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赞皇县许亭乡派出所所长遭报暴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

成都市温江区金马镇恶人张庆明遭报死亡

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金马镇张庆明,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跟随江罗集团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学员,二零零零年在金马镇办洗脑班,在雷勇、彭士江的指挥下,作金马派出所的打手。他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谎称“小于”。学员给他讲真相,他说只要今天有酒喝、有肉吃明天下地狱都不怕。张庆明家住温江区永宁镇农兴场十一小队,原在金马派出所上班,办完洗脑班就因肝炎住院,二零零六年肝病复发、肝硬化,于农历七月十二日死亡。

石家庄市赞皇县许亭乡派出所所长遭报暴死

任金录,男,三十八岁,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许亭乡派出所所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配合赞皇县“六一零”到许亭乡南潘村两位大法弟子家非法抄家、抓人,抢劫手机、录音机等私有物品。特别是在其中一大法弟子家抄出了象碗口大小的半盘导火线,看了看因长年没有保存已经风化失效,不能使用。恶警问从那儿来的,大法弟子的丈夫(没修炼)回答是三十年前修水渠时剩下的,早已忘记了。当时恶警没说什么回去后可能和任金录汇报此事,第二天任金录带恶警又到南潘大法弟子家,威胁说藏爆炸物品,借机敲诈钱财,说交三千元否则就抓人。该家人一再说明火线的来历,早忘记了现已成了废品,后又托亲友请吃饭求情不要抓人从轻处理。任金录假装领情,说至少一千元吧,帮说情的亲友也被任金录这种敲诈勒索激怒了,说:这不是明坑人吗?家属回家凑了七百元钱,连夜赶到乡派出所,说:家里只有这点钱了。任金录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大喊,威胁还要抓人。

任金录收了钱,开车回到家后,已是晚上九点左右。据目击者说:任金录从厕所回到屋里,脱了外衣。刚说浑身难受,紧接着手抓脚踢,两眼瞪圆,脸变的肿大,口吐鲜血,暴死。整个过程大约十分钟左右。

赞皇县公安局为了掩人耳目,怕没人敢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给任金录开了隆重的追悼会。赞皇电视台报导声称任金录在南潘执行任务劳累过度病逝。而知情者都明白,说:“才三十八岁,平时又很健康,真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

正告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赶快悬崖勒马清醒过来,为自己的生命真正负责,不要再助纣为虐,迫害好人,做中共恶党的陪葬品。

赞皇县院头乡肖家庄村邪党干部遭恶报

吕书芹,河北赞皇县院头乡肖家庄村邪党干部,为了讨好上级,举报大法弟子发真相材料。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因喝酒与人打架,被人打的身受重伤,喊救命。听到的乡亲都说活该,说他专挑老实人欺负不干正事,得不了好下场,这就叫恶有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8/140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