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河北满城县看守所的内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本该是关押犯罪分子的看守所,但从1999年7-20江氏集团打压法轮功以来,却成了县公安局和县“六一零”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场所。河北满城县看守所几年来非法关押了约三十余名大法弟子,其中有的几进几出,有的被活活折磨死,有的被判大刑、被劳教,有的打成重伤,有的打得伤痕累累,有的被打掉牙齿,有的被野蛮灌食迫害的奄奄一息,有被离间搞的亲人离婚、家破人散的。所有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非人折磨。

县公安局监管看守所的副局长赵洪祥和看守所狱医贾瑞芹,本不该直接管被关押的人员,可他们二人勾结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赵玉霞和张振岳、“六一零”头子袁振江、良民等奉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三大邪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他们几人不分好坏、无所顾忌的执行邪令。这几个被邪党利用的人使用的刑具有:硬木棒、受害者的鞋、手铐、脚镣、大铁笼子等。受害者全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他们中有退休的老干部、工人、农民、医生、教师,有年迈的老太太,也有正值花季的少女,还有残疾人。他们都是因修炼“法轮佛法”身心受益才坚信法轮功的,这些有良知的修炼者将法轮功蒙受不白之冤、想为不明真相的世人、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向本地上访无路的情况下去北京上访而被公安劫持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拘留所。有的因工作单位受江集团压制,就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决裂书、保证书,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因为不昧着良心说假话,也就被无辜的关押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限制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

在人间地狱般的看守所,赵洪祥、贾瑞芹成了主要的打人凶手,每天强制这些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超强度劳动,大法弟子(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就恶狠狠的冲上前恶毒的扇耳光。赵洪祥打一个六十多岁耳背的老太太,用木棍子打得她撕心裂肺的大哭喊才停手。赵也是用木棍打一个女大法弟子,打得她满院打滚。还有一个女大法弟子被赵一个耳光打得转了两个圈,眼冒金星倒在床上。但她慢慢起来后赵又猛击一大拳,顿时就看不清东西了。

邪党恶徒赵洪祥无论打谁从不手软。贾瑞芹打大法弟子时先逼迫他们跪下,再用她那沾满邪恶的黑手打大法弟子耳光,打得手痛了后又疯似的把被打者的鞋脱下来打脸,噼啪噼啪连续打几十下,直至筋疲力尽;见大法弟子对她的行凶不服,就拿木棒打胳膊 、大腿、小腿,胳膊马上鼓起像馒头大的青紫疙瘩。

大法弟子用绝食抗议这种暴行。但在绝食期间,贾瑞芹又命令刑事犯给带上反手铐,按在不管是水泥地还是泥土地上,四五个小伙子野蛮灌食。贾用三尺多长的皮管子插皮管,插的鼻血直流还不罢休,贾嘴里还说:这是对你们的人道。还说:我吃着××党的俸禄就要为××党办事,我今天灌了你们,明天遭报死了我也不怕。她是一名狱医,在灌的食物中还加些不明药物。把药掺在稀粥里再加食盐。每个被灌的大法弟子非拉即吐,嘴里又苦又涩。她怕灌的东西再吐出来就命令其他刑事犯揪住头发不让低头,要是有的大法弟子吐出来她就马上再灌,之后就把大法弟子用铐子铐在铁栅栏上,还不让上厕所,有的万般无奈只能拉在吃饭的盒子里。

大法弟子在绝食抗议时,赵、贾还强迫劳动,如有的不听邪令,赵、贾就命令刑事犯把她们一个个吊在铁栅栏上用鞋打,有的被吊的昏了过去他们才放人。

满城县看守所还迫害死了两名大法弟子。一个是炼功前得了癌症,炼法轮功炼好的刘冬雪,一个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太王金玲。这两位大好人被看守所迫害死,人人皆知。

刘冬雪原是河北省保定满城县神镇大楼村人,曾任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化纤厂的技术员,后因满城县棉纺厂缺少技术人员,才把刘冬雪调回满城当技术师买机器造厂。刘冬雪因操劳过度患了胃癌等疾病,炼了法轮功不长时间,他身上几种疑难病奇迹般的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刘冬雪讲大法的真相,被县公安局的赵玉霞等人劫持关押在县看守所。

刘冬雪遭受赵洪祥、贾瑞芹指使的犯人和武警来阴毒的折磨她。可怜老实的刘冬雪遭受的迫害,让人难以想象,邪党人员手段极其残忍:用蛇咬他、强制吃大便,还把他塞入一米见方的铁笼子里,让犯人们来回翻滚铁笼子,他凄厉的喊声使人颤抖。恶徒还用炎热的太阳晒,扒光刘东雪的衣服让犯人打,在走廊里拽着胳膊来回拖,刘冬雪的肉皮被拖破,一个一百三四十斤的男子汉不到四五个月就被折磨成了不到七十斤。他一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赵洪祥知道、贾瑞芹清楚、看守所所有的管教和关押的刑事犯明白,是谁象恶魔一样用尽所有的手段迫害他呀!

刘冬雪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奄奄一息。赵洪祥、贾瑞芹、赵玉霞、张振岳及六一零头子们还不罢休,又残忍的把他判了大刑,送唐山监狱时间不长,狱长们就打电话通知刘冬雪的儿子去接人。当时刘东雪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五月刘冬雪接回家不到两天就含冤离开人世。那时他儿子才十几岁,爸爸被迫害去世、妈妈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过着孤独寂寞的孤儿日子。

大法弟子王金玲,女,五十三岁,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给朋友儿子结婚送喜钱,被派出所绑架,被赵玉霞、张振岳等关押在看守所非法逼供,有两个中午不让回监号吃饭。回来后王金玲不想说话、不想吃东西,时间不长就死在看守所里了。赵玉霞等人通知王未成年的儿子说是犯心脏病而死。王在世时,亲朋好友谁不知道他身体结实,说话干活象男子汉般的硬实,根本没有病。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孤苦伶仃的儿子怎能承受呀!?

看守所内发生的罪恶还远远不止这些,大法弟子赵玲如被恶警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打的喊的不成声,把自己的嘴咬破。还有一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因他看守所内认识的人多,恶人不便下手,就把他转移到东马老公社院洗脑班迫害,恶警们打了他三天三夜,别的大法弟子听到他凄惨的喊叫声。恶人们用恶毒的手段折磨他全身的各个器官,但这位大法弟子始终不向邪恶屈服,最后他们用细绳在他后脖子上、膝盖以下象拉锯一样把后脖子和膝盖以下拉下二三寸宽的肉条来,又用大蒜和辣椒粉敷在伤口上,惨不忍睹。当和同一监号的人看见血肉模糊的被押回看守所的他都大吃一惊,恶人真残忍啊!这位大法弟子的疤痕至今明显,这是邪恶迫害的有力证据。

看守所里关押着男、女刑事犯,他(她)们都亲眼目睹了赵洪祥、贾瑞芹、张振岳等怎样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大多数人都能从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和恶警的言行上分辨出是非和好坏,支持大法弟子的正义。他们有的说:如果我今天不和你们接触,亲眼见你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言行,真还不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只看过报纸、电视、听收音机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你们的言行体现出“真 、善、忍”来了,可为共产党办事的都是“假恶斗”,差的是天壤之别啊。共产党执政没有安稳日子的时候了,我回家后一定要炼法轮功,做个好人。

县六一零头子们和看守所赵、贾和公安局赵玉霞迫害好人,千方百计刁难人,他们剥夺家人看望受害亲人的合法权利,不让直接接见,只准在摄像头中看一眼,而且还被敲诈十元钱。有的给他们个别人送礼才让见一下面,双手戴手铐,身边跟着警察,骨瘦如柴,孩子凄凉的叫着妈妈:回家吧!大人强忍着泪水。旁人看到这剜心透骨的场面也无不心酸,可那些昧着良心为了自己的名利冲昏了头脑的人却根本不为别人着想,还变着法儿的捞钱,利用恐吓、欺骗等方式掩盖他们肮脏的行为:出钱吧,要不就判劳教、判大刑。好多家人无可奈何送大礼、交冤枉钱。邪党人员们拿到钱后还说要不是我给你们说好话早就送劳教了。他们还采取让家属迫害大法弟子,如挑拨打离婚,让家属打骂被迫害的亲人。有的家属被六一零 、国保大队、看守所不法之人搞得晕头转向分不清好坏就无理智的责怪、打骂、闹离婚等等。

满城县看守所不仅关押迫害本县大法弟子,还关押其它县的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残忍。赵洪祥、贾瑞芹、赵玉霞等人与县六一零恐怖组织为了讨好中共,也是为了自己利益及完成任务指标,非法劳教二十多名无辜的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二十多个家庭被他们搞得家破人散,孩子无心好好学习,大人又当爹又当妈,老人无人照顾。

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哪,当你们干这些事时问问你们自己,如果这些悲剧临到你们家里,你们是什么滋味?你们的亲属是啥心情?为什么就不听大法弟子的良言相劝呢?为什么就自以为是,自觉自己和正常人不一样呢?你们要想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呀!人不治天治!人不重德天灾人祸,这是天理呀!别的人员怎么不和你们一样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呢?因为他们理智明白,谁都是有家有室的,都知道积德行善给后代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