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吧,莫为近利而迷失生命的永远

写给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廊坊市国保、六一零人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河北省廊坊市大法弟子杨建坡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十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刘向龙送其亲人来探监,被你们一个电话,叫来廊坊市国保大队刘彦辉等十来个人,将刘向龙非法抓走。经过我们家人四处寻找,才得知刘向龙被抓到廊坊市“洗脑班”,逼迫所谓“转化”。

修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错,更没有罪,信仰自由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怎么会违心的写什么“保证书”?

几年来,你们在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我们相信你们比任何人都了解大法学员,他们都是按照“真、善、忍”的道德标准去修炼的,真:就是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人,做了错事不掩盖;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负人,与人为善,多行善事;忍:就是在受到屈辱的时候要想的开,挺的住,不要看别人的错,要向自己身上找,在与别人发生利益冲突时,要把利益让给别人,无论做什么事,首先考虑他人。大法学员要修成“先人后己,无私无我”的道德高尚的人。

在我和刘向龙修炼法轮功之前,经常吵架,甚至闹离婚,逼的我想死。学了大法后,我们夫妻关系变得和睦了,刘向龙做生意也公平交易,改掉了以前的恶习。

刘向龙被中共恶党政府强制做绝育手术,把身体做坏了,腰老是直不起来,干不了活,通过学大法后,他身体健康了。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我突然患了半身不遂,我没有吃过一片药,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体好了,也能干活了。是大法救了我们。

这样的事还很多,这本来是好事,可是这几年来,你们一直充当江泽民和中共的帮凶,对我们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的迫害,骚扰、抄家、劳教、绑架、勒索、非法关押、進行酷刑折磨、灌食等卑劣的手段,从家中绑架直接送劳教所,不给家人通知、没有任何收据就罚款。深夜翻墙進院,强行入室、吃喝拿钱物、不光拿大法书籍,连存折都抄走塞進自己腰包,连孩子上学的笔记本、钢笔都拿走,录音机、三马车、冰箱、洗衣机……都抄走。刘向龙这几年被你们绑架、抄家、关押到现在已有多次,你们勒索我们的钱有两万多元,给我们家庭经济、精神上造成极大的损失和伤害。农民要拿出两万多元钱得费多少心血啊!可是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你们搜刮干净了。没有钱,三个孩子都辍了学,没有文化。三个孩子最大的刚十七,最小的才十三岁。

谁家没有妻儿老小,当你们下班回家面对老婆孩子尽情享受天伦之乐、全家团圆的时候,是否想到正因为你们,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邪恶的迫害,度日如年。当大法学员家中的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时,你们于心何忍,良心何在!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家中正在种地,你们就抓我们,害我们流离失所半年,家中只剩下三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里没人做饭,一切家务落在十二岁的女儿身上,家里的房子只要一下雨就漏,十多亩地没人料理。

在我们离开家的这段时间,派出所的经常到我家骚扰,恐吓老人孩子,六十多岁的老人因此病倒去世了,家中的庄稼损失了一万多元,三个孩子自己在家没人照顾。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们被廊坊市国保大队刘彦辉一伙抓到调河头派出所,半夜我逃了出来,他们又把刘向龙抓到看守所,后又转到转化班,并让刘向龙把我找回来转化。

二零零二年开春该种地了,派出所上我家骚扰,刘向龙被抓到廊坊市看守所呆了三个月,后被带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这两年里家里的活都是我和三个孩子干,当地派出所还经常到我家骚扰、为难我。

二零零三年秋天,乡政府又把我骗到转化班转化,回到家里时黄豆已经长芽了。

二零零四年我们去卖衣服,因为给别人几张护身符,被恶人举报,廊坊市国保大队把我们抓進看守所,看守所不收,他们又管我们家要了三千元钱才把我们放回家。可是到了家,发现卖的衣服少了两包绒裤、一包秋衣。你们这么迫害我们,哪一家能受的了呢?

二零零六年十月,我得知刘向龙被抓之后,我农活放下来到廊坊市看守所、安次区分局、广阳区分局寻找,他们都谎称不知道此事。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在廊坊市“六一零”洗脑班。现在家中的玉米还没收完,家里只剩下我和三个孩子,我因为半身不遂还没有完全康复,身体不好,农活就是刘向龙干,而你们一个电话就让廊坊市把他抓起来,让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啊,农民一年就一个收成,你们上班月月有工资,可是农民一年才这么一个收成。

我的两个女儿去看她爸爸,被洗脑班的警察大吼大骂,还说要把孩子抓起来,这简直就是土匪强盗。

你们知道吗?法轮大法迄今已洪传近八十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和法轮大法师父收到来自世界各国各级政府和机构的褒奖已经达到二千多项。为制止江氏集团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在三十三个国家和地区、五十六次正式起诉江泽民和其主要帮凶,已有多名中共高官被判有罪。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警言: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历史上许多预言家都预测到了法轮大法的洪传和共产党的解体,贵州平塘县发现了二点七亿年的“藏字石”它在五百年前崩裂掉到地上。直到前几年人们才发现,在巨石断面上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就是一个预告,告诉你们中共的灭亡即将到来了。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一书横空出世,此书系统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继而引发海内外退党大潮,目前为止,能统计出来的已有一千四百多万觉醒民众上网发表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及少先队组织,抹去邪党兽印,以求自保。而且这数字还在以每天数万的速度增长。这绝非偶然。七年的迫害惨绝人寰,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人神共愤。中共也必将随着人类的历史的过去而解体。

明白人都知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我们衷心的劝你们赶紧悬崖勒马,幡然醒牾,立即释放杨建坡、刘向龙,及所有被你们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同时赎回自己的未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千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和亲人的幸福当儿戏。不管谁干了什么,是善是恶上天总是有报应的,迫害好人必遭恶报。国内外所有正义之士以及海内外亿万大法弟子都在关注此事,也在注目你们的所为!

以史为鉴,十年浩劫,制造冤假错案无数,结果一朝平反。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一批直接参与者被押赴云南秘密枪决,成了替死鬼。反观一下,你们是不是也是被利用和驱使的呢?上级的命令和指示,决不会成为将来开脱罪恶的借口。今天共产党叫你干了你是官,不叫你干了,你什么都不是。有多少高官携款外逃,为自己留退路。你们也该明辨是非善恶,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请你们不要再充当江氏集团的替罪羊,请不要为近利迷失了双眼。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家人,为了你生命的永远,请觉醒吧。这是我们的一片善心忠告。历史上所有的预言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兑现。真诚的祝愿你们在历史最关键的时刻做出最理智,最美好的选择。

刘向龙的妻子尹宗明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