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精神及肉体迫害从未停止

湖北黄冈市大法弟子王琼叙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我叫王琼,湖北省黄冈市大法弟子。我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爱赌博,以赌为消遣,不知生命真正的意义和价值,渐渐的思想堕落,泯灭了人纯真、善良的本性。

自从一九九七年七月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著作要求真修者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品质高尚的好人。反复通读《转法轮》后,使我的品质,身心都得到更高的升华,也更深深懂得了苦海无边,回头有岸的真理与境界。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党流氓集团象文化大革命那样,栽赃,诬陷,诽谤法轮大法创始人,迫害修炼法轮大法的善良的百姓。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义务和责任为师父的清白,为大法的修炼者说句公道话,我决定到北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清晨,我乘坐龙感湖总厂早班客车到九江火车站买到北京的车票。不知什么原因走漏了风声,龙感湖总厂派出所到九江火车站去绑架我,还要我签逮捕证,我说,我没有犯法,我不跟你们走,更不签字。恶警无奈,通知我丈夫把我接回家。

几天以后,龙感湖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把我请回的师父的法像、经文、大法书籍全部都非法拿走。非法抄家五天之后,我决定到省人民政府上访。到了武汉市省人民政府门口,门卫上前问我来干什么,我说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国家把这么好的功法予以取缔,是不是搞错了。门卫叫来一名女恶警,把我非法关押在人民政府禁闭室。

下午龙感湖派出所王任年、苏安久二恶警到省人民政府把我绑架到黄梅县一看守所,非法迫害七天,向我家索要几百元生活费,才放我回家。但是,龙感湖派出所恶警到我家叫我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书,我不写,张洪兵,陈洪兵二恶警把我绑架到龙感湖总厂派出所非法关押,我在法理认识不清的情况下,向邪恶妥协,签了“三书”,恶警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龙感湖五厂派出所恶警到我家骚扰我,我的家人担心我,劝说我离家出走,我只好出去了。放暑假的时候,我带着孩子回家,龙感湖五厂派出所恶警把我绑架到五厂办的邪恶洗脑班,强制要我放弃修炼,我不配合邪恶,邪恶把我和几个同修用手铐铐在屋外的水泥柱上在烈日下曝晒,期间我向乡亲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大概被曝晒一个小时左右,我突然昏倒,恶警才把我和另几位同修放进洗脑班屋里,继续邪恶的给我们灌输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歪理邪说。两天以后,恶警苏安久非法审讯我,非法审讯过程中毒打了我,后把我绑架到黄梅县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刘佐乡派出所恶警在同修家把我绑架到刘佐乡派出所,因我户籍不属于刘佐乡管辖,龙感湖派出所恶警把我绑架到黄梅具一看守所迫害四个月,向我家索取所谓生活费八百元,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因同修家人举报,龙感湖五厂派出所张洪兵伙同另几名恶警晚上到我家把我绑架到五场派出所关押一夜,第二天又把我绑架到龙感湖总场派出所非法审讯后,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把我绑架到狮子山劳教所迫害一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左右,龙感湖总厂派出所恶警李水桥伙同另几名恶警到我家非法骚扰我,我不予理会,以后又多次骚扰,我都是用不搭理的方式,才制止了几次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日,龙感湖五厂派出所黄大海,陈洪兵,张义等几名恶警伙同丰山,鸡笼山恶警把我绑架到湖北省武汉市法制中心洗脑班强制隔离洗脑。在洗脑班里我绝食两天,邪恶的帮教用伪善,欺骗的手段,我听信了他们的谎言,我主动邪悟了,并且写了诽谤师父的文章,而且还讲出了几位大法弟子的姓名,对师父不敬并给师父抹黑,牵连了同修,同时也严重损坏了大法的形象。三十多天以后邪恶的洗脑班才放我回家。回家几天邪恶的五厂恶警又到我家骚扰我,并强制我写所谓的决裂书,我再次妥协了。

在鸡笼升山,恶警刘继会、外号刘黑皮,于藤胶,黎维龙等四人包围了我住的房屋,并强制绑架我上警车,邻居家的一条狗突然跑上来一口咬住了刘继会恶警的腿,当时我丈夫对恶警刘继会说:“这狗从不咬人,今天咬你是因为你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恶警刘继会把我绑架到湖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回家不长时间,发生了车祸,现世现报,这只是在中国恶警迫害法轮功遭报应的其中一例。

我今天写出几年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经历,呼吁全世界的善良人民都能正面了解法轮大法,共同来制止江氏邪党流氓集团还在中国活体摘售大法弟子的惨绝人寰罪恶行径,使用各酷刑残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魔教嗜血本性。共产邪党反天,反地,反人类灭绝人性的魔教本质,天理不容。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在即。请善良的百姓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