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难受时 先看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有些同修长期被病业关困扰,一难受就发正念,我认为是掩盖了修炼人应该去的心。这可能是发正念效果不明显的原因。

我曾经过两次大的病业关,也发过正念,最后还是在严重时刻没过去。经过学法和向内找,我看到了我的不足:一是“病”的观念和怕心,一难受就常有不安的心或心情沉重,怕“病”加重。二是以前法没学好导致关键时刻正念不足。

师父说:“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芝加哥法会》),“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病”的观念就是人心,是人心就得去,而怕心不去更不行。以前我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被病魔夺去生命心里就有压力,现在有时一难受就心情沉重,不都是没放弃“病”的观念吗?所以干扰一定是针对这个来的,所以我就不舒服,都清理掉了怎么去我的这个执著心呢?而且,师父说:“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越最后越精進》),我还盼着关快点过去,那不是把好事当坏事吗?越难受不越能暴露你的心,越能去掉业力吗?

所以现在我难受的时候,就看自己冒出的念头,是不是不安的心,是不是人的念,如果是,就背关于“病业”的讲法,我发现有时一句话就能入心,背几遍心就平静了。平时也经常背,关键时刻不就能用上了吗?当然人心还经常往出冒,我也老想怎么还有呢?后来我悟到一是观念积累的太多,有的人平时很关注身体的感受,我就是这种人。二是关键时刻还抓着人心。现在只有多学法,严格要求自己,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争取下次做好,当然消的也多,信心也足了。发正念当然还要发,但要做到“做而不求”,整点发就可以了(不包括特殊情况)。

为什么在正法阶段我被两次严重干扰,即使发正念也没有很快过去呢?旧势力针对的还有什么呢?我悟到原来是我还没有形成一颗坚定不移的心。《转法轮》中有一句话:“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关键时刻正念不足不就是平时还是没有这样的心吗?我问自己现在你敢说“我必须坚定不移”吗?我发现我真的没有足够的勇气,也难怪我现在还在难中。于是我就静下心来想我必须坚定不移的理由。最后,我总结了五条:

一、作为人,修炼是最对的事;二、大法是最正的法;三、等待我们的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四、我没有下一次机会;五、众生都在指望着我们。虽然理性上认识到这些,我发现我还是不能痛下决心,还是正念不足。我知道我还没达到那个层次,那是长期学法打下的基础,强为是不行的,还得学法。我就经常背“我‘必须坚定不移’”、“圆满的决心坚如磐石(九九年《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我静静的背,不带人心的背,我觉的有效果,因为那是法嘛。卧床不起的同修可以试试,不累,还有效。

想到那些魔难中起不来床的同修,我在最严重时也没到那种成度,但我也确实体会过“自己要不行了”的那种感觉,也许你们真的是业力很大造成的,需要多承受,也许你们的来源层次高,要求也高。师父九九年《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讲到:“既然已经碰到大法了,还管它干啥?放下心来,现在不是有一口气、有一个正念在吗?就在大法中修。”也许旧势力安排的对一些学员的考验真的是让你达到那种状态。那么你们要能做到,大家都会佩服,宇宙中的神都会佩服的。反过来讲,我们以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为大,要是在学法修炼中心性已经达到那个境界,难可能就被师父提前清除了,或很快就会过去。最开始一些弟子在得了很重的病后学了大法病能好,不就是在他们很难受的时候放下了“病”的观念嘛。那么难受还能放下,谁不佩服呢?愿你们早日回到正法洪流中。

最后,我讲一下在我第二次过关到最后去了医院还因为有一个特殊的怕心:就是怕自己与旧势力有约,或自己就是魔,死了给大法抹黑。回过头来看,其实抹的黑已经不小了,很多众生离得救更远了。那种心情,用句常人的话:“后悔药没地方买去!”而这都是我自己没做好哇。所以我们真是必须得走过去,这也是大法弟子能不能证实法的问题呀。

当然,我们在向内找的同时,也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不能接受它们的迫害性的考验。

这就是我在过关中的一些教训,写出来希望对别的同修有所借鉴,少走弯路。让我们以师父的诗共勉:“静思几多执著事,了却人心恶自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