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航路 师恩伴我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我们每个真修弟子在大法修炼中都有着平凡却又不平凡的经历。我们的修炼过程,每一步的提高与升华,这其中不知溶注了师父多少心血与付出。我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能感受到师父时刻都在我的身边呵护着我,点悟着我。我想把我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以见证洪大的师恩与正法修炼机缘的殊胜。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遇大法的,在这之前我曾是一名佛教居士。因为当时看过一些佛教经书,知道人世间的一切都不会长久,只有修炼才能超脱人的轮回生死。所以那时我也真正去实修。只要佛经中要求的,我都身体力行的去做,从不放松自己。那时我在梦中看到过观音菩萨在虚空中显像,我还梦见我已隔着透明玻璃看月亮。现在回想起来,法炼人的状态也都出现过,虽然是在佛教中修炼,其实已经是师父在管我了。

在得大法之前师父几次在梦中点化我,引导我。一次在梦中看到西南角的天空立着一尊佛,穿着黄袈裟,露着右肩,脸部没让我看清(后来看到师父有一张穿袈裟站着的法像一模一样)。当时我在一个空空的校园里,我的旁边放着一朵大莲花。醒来后想,观音菩萨都是穿着白衣服,也没有穿黄袈裟的形像,心里很纳闷。还有一次梦中拜观音像,一抬头,我看见观音像移到旁边,主位空了。由于当时还没接触大法,虽然做了这些梦也不解其意。

时隔不久,一天我去邻居食杂店买东西,一進门正听到她教孙子做“弥勒伸腰”。我一听“弥勒伸腰”这不是佛家的吗,我就问她在干啥,她说她教孙子练气功,这功祛病健身可好了。因当时我就是为了修炼,对祛病健身不感兴趣,所以根本没动心。我还告诉她要是真心信佛什么病都能好,就这样这次机缘我就错过。

没过几天,师父法身又安排收电费的阿姨去我家。收完电费她不走。当时我正在洗衣服,她说:“现在来了一个传大法的,这法是宇宙的法。师父出来传法后那些佛、菩萨都回去了,不再度人了。你要想知道咋回事就借本书看看。”当时一听,我就急了。我想没人管了,我不白修了吗!我急忙把衣服洗完,跑去借本《转法轮》

当我一口气把《转法轮》这本书看完的时候,我明白了许多在佛教中解不开的问题。比如什么是佛法,以前很难说清,但是师父简单的三个字全都概括了。我知道我以前所修炼的一切都没有超出“真、善、忍”的范围。我的一念就是:这是正法。但我以前修炼的东西也属于正法,该不该改法门,我还有点疑惑,上香的时候我就求观音菩萨点化我。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骑着自行车回家,都快到家了可前面的路都是一尺深的泥过不去了,在旁边用砖铺出一条小路,一直通到家。醒来后,我知道这是点化我应该改道了。于是我怀着轻松、喜悦的心情走入大法的修炼。

(二)急于求成,适得其反

大法讲了今生今世就可以修成,我就想这法太好了,就想快点修成。每天脑子里想着怎么去执著,怎么快点修。结果原本很清净的头脑被这些杂念占据了,陷入了执著圆满的强大执著中,还以为这是在精進。慢慢我发现自己的状态不太对劲,原本清晰、开阔、清净的思想变的混沌、麻木。师父也点化我这种状态的危险,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和以前对比我思考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我惊讶的发现我不是修而是在求。求成、求圆满的心才是真正的执著,意识到了,我努力去克制这种不正确状态,慢慢又归正过来。

(三)百苦齐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不到一个月,我唯一六岁的儿子在医疗事故中离开了人世。我的生活曾一度因为有了这个孩子而变得充实、幸福,可他突然离我而去,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可想而知。虽然法理上明白,可那种失去挚爱的痛苦还是让我很难承受。如果不是学了大法,当时我就崩溃了。常人都说我家房子盖的有问题,我想我是修大法的,风水对我不起作用。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魔难?我知道肯定跟我的修炼有关。这件事丝毫没影响我对大法的正信,反而让我更加看清了人世的无常,更增强了我修炼的决心。所以在孩子出事三天后,我就恢复了学法炼功,后来师父点化我在这次魔难中冲破了好几层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师父的《理性》经文发表后,我知道应该出去救度众生,我就找了一家复印社印了一些真相材料到公园去散发。当时是面对面的给,后被人举报,我被抓進派出所。当时他们审问我资料的来源,并扬言不说就给我上刑。我把心一横,就是死也不能连累别人。结果他们也没给我上刑,关押二十四天后释放。

九九年迫害开始时,我误以为这是师父安排的考验弟子的魔难。所以我就只管坚定实修一直没去北京,后来学法明白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而是旧势力的干扰,所以我想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家里婆婆瘫痪在床需人照顾,我丈夫由于儿子的打击每天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走还是不走,我有些犹豫。这时我想起师父讲的什么是真正的善,想起释迦牟尼佛突破重重阻力出家修行,而后修成正果广度众生,想到自古忠孝难两全的含义,于是我毅然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后送往大兴县看守所,我一直绝食抗议二十天后被无条件释放。

回来后,我丈夫因承受不住这种种打击,被迫与我离了婚。我丝毫没有对他的怨恨,站在他的角度,我知道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承受这些的确很难。为了减轻他的压力,家里的东西什么都没要,带着丈夫硬塞给我的一千块钱和自己的衣物离开了家。那时我没有工作,又没有住处,带着仅有的一千块钱在郊区租了一间房子。东北二月份的天气还是很冷的。我租的房子没有取暖设备,唯一可以取暖的就是一个电褥子。晚上把电褥子插上也不脱衣服就钻到被子里,白天在外面穿啥,在屋里穿啥,屋里的水盆都结冰,墙角都是霜,做出来的饭没等吃完已经凉了。我妈曾去看过我,一進屋就哭。她让我回娘家我不肯,没办法她哭着走了,那时在别人面前我从不流泪。当我一个人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淌。

我体会到了修炼的艰难,其实物质上的苦都动不了我,而精神上的苦是让我最难承受的。在人世中,我最深爱的两个人一个生离,一个死别。作为女人,这可能是人生中最大的不幸。那时走在街上,我都有点茫然,好象一切都不属于我,一切都离我那么遥远。我真切体会到了人在最痛苦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自杀。每当这时我就想起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也借别人的嘴鼓励我要坚强。

因为没有生活来源,我需要找份工作。可我的身份证被扣在派出所,我就满大街看招工广告。一次好不容易找份工作不需身份证,结果是个皮包公司。干完那批活就把我们辞退了,一个月才挣二百多块钱,我就又上大街找广告。后来找了一份浴池的洗衣工,每月四百多块钱,干了三个月后,一位熟人主动找我叫我去他的公司上班,每月工资五、六百块钱。这样我总算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我又在市区租到一个每月二百二十元钱又可月付款的供暖房子。我知道这都是师父为我安排的,一位同事曾对我说:“看你表面文文弱弱,想不到你内心那么刚强。”我知道我的坚强全来自于大法,来自于师父的呵护,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不可能走过来。

(四)忍苦精進

当我的工作、生活稳定之后,我就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救度众生上来。每天上班带上资料,下班直接去做。从刚开始的几十份,到上百份,再到后来我特意买了一个大背包,每天装上满满一兜子,做完再回家。有时一走就是四五个小时,回到家常常是晚上八、九点钟,有时更晚。刚开始发资料时也很紧张,随着正念的加强,我做资料的心态越来越平稳。脑中就是救度众生的一念,所以几乎很少遇到干扰。后来我发现有些电子门很难進,我就想怎么让里面的众生知道真相,進不去那我就把真相贴在门外,進出都会看见。这样我就买来不干胶,用圆珠笔概括的写上大法的美好,为什么遭江氏迫害及迫害手段的残忍等真相。开始写的时候干扰很大,因不干胶的面很光,圆珠笔在上面直打滑不出油,但我并不放弃,我就坚定的一笔一笔的描,写过几张后奇迹出现了,圆珠笔再写上去就象在正常纸上写字一样流畅、清晰。

第二天我把写好的不干胶贴到电子门外,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天快亮的时候,人们都在睡觉,一个人(好象师父)在敲鼓,我在旁边敲锣。有个人说,你们这样敲,不把人都敲醒了吗。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在唤醒世人。后来这种方法我觉的还有局限性,人们不能详细的了解真相,我还应该把资料送到里面。这样我就又想了一个办法,叫里面的人给我开门,因我通常都是下班时间做,我按门铃说:家里没回来人,麻烦您给开下门。几乎都能给开。这样我就可以顺利的進出电子门和一些高层住宅。一次从一个电子门出来,一眼看见花坛上的四个字“努力快发”其实后面还一个“展”字却没看见,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那里的众生急需救度。我就尽量多做电子门这种难進的地方。

讲真相不能拘于一种形式,除发资料外,能接触上的我就用嘴讲,有时挂横幅邮信,贴标语。我想尽量给众生多创造一些得救的机缘。这种形式得不到,也许另外的形式也能得度。一次我一个人带着资料去偏僻的农村,当时是白天,我挨家挨户的发,门口有人的我就直接递到他们手里。有人说: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大白天敢发这东西。不久,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追上我非要让我上他的车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当时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心想今天你就是坏人我也要把你纠正过来,我没上他的车,站在道边给他讲真相,后来索性找块空地坐下来讲。他边听边说:“原来是这样啊,这我真不知道。”后来他要了资料说要好好看看,最后用摩托车把我送到车站。

由于每天忙于救度众生,对儿子和爱人的思念也淡了。有时别人问我一个人寂不寂寞,我说我没有时间去感受寂寞。每天忙完一天的事倒头就睡,有时我想什么 时候正法结束了,不需要再做什么了,我首先好好睡两天放松放松。

那时在花钱方面我很节俭,每月五、六百元的工资,除房费、车费(上班需坐车)、吃饭外,剩下的钱多数用在做资料上。当时我用在吃饭上的费用很少,因为一想到狱中的同修在受苦,好东西就难以下咽。所以我把每顿饭的标准定在一元钱以内,有时米饭、咸菜,有时买两个烧饼就是一顿饭,但那时心里没有苦的感觉,反而觉的很充实,很轻松。

(五)三陷牢笼

一位同修的婆家在偏远的农村,那里几乎看不到真相材料。以前我曾跟她去过一次,后来她又约我和她一起去。我想救度众生不分地域,既然知道那里缺,那就是需我们去救度。我们准备了两箱材料,到那的当天我们发了两个村子。因环境不熟怕晚间迷路,我们都是白天做,第二天我们带上资料又去了两个村子,当时都很顺利,我们就有些大意。当去第三个村子时,我身上的传呼无缘无故响了两遍警示铃声,我当时拿出来看一看也没悟。其实是师父点化我们有危险,当我们進村没发几户就被警车追上,四五个警察强行把我们推上警车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俩被吊起来毒打。我的脸被打变了形,但当时并没觉的怎么疼。我知道是师父在替我承受,每当我做的不好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很不安。我不知道由于自己做的不好,又要增加师父多少负担。

第二天我们被送進拘留所,在拘留所我俩一起绝食,没几天他们通知我们当地,当时去了两个警察准备把我们带回当地关押。但一看我俩被打成那样都怕担责任,就推说过两天来接,结果一去不返。其间他们又把我俩带到医院强行输液,而后又转到看守所准备劳教。当时躺在看守所里,我难过的流泪,心想外面那么多众生等待救度,我却被困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我想绝食到底,哪怕死也决不在这里消极承受。这期间国内外同修不断的给那些警察打电话,帮我们发正念,在关押到二十天的时候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把我们释放。

(六)再找工作

二零零三年末,我的工作由原来的正常班突然变成每天加班到半夜,发资料等事严重受阻。学法、炼功也难保证,当时想通过发正念改变这种状态,也没有效果。我知道正法進程很快,我不想荒废每一天,于是我辞去了这份工作,决定再找一份时间宽松的工作。不久,我找到一份小区那种楼道保洁员工作,每天工作七小时,还有休息日。刚去头几天,我负责八个单元的卫生,每天把垃圾一层一层拎下来,再把楼道的大理石地面擦干净。这种工作在很多人来看是很低下、很累的工作,当时有人说:你那么年轻,怎么干这活,找个挣钱多点的。当时我不为所动,我知道我的目地不是为了挣钱,我的工作,我的一切都是为正法服务的。

当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我带的资料没处放,每天下班回去取又太耽误时间。结果没几天,主管把我调到高层住宅楼,只负责一个单元,还有电梯。这样我的劳动量减轻了很多,同时还给我一套没卖出去的房子当休息室,这样我又可以把资料直接带到单位。每天抓紧干完活后,我还可以在休息室看书,改字、发正念。环境非常宽松,当时别人都以为我是走后门,靠关系去的,只有我自己清楚,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

(七)把心放下,什么都不会失去

刚到新单位上班不久,单位的一位电工因公住院,主管把保洁员叫到一起提议每人给电工捐五块钱(电工家很困难)。主管也考虑保洁员挣的都不多,没敢让多捐,当时我身上只带十元钱,就把十元钱都捐了,其实当时自己也仅有六、七十块钱了。但我想总会过的去,同时也希望通过这件事给同事留下一个好印象。为将来跟他们洪法打基础,没想到时隔不长时间单位卖回收的废品,把我们捐的钱又返了回来。当时我很感慨,就象师父说的:把那个心放下,该是你的东西它不丢。

(八)几次化险为夷

在迫害的这几年中,身边经常有同修被抓,有几次跟我有直接关系。但每次我都在师父的点化、保护下化险为夷。

第一次是身边两个流离失所的同修被抓,当时她们合租一个房子,隔几天我就去她们那里取东西。有一天早晨我想下楼买个馒头,平时早晨我很少下楼,都是上班才出来,当我走到单元门时看见那里贴个纸条,我无意的瞅了一眼,上面告诉我某某某住院了(意思就是被抓了)。一看这不是给我的吗,我赶紧把条撕下来,因当时一位同修知道我住在那个单元,哪个门不知道,就写个条贴在单元门上,不然那两天过去,肯定也被抓了。

第二次是跟我经常接触的一位大姐被绑架,当时我住的房子是她租的,出事时租房的合同都在大姐的住处,我担心警察抄她住处发现合同找到这,就打算换个住处,结果我打了两个出租房子的电话都打不通。我想也许师父不让我搬,那就安心在那住吧。后来一位当时被抓的同修回来后问我,警察到没到你那去搜,因她在里边听警察说起我的名字,还有大概住址,在查找我。我说没有,我一直住到房子到期才搬家。

后来一次,一位大姐安排我和另一名女同修住到她新租的房子做《九评》。后来这位大姐被绑架。当时她捎出话,说房子到期了让搬家。因为她们还租了一个房子,我们不知道指的是哪个,况且这个房子刚交完八千块钱的房费。几位同修都说正念正行否定它。我也没再坚持,十多天后一个周六的上午我在屋里看书,看着看着忽然想起同修做的带吉祥结的护身符很漂亮。一心就想去买吉祥结,再看书也看不進去,于是我出去找批发吉祥结的地方。一点多钟同修来电话,告诉我我们的住处锁被撬开,屋里都是抽的烟味,叫我不要回去。我当时很吃惊,我对她说:“我才出来两个多小时,走时还好好的。”我突然想到我为什么非想去买吉祥结,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让我离开。几天后回去看,门锁已经被换了。

在修炼过程中,还有许多神奇的经历,也有许许多多的不足。在这里不再一一详述。我知道修炼中的每一步都是师父呵护着走过来的,我不知自己有多么幸运,今生能成为师父的一名大法徒,能有幸得到师尊的亲自度化。我想告诉那些还走不出来的同修,师父用巨大的付出为我们开创了这次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我们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苦难或一时的享乐而离开大法,不管你能不能感受的到,师父始终不离不弃的在呵护着我们,等待着我们,师父在盼着我们成熟,盼着我们回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