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莲开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我怀着对师尊的思念,满脸泪水读完《忆师恩》第一集,看了跟班弟子回忆师父讲法点滴,深刻体会到了师恩浩荡、师恩难报。拿起笔,我泪水涟涟。我虽然没有见过师父,可是在我十年的修炼路程中,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历历在目。时时体悟师父就在自己身边呵护弟子。

走進修炼

九六年,我患有严重过敏性哮喘,整日上气不接下气,一见到阳光全身就象蚂蚁爬一样奇痒无比,非常痛苦。四年间,我跑遍大小医院无药可治,我看遍了中医、西医、巫医也不见好转。我成了远近闻名的病殃子,加之自己又下岗,这双重的打击使我苦不堪言,就在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大法。当刚听完师父讲法第一遍的时候,就好象有一种东西吸引着,我不知不觉能从学校走回家,并且全身轻松。就这样我走進了法轮大法这个门,开始了修炼。

净化身体

得法前,哮喘病每次发作,我都服用大量激素药,用激素喷雾剂缓解,严重时还休克。学法一段时间后,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记得,第一次消业,我上不来气,躺不下,只好跪在地上,双手抓住暖气管子三天三夜,每天都有一次全身象通电似的,头象爆炸一样,好象把头里血管往出拽一样,痛苦不堪。但我知道,我修炼了,这不是病,是在消业,消去我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师父把我的表面病的物质往下摘。

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双眼流着泪,心里背着师父的法:“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转法轮》)当时,我丈夫把我父母、兄妹和最好的朋友都找来劝我,让我上医院,他们认为:我再不上医院就没命了。我没有动摇,我相信师父,相信法,就这样到了第六天,症状开始渐轻,第六天晚上,出现了神奇,我的脖子处象两条勒紧的绳子,这时咔、咔、咔解开了,我终于有了上气,但是气还是下不来。第七天晚上,喉咙里就象有三个圆球,咕噜咕噜的从我喉咙里出去,我能喘上气来了,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是师父救了我的命!这时师父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发表,同修给我读了一遍,我就能出去炼功了。整个消业过程,全家人看在眼里,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们也都非常感谢师父。我的药坛子终于拿掉了,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那时,我就下定决心,坚修到底,不能辜负师父为我付出的一片苦心,我严格按照“真、善、忍”宇宙法理修炼,我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身体也越来越好。我知道,这一切的改变是因为我得到了大法,是师父使我脱胎换骨,把我从一个满身业力,为私为我的变异生命,改变成为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

上访之路

四二五万人大上访,各阶层大法弟子用各种方式向政府说明修大法对社会百利无一害。我开始静心思考我为什么学大法?在看书的过程当中,我看到师尊告诉我们,“这部法不只是人类这一层在学,更高层都在学,是因为很大的天体范围偏离了宇宙特性才正法的,人类在庞大的宇宙中算不了什么,地球也只是一粒宇宙尘埃,人要想被高级生命重视,那就修!也成为高级生命!”(《精進要旨》〈惊醒〉)。当看到《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时,师父又讲道:“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我明白了大法是万载难遇的,我选择的路没有错。明确了目标,我更加勇猛精進。

七二零,邪恶的打压开始了,我不停的背颂经文和洪吟《无存》、《助法》、《威德》。

我深深知道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与大法同在,我愿意做助师正法的法徒。七二零前,在一次法会上一位同修发言说:“如有邪恶生命迫害大法,我要用生命护法。”这位同修无比坚定的话语时时在我耳边回响。我问着自己:我能做到吗?我的心告诉自己:我能!我一定能!

于是,我和另一同修一起上访去了北京。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让人们了解“真善忍”的美好,我们那时认为政府不了解真相,心想:到了信访办向他们讲清真相,政府一定会明白过来的……。可到了北京刚下火车就被警察绑架,被大客车拉往丰台体育场,当时上访的有大学生、有七旬老人、有小孩、还有怀着七个月身孕的妈妈,还有一对夫妻俩抱着两岁大的孩子从一个偏僻的山区走出来只为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一想起这些,我的心为之震撼,这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抛家舍业为了什么?他们这么做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呢?这些无私的生命,真诚的面孔,还不足以证明大法的正确与伟大吗?!至今,转眼七年了,不知这些同修可否平安?

当日晚,政府动用警察和武警,把各省上访的大法弟子往十几辆依维克大卡车里拖。放下生死上访的大法徒手挽手,集体背诵《论语》,那浩然的正气,震撼苍宇。但我们的善并没有打动那些警察,最后,我们还是被恶党警察打、拖、抬,绑架到北京——锦州的火车专列上。

后来,我被当地接回,回来后,他们就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把我带到一个会议室,当时公安局、街道、包片民警、电台记者都在此等候,我一進屋,恶党的一言堂一齐指向我这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可是,我心中有法,有师父,我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身边的很多病人通过修炼得到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上亿人修炼使道德回升等等;并且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真心希望他们都去读一读宝书《转法轮》。当时我的家人也非常为我担心,因他们了解共产恶党的狠毒,我的亲朋好友、家人很多都经历过文化大革命,都亲身尝试过共产恶党整人方法,我爷爷只因娶了当时被恶党称为“地主”的女儿,被斗了整整三天。就这样他们在害怕和警察的逼迫下,把我的宝书、师尊法像和法轮图交了上去,我才被放出来。

回家后,电视、广播,全国上下一言堂污蔑大法和师父。六一零、国安,单位,街道,组委轮流到我家里让我放弃大法,那时就象预言里所说的那样:恐怖大王从天而降。可我信师信法的心没有动摇。师父的法时常在我耳边响起:“还有很多新学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炼,怕别人知道不好意思,那么你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心,一般的怕是个执著修炼中要修下去,而你怕别人知道你在学大法?修炼是很严肃的事,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与法?”“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环境》)法点醒了我:我不能偷偷摸摸的在家里炼,我要让大家知道“法轮大法好”。

于是,我向来我家的每个人讲真相,就这样电视播污蔑师父与大法的谎言在“真、善、忍”面前被揭穿。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他们从我的身心变化和坚如磐石,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越觉的我不能默默承受这种迫害,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放下生死走出来去北京上访证实法,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自己开创学法炼功环境。

悟到后,我第二次走上了上访之路,可是这次中途就被警察绑架,被当地派出所绑了回来。警察又一次把我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开始打我,并用电棍电我的脸,可是警察的电棍在我脸上只打火花,却电不着我,警察打我,我也不知道疼,被铐在椅子上的双手也没有痛的感觉(后来才知道这些痛苦,都是师父为弟子承受过去了。)我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一身正气,坚如磐石,正象师父所说的那样:“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莲开

我们地区几年前所有的资料都靠大资料点,我对资料点的事从不过问,有一次偶然机会,外地区同修和我交流了他们地区是如何打破等、靠、要的状态、并且介绍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经验,他们鼓励我组建资料点。我当时心想:我连电脑都没碰过,自己肯定不行,建资料点那都是有知识同修做的。同修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我看你心性、心态、环境都行。如果你想学上我那学。我那有个农村老同修常年上城里取资料,浪费时间和路费,在我们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小资料点,你有愿望师父一定会帮你。”但当时家里脱不开身,没和他去。可同修的交流对我触动很大,对我走好以后的路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不久,我们地区大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绑架,这时面临周刊中断,我求师父帮助,自己去印了很多本,这时,我开始萌发做资料的愿望,我想起了同修对我的鼓励,我倍增信心。师父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道法》)我悟到是师父利用同修在点化我,让我承担起我该承担的责任,于是我找到几位同修交流,一定要让我们这个整体提高上来,改变本地同修等、靠、要的麻木状态,抓紧传播技术,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走师父安排的路,让资料点遍地开花。

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正行下,很多连鼠标都不会拿的同修们都能独立运作。有的几天就能独立,有的时间长一些。从每个资料点的组建到渐渐成熟。这期中有艰辛,有磨擦,但现在回过头一看,那个“难”竟是那么小,小的微不足道,就连那苦也是快乐的,真象一首歌中唱的那样:“苦中乐长驻”。

时至今日,在师父的指引和呵护下,我们大家都成熟了,资料点也遍地开花了,为广传九评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由衷的感受到:真是“净莲法中生” “莲开满天庭”了。我们这个整体,分工有序,聚之成形,化之为粒子。大法弟子可以一个当十个、当百个。写到这里想起我们整体配合的点点滴滴,我更加珍惜我们的缘份。

写到这时,二零零六年新唐人晚会的舞蹈《花仙》浮显在我眼前,莲花仙子法中来,走遍城乡讲真相,法理撒遍破迷雾,莲开满天随师还。于是我有了文章的题目:净莲开。

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个人修炼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才是来时大愿。 “大法弟子修炼到今天,使大家更加明确了自己修的这部大法是什么,更明确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更明确了今天大法弟子所做的这一切的重要,……”(《美国首都法会》)。我更深刻的体悟到:常人社会的一切都在围绕大法动,我们一定要摆正基点,破除旧势力因素,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我在讲真相方面深有体会,下面写出两例与同修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当看到师父讲的这段法时,我知道时间不等人,救度众生的紧迫,于是我开始向我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大面积讲真相,通过我的不懈努力,他们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并且认清了恶党的本质,退出恶党组织。

记得,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一名明白真相的同学(现在并没有修炼)举杯提议:“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弟子制作的护身符和二零零六年新年晚会的美好。”并让我转告:对晚会所有人员的谢意。他把珍藏在身上的护身符给别人看,还和我配合讲真相,当场就有几人“三退”了。

还有一次同学孩子大学宴会上,我的一个同学(现在还是常人)提议为我的师尊健康干杯。他们的行为让我感动,每每想起这些,我禁不住热泪盈眶,这真是:“天要变,谁也挡不住”(《美国首都法会讲法》)。这些得救的生命和他们天体中的众生,真是由衷的感激师父与大法。我好象看到了法正人间时那浩荡感恩的场面,正象师父法中讲的那样:“众生无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庆、同祝、同颂。”(《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间预〉)通过这两件事,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恩浩荡,体会到了佛法无边的力量和世人盼望得救的心情。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抓紧讲真相呢?千万不要错过一个有缘人,不要放过一个救人的机会啊!

同修们!精進吧,大法弟子成就的一切就快展现了,走出人来,发挥大法粒子作用,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的师父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在修炼中找到自己的不足

“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怎么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如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等,这是份内的责任,这是树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你严格要求自己,发现自己的不足,不断的去掉它,你这就是在修了。”(《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师父一次一次语重心长的给我们讲法,为了我们的提高费尽了苦心,在各种环境中不断的点悟着我们,给我们修去人心的机会。有一次,几名同修一起协调一件证实法的事时,我与同修发生了矛盾,有一同修说我不修自己,不向内找,向外求,当时我虽然表面接受,但是根子那个执著还是没动,心里直冒火。

回家后,学法时,突然看到师父讲的一段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鼓掌)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我一下悟到这是师父让我找出我的不足,去掉我的根本执著,对照大法,我发现我在法中修心比较差,也是根子问题,使得炼功、发正念很少入静;不太会向内找,在做协调证实法的事时,指手划脚,显示心、妒嫉心、做事心、外求心很重,和同修协调时,不为他人想,给同修造成很多压力。我的性子很急,做事不细心,在个人修炼时期和正法时期,师父在我身边安排结缘证实法的同修,都是做事细心又稳重的同修,我知道和他们在一起不是偶然的,是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去我的急心和粗心。

有时一遇到问题就想逃避,把自己该做的事推给别人,辜负师父重望。在一次整体配合协调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时,以自己心性不好为借口,不去参加交流,使那次近距离发正念就去了三个人,影响营救同修的最佳时间。当天晚上,我梦见:自己第一天没去上学,第二天上学進班级时,我的座位被别的同修坐着,同修要把座位还给我,我却说你坐吧,我就和一个同修坐在了一个座位上。醒来之后,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该我做的事,我没做。我们的本性是同化“真、善、忍”的,这些后天的观念以及“假我”如果不修去,心性就得不到提高,心性不提高,使很多本来很神圣的事做不好,就会影响救度众生,大法弟子是要圆满的,谁也不想只落个大福报。

查到这些执著,我开始静下心学法,去掉变异观念,归正言行。通过学法,现在的我,真的变了,我能很好的完成老板交给我的工作,该我做的事,我都用心去做,我的心不再急躁。

写稿的体会

我一直很想写写自己的修炼心得,有一次写完手稿,连我自己都很难认清,就扔掉了。这次看了《忆师恩》,开始写稿,就在这时,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征稿通知来了,同修让我写,我也不想再错过这次机会,我拿起笔,接着《忆师恩》的体会写了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的修改,终于完成了我的初稿。这次写稿对我来说,无论从哪方面都是提高自己的机会,于是我这个连拼音都记不住的人,开始学打字,想减轻上网同修的压力,我把拼音表挂在墙上开始打我写的这篇文章,从几分钟打一个字,慢慢的变成一分钟打几个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这样我轻松的学会了打字,也打完了自己这篇心得体会。

在这期间,我还把我的工作结算打印出来,给我的老板看(以前我用笔做结算),老板很满意。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大法开智开慧,大法弟子做事,只要用心去做,就能做好,也能做成。我今天完成稿件,就连我丈夫都很吃惊,他由衷的感叹大法的神奇。

我知道无论写出多少,做了多少,都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我一定会正念正行,走好以后的路,不断的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与众生,来回报师父给予我的一切。

因层次有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