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乌克兰的修炼和证实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我从二零零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的个人修炼是与正法進程熔合一起的。

我还从未在法会上与大家交流过自己的心得,因为我一直以为我的修炼体会与他人无异,直到后来,通过不断的与同修交流和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我明白了,其实每个人都有他自己在修炼方面的心得。每个人修炼圆满之路都与他人不同,我们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从与他人的交流中学到有益的东西。因此我今天想与大家一起分享一些我认为很重要的心得。

通过在公园中炼功向政界讲真相

在基辅有一个名叫玛琳斯基(Mariinsky)的很大、很漂亮的公园。乌克兰高级法院就坐落在公园的中间。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每天早晨都会在高级法院及政府办公楼的附近炼功并向乌克兰民众讲真相。在最初的两周,当我们刚刚讲真相的时候,那些高官们没一个接传单和报纸或者听我们讲真相的。他们总是会昂着头走过去。但是我们仍然坚持每天下午一点的时候到那里去炼功,那个时候是午休时间,公园中人很多。有时我们也会炼两次或更多次,以确保那些知名人士一定会看到我们。我们在这里发报纸、传单,讲在中国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我们称这里是乌克兰的曼哈顿。

三周后,一位高级官员来到我们面前并且告诉我,他将他在第六期“全球法轮功”里读到的内容视为我们修炼的方法与修炼原则的体现。他感谢我们将这样令人震惊的迫害真相以宣传画和自己讲述的形式揭露出来。他告诉我们说在他听到这样的真相之后,他已经以个人名义打电话到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要求他们安排一次非常重要的外交会谈。他向中国大使表达了他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反对)态度。这位高级外交官的良心使他认识到,他不能再对这样残酷的迫害行为保持沉默。他还告诉我,“我直接问(中国)大使何时会停止对那些善良的、宽容的民众的迫害。我知道他们,并看着他们每天在公园炼功。他们是好人,他们会为别人设想,帮助人们得悉、认清真相。当然那位大使先生也表达了他对此事的一些申辩,但我却无法相信他。”那位外交官也认同我说,中国在经济方面并没有它所表现的那么强大,这全是他们一贯使用的伎俩而已。他还补充说,他已透过不同的渠道得到有关我们的消息,他愿意相信我们并支持我们的活动,因为他非常熟悉法律程序,(可以给我们提供法律援助)。他祝我们中国的朋友能够成功并很快结束这场迫害。

这是一段多么有意义的午休时间,又是一个多么正面的对我们发行的报纸的态度呀!

我悟到,我们生活的环境只能是由我们自己而非他人来净化。如果我们修炼者不能触动别人的心,那只能是我们自己的过错。要难忍能忍!我们的坚持是必要的,当然我们慈悲的愿望也是必要的:要在不同的困境中坚定这样去做的信念。讲真相也不见得非要跑很远的地方,时机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只取决于我们是否想抓住它还是拖到以后去做。有时我们只盯着那些与我们相距甚远的国家,将我们的积蓄用作到那里的旅费,到头来却因为资金的问题无法参加本地区大型的讲真相活动。我在这里并不想指责谁,我也不反对到远的地方去,我只是反对走极端。

师尊告诉我们说应当经常向政府部门讲真相,而我们通常都无法与政治家们本人直接接触,就是因为那些旧势力在障碍着,使得到外交官的办公室去讲真相的事情非常难办成。而如果我们不能進入他们的办公室,难道就没其它的路可走了吗?如果他们不让我们進去,那我们就到他们附近的公园里去,并且耐心的持久的对他们讲真相。早晚到那里去炼功,在他们的办公楼附近形成一个纯净慈悲的场。这样他们自己就会来到我们这里,向我们讲些如同上边我所提到的那个已经明白真相的外交官所讲过的话。这也是基辅的学员们找到的一条向高级外交官们讲真相的路。我觉的,如果你不能到远处去讲真相,你也不需要烦恼。我们的身边也有许多很神圣、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要兑现的史前的大愿其实就在那里等待着我们去完成,而这正是我们要做的。

中使馆前的活动

我们基辅学员现在每天都会到中使馆门前举行抗议活动,从早到晚,风雨无阻。至今已经两个月零五天了。

在开展这个活动之初,我们曾尝试着讨论所有相关的事宜,但有一念在这过程中加强了。在刚开始的时候对这个活动的宣传只针对那些对此活动感兴趣的同修,而非所有的同修。在我们交流了我们的认识并认清了清除中使馆附近邪恶及专门在中使馆旁边讲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的重要性之后,有些长期坚持参加该活动的同修甚至可以连续坚持三个星期了;而最近有些其他同修也加入到这个活动当中,他们对这事的理解以及心性也在这过程中得到了提高。那么通过这种整体的心性的提高,我们作为一个整体的力量也更大了。我认为我们的这个活动是一种清除邪恶的有力方式,是一个修炼的有效形式,也是很有影响力的讲清真相途径。当你参与这些活动的时候,你就会觉的心性在飞快的上长。

推九评

你们也许已经听说过,过去的四个月间因为要新组建一个政府,所以乌克兰处在比较复杂的政治交替阶段。乌克兰的领土非常辽阔,大法弟子不可能到所有的地区去讲真相。师父告诉我们,常人社会的环境是取决于大法弟子的思想与行为的。我个人认为,我们在上个月对讲真相和推九评有些疏忽,也没有重视那些主要在乌克兰东部曾是或还是乌克兰共产党的党员们。虽然我们对传播九评的认识不够高以及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到深受共产主义影响的东部地区去,慈悲的师尊却在这里做了巧妙的安排,帮助了我们。前段时间有半数的乌克兰居民自费来到了基辅,表面上看,他们来这儿是为了要支持他们各自政治上的首领,但我们却知道是师尊将他们带来了这里,为了让他们认识大法,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从而选择他们自己的未来。每天早晨他们在去最高代表会议(Obersten Soviet)的路上从我们活动的地点路过。当他们回来时,他们会问我们要一些法轮功真相报纸、传单,以便他们回去分发给他们的亲友、邻居。师尊一直在我们的身边,慈悲关照着我们以及众生。

感谢师尊!

在乌克兰西部传播大法

以下是另一段关于在乌克兰西部传播大法的心得。师尊将我们安排在了需要我们救度众生的地方修炼。

在我们赶赴维也纳参加法会的前一天,我们基辅学员决定就我们这趟远行之前所受到的很明显的干扰進行交流。我们交流了各自的理解与心得。每个人都在其中发现了自己的消沉、健忘和没有去掉的执著。这正是干扰我们无法顺利办理提交奥地利使馆的官方手续的原因。

我们悟到,光找出自己的执著还不够,如果真正精進的话,我们还必须修去它们。我们当时有大概十二个人可以一起去参加法会,我们认定了我们要去参加维也纳法会。然而事情最后的结果却并非象我们所预料的那样。我在师父的引导下,得到了一个更好的机会理解相生相克的道理。这并非是我第一次悟到:修炼者的一生是不会按照计划進行的。也就是说人生是有安排的,然而对这种安排不可能让我们总是很明确的认识到。也正是在这点上我们的心不能平衡。当你去计划什么的时候,你就是在为此事做准备,而每次的准备都是想要为修炼创造理想的环境。当我意识到,我并没为一个不在计划内的远行做好精神准备时,我悟到,我只有通过克服这种对计划外事件的抱怨情绪才能提高。悟到这些之后,我就开始打包准备远行。在去维也纳的路途上,我们准备要到乌克兰西部的一个城市里洪法。因为这是我决定要做的事情,我想,如果没其他人要去,那我就自己去。但最终还是有不少同修决定同行。

在晚上,我们都来到了火车站,当时都没个具体的计划,连我也是。我们买了去Mukachevo的车票,那是一个位于基辅西部靠近边境的城市。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我们来到了这个漂亮的山城。当步行穿过这座小城,并且沿路向这里的居民分发传单时,我清楚的看到了那份长久的期盼得到了满足,看到了人们对师尊无尽的感激。他们将这份感激通过我转达给师尊。我想,他们的感激是无尽的,因为他们总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的表达他们的心意。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很激动,而他们在常人的这一面却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感觉这样的美好、这样的轻松,他们的心灵会如此的喜悦与自由。从他们的脸上,我看到了这些。于是我悟到,是师父安排我们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通过我们给这些如果不是大法的缘故原本要旧宇宙中覆灭的众生被救度的机会。如果他们因为没得到法而遭到毁灭,那这其中也有一部份是要归咎于我的。于是我一再感谢恩重如山的师父给予我的机会和对我灵魂的救赎。我明白了对我的救度也正是通过我们对世人的救度。

师父在《心自明》里写道:“泥沙淘尽显金光”。

我在读师父的讲法时经常看到这些话,就想这只是针对修炼者说的。但在乌克兰西部的经历使我悟到,传单、报纸、光盘、相片以及在中国的迫害历史不仅能帮助我们打开人们的心,而且如果你往更深处看,就会发现常人心灵的污秽也会被净化。这个过程对我们来说较缓慢、复杂而且很不明显。我们并不知道接到我们资料的那些人都将会有怎样的命运。也许他们会从此走上修炼的路;也许他们会成为未来的修炼者。我总会用这样或是那样的方式接触到他们,告诉他们真相。在我去掉了求安逸心后,我得到了提高,也给了这个地区的人们一个认识大法的机会。他们明白的一面非常高兴能找到法。

Lvov市的Striy公园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可以说是一个象天堂一样的地方。对当地的居民来讲,那里是他们最喜欢的休闲场所。这个周日有着这个季节里少有的好天气,许多人想利用这个机会亲近一下大自然。许多是由师父的法身引来这儿的。两个小姑娘边走边聊,路过我们炼功的地方。一位大法弟子正在发资料,手中拿着真相报纸“全球法轮功”。当这两个女孩走向同修并且看到报纸的名字的时候,我听到她就象遇到了最好的朋友或者长久期盼的愿望得到实现般高呼出声。这个女孩激动的向我们索取了所有我们有的真相资料。得到了所有这些资料后,她才心满意足的离去。我觉的,她是否意识到她为何会如此激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明白的一面渴望着这个能得到法的机缘。是否她是从我这里得到这个神圣的信息并不重要,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重要的是我们没有错过一个长久等待被救度的生命。

我只是讲述了我自己的理解与心得。大法还有更深的内涵。以上心得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欧洲法会发言稿选登)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