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农历新年期间得法的,当时我看了《转法轮》后,心里特别激动。我的第一念就是:这真是天上下来神仙度人来了。

以前听神话故事说天上有神仙,只是听故事罢了。而且这么多年邪党“无神论”的教育,原有的一点对神的敬仰没有了,只有在工作中为了名、利去奋斗、去争斗了。宝书《转法轮》使我思想中的“无神论”荡然无存,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这么好的功法肯定要一修到底的。那时,我每天都要看两讲《转法轮》,上下班走在路上也不闲着,骑上自行车就开始背《精進要旨》一直到目地地下自行车。

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满脑子想的只有修炼,什么名啊、利啊都放淡了,再也没有为这些事烦恼过,身体感觉很轻快,真是活的有滋有味的,做梦都梦见自己坐飞机往上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铺天盖地的制造谣言、欺世谎言来破坏大法,诽谤师父。我心里难过极了,那时真为大法、为师父的安全担心。但是我对邪恶的谎言根本就不相信,也没有动摇过修炼的心,师父说过:“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有师父在,有法在,怕什么。

二零零零年我走向北京,在天安门高喊“法轮大法好!”然后就被当地单位接回。因为丈夫被邪恶的谎言欺骗,完全站在邪恶的一边,对我讥笑、辱骂,我就记住师父讲的:“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经过多少年他云游回来了。”(《转法轮》)

后来丈夫又提出要和我离婚,不离婚也要分居。他说给我两条路,一条是炼法轮功就离开这个家,另一条不离开家就放弃炼功,并限定一上午时间,中午他下班回来就要回答。那天上午我失声痛哭,真感到修炼的艰辛。但是我没有后退,师父说:“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

离开这个家有什么了不起的,出去后我正好全身心的投入证实法。一定要把环境正过来,一年正不过来两年正,两年正不过来三年正,十年正不过来二十年正,正不过来我老死外边不回家。当时就这么想的,而且还不止一次这样想。当想到这些时全身好象定住了似的,就感觉到从身上发出去什么东西。我整理好我要带的东西,做好了中午饭,等他回来就离开家。

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最后丈夫在我强大的正念下让步了。硬的不行来软的,丈夫还不放弃转化我,就用情,夫妻之情感化我。大家想他讲的常人中的理,在高层次上看正好是反的,他根本就无法理解修炼人的心态,他一看不管用,就不理我了。那时我的念很正,有时两人目光相对时,他很快就避开了,不敢正眼看我。

在正法修炼中我不断学法,坚持正念,修去常人心,特别是“怕”心。一段时间真相资料非常少,我心里很着急,怎么办?我悟到,不能等,不能靠,要自己找事做。我和同修就自己制作小标语出去贴。制作小标语的过程也是修去怕心的过程。怕字体被邪恶查出受到迫害,用人的想法,认为把字写潦草一些,就会比较安全。后来觉的不对呀,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师父法身保护,邪恶怎么敢来迫害呢?思想归正后,就专心专意、一笔一划、工工正正的写,用很纯净的心态写,一般写十几、二十来个小标语得用两个小时。我用善念、正念写的小标语贴出去有的可以保持很长时间。

有一次贴小标语被便衣警察看见,开始没有正念抑制邪恶,想用人的办法解决事情,结果怎么也解决不了,警察还说要把我带走,我想不能让他带走,想起发正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正念一出我就跑,刚跑到路口,一辆出租车就停在我面前,比专车都来的及时,连一秒钟都没误,我上了出租车平安回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呢!

修炼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走过弯路,向内找还是法没学好。师父讲:“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有一段时间没有注意修口,扯一些没用的。被邪恶钻了空子,派出所找我说,某某某(我爱人名字)老婆在家炼法轮功没人敢管。当时的感觉就是把刀架在家人的脖子上,看你怎么办?这一次我没做好,不是邪悟,是“怕”,做了邪恶想要的。

回家后拿着师父的书,流着泪觉的自己太不够大法弟子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这才体验到修炼的难,去人心的艰难。师父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看着师父的经文,再看自己的所作所为,自己还能修吗?思想中刚有这一念,顺手拿起《转法轮》一翻,正好是“主意识要强”这一页,当时就悟到师父在点化我,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我的一思一念师父都知道,我要听师父的,不能这样掉下去,这可是千万年的等待,不能毁于一旦。

我决心去找那个派出所的民警,我要当面声明我说了假话,法轮功是好的,我一定要修大法。去之前先发正念,找到民警后我就当面声明所说的假话作废。结果那民警说:“某某党教人说假话,你不说假话不行,现在不说假话办不了事。”

为了挽回对大法造成的损失,洗清自己的污点,我加倍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当时心里就这么想:邪恶迫害我,叫我掉下去,我一定要销毁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和同修早上五点半起床(因为是冬天,五点半天还很黑)出去打横幅,起的早怕惊动家人就给他加一念,叫他不知道我出去。

有一次我问我丈夫:我早晨出去你知道不?他说你出去我不知道,回来我知道。同修还把横幅打在繁华的百货大楼上,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梦见把烂鬼打的肠子都出来了。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传“九评”,劝世人“三退”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使命。师父讲“就拿‘九评’这个问题来讲,当初发表‘九评’的最主要目地,就是要揭露中共的本质,使一批被中共蒙蔽的世人看清中共、认清中共的邪恶,从而得救。”(《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劝“三退”先从身边人开始,儿子、儿媳、弟弟、妹妹。开始有一定难度。比如劝大儿子退团时就想:他是我儿子,会听我的话的,结果相反,他就是不听,劝了好几次都不行。他说他早超龄了,不是团员了,没有必要退出。

师父说:“你们知道最大的原因是什么吗?就是你觉得他是我的亲人。你没有把他当作众生的一员,你没有把他当作与所有独立的生命是一样的。”(《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原因找到后,再劝他退,他也就愿意听了,同时在劝退之前先发正念,清除背后控制他的邪恶,很快他就同意退出共产邪恶的附属组织“共青团”。通过对大儿子劝“三退”的经历,以后劝其他人效果就比较好。

有一次看见一个女孩坐在外面的椅子上,静静的一个人坐了很长时间,我就过去和她聊天,才知道她是外地来的打工妹,我就给她讲打工的辛苦、离开家人的孤独。然后再讲邪党的腐败、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她很愿意听,最后劝她退出邪党的附属组织共青团,她同意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师父说:“形势虽然发生了很大变化,可是摆在大家面前的压力并没有小,救人现在是很紧迫的,而不明真相的人又大有人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讲真相,劝“三退”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比如有些人就说:你炼功走火入魔了,也有人以“考虑考虑”推辞,这样的人也不少。在劝“三退”这件事上,我做的很不够,有许多人,特别是自己身边的人还没有退出邪党,我感到很着急。也有些人根本就不听,给资料不看(包括自己的家人),他就不相信天要灭中共,还说他是“无神论”者。这样的人我现在的态度是不放弃他,不到最后都不放弃他,尽量的给他讲真相,尽量的去救度他。

在正邪较量的这些年,自己能紧跟师父走到今天,是因为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时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无论邪恶多么猖狂,我坚信有师父在、有法在怕什么。做梦都梦见十二级台风刮不倒我。这么多年不管做了多少事,救度了多少人,其实度人的是大法、是师父。我只不过做了表面的事情。

修炼的路还没有走完,要继续坚定的跟随师父走下去,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这最后的最后要做到师父讲的:“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感谢师父的慈悲普度,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为众生操尽了心,师父很伟大,特别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