过的不远处,从车上下来一人,故意不看我,当我经过他身边时,这人突然抓住我车把,我心先是一惊,知道遇上便衣了,但马上镇定下来,我瞪着眼睛大声训斥他:你干什么!?那人不知怎的,吓的马上松开手,连正眼都没敢看我,嘴里还怯怯的说:“你走吧”。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因我正念足,师父瞬间就清除了那人身上的坏东西。那一次我没按预定路线走,怕他跟踪,中途快速的拐向附近的一个村落,发完就回家了。

我发真相资料的范围很大,以我住的地方为中心,放射状的向四周发展。今天东、后天西;这天南、下天北,让别人很难摸清我的活动规律,而且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我都按计划坚持着。有一次我打开地图,发现迫害七年来,不知不觉中我几乎走遍了大半个北京城。真是“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洪吟(二)》〈如来〉)。

虽然如此,但我在这方面没有显示心、欢喜心,因为我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只是跑了跑腿,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只不过是通过我这个大法的一粒子表现出来而已。如果我不努力,达不到要求,我还有罪过呢,有什么好欢喜、显示的?但有一点很值得欣慰,那就是在讲真相过程中我渐渐的修去了怕心和疑心。

以前这两个心对我来讲真是根深蒂固,当常人时我就饱受其苦。修炼后,特别是迫害发生后,这两颗心反应的极其强烈,严重的干扰我往上修炼和救度世人。当初刚发资料时,走在街上,看到对面有警车驶来,就疑心被发现了,吓的扭头就跑。后来当疑心一出现,我就背师父的经文《道法》,从法理上去破解它,行为上也不再回避,而是勇敢的迎上去,我发现效果非常好。当怕心上来时,我就想: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有什么权力怕失去?怕失去肉身吗?还是怕失去人间的安逸?难道想永远在人这当人吗?那还怕什么,做好事还怕吗?就这么一想,身心一下就爽朗了许多。那一刻我真的体会到了“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洪吟(二)》〈正念正行〉)的意境。虽然现在这两个心还时不时的反应出来,但感觉到很弱了,很容易就能抑制它们。

但是不是没怕心,迫害中就可以不考虑安全问题了呢?在网上我经常看到同修们就这个问题的讨论。我对这个问题是这样理解的:既然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告诉我们要注意安全问题,那我们就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不能别出心裁,认为自己修的不错了,没那个心了,就可以随心所欲了。难道做弟子的可以不听师父的话吗?而且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告诫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所以我们在目前情况下,由于多种原因就不能神来神去的,但也不能象常人一样完全依赖安全措施,我们要取中,我们心一定要正!做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是修炼人,我们的安全保障来源于师父的加持与保护、来源于我们的正念正行。而表面上采取安全措施是为了维护法,同时也是为了挽救各界众生、为了树立更大的威德。基点不同,效果亦不同。所以在反迫害的这几年中,我尽量考虑周全,方方面面注意安全。比如:配多个手机,电脑加屏蔽,制作和发放资料时戴手套,把耗材的废包装带离家很远再扔掉,每次回家注意有没有人跟踪等等。当然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修炼,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但这方面我们不怕麻烦、尽量用心了,就不算错!

以上是我在维护法与证实法过程中的两方面体会,要全面的讲恐怕能写一本书。其实我们每个真修大法弟子的经历确实是一部历史,但这场大戏还没最后落幕,我们还得不断的总结经验,找出不足,坚持不懈的走好最后神的路,直至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