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大法弟子也来重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师父,偏远山区的人得不到信息,怎么办?师父回答说:“不要紧的,大家别忘了很多事情不是有师父的法身吗?还有起正面作用的众神在帮嘛。而且中国大陆有那么多大法弟子,很多事情他们都会去做。他们真的听不到,那也有办法对待。真的落下了也会处理的。其实不会落下的。你们知道吗?‘九评’出来之后呢,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全中国都知道了,因为这是给所有人的,尤其中国人,一定会叫人人都有机缘。(鼓掌)偏远的乡村是有些地方比较闭塞,神都在帮着传;随着流传,很快都会知道,因为人人在这最关键时刻都得表态。”

由于农村大法弟子稀少,救度广大农村众生的责任落到了城市大法弟子的身上。《明慧周刊》二四五期发表“城市大法弟子也来重视为农村制作和发放真相资料”,更多大法弟子走向农村,又积累了一些农村经验,也出现了一些普遍性的问题,现就我们本地的经验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

一、進一步从人中走出来

在做好城市救度工作的同时,挤出一部份时间和同修去农村救人,这对城市大法弟子来讲不成问题。但是,有些同修去过一二次农村就再也不想去了,另外一些有条件的同修则找借口不去,但真正有客观原因去不了农村的很少。究其原因,一是去农村太苦太累,花费又多。二是在农村发资料风险比城市大的多。三是去一趟农村少则一整天或者一整晚,多则二、三天才能赶回来,家人的阻力大。这一切阻力和当年去天安门证实法有些相似。旧势力就是给大法弟子早已安排了这重重阻力,如果大法弟子突破不了,众生就无法救度。同修都深切感到: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圆容师尊所要的,这又是一个从人中走出来的过程,也是一个树立大法弟子更大威德的过程。

那些坚持不懈不畏苦难去农村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都亲身感受到了身心的更大变化,去掉了很多难去的人心与物质,以正念突破了巨大的困难与人心,从而使正念更纯更强大,心性提高后反过来又可以促進城市的救度工作。我们悟到:既然救度农村众生是正法最后阶段必走的一步,那么大法弟子放下人心,跟上正法進程特别重要。

从近期明慧网上的文章看来,许多大中城市的同修都在走向农村救人,我们建议能去农村救度众生的城市功友千万不要找借口。部份城市同修认为去一两次就可以了,不要长期老是去。既然城市居民要长期讲清真相救度,广大的农民为什么不需要呢?当然,农民受党文化的毒害比城市居民少的多,普遍信神,大法弟子讲真相,很多农民都信。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去救度他们。

我们一开始就决心要对农村长期做下去,这几个月来积累的农村经验与教训,从心性的提高上来讲与明慧网上其他城市同修的体会一样的,都是在去掉心性上的漏洞,在更深层上同化大法、归正生命本质,不让邪恶钻空子;明明白白的在更大的困难中救度更多的农村众生,胸怀与心性的容量随之也在扩大。

二、具体的做法补充

但是在具体的做法上有些不同,我们说出来与同修切磋:一是我们不主张在农村粘贴不干胶,只在小镇上贴。以前我市有几个同修晚上在市郊农村发资料、在电线杆上贴不干胶,几个农民围过来说,你们快走。不到半小时,公安就闻报追堵他们,堵住路口,汽车灯四处照,这几个功友丢掉单车在黑夜中走了出来。总结这个教训,我们认为,偏远农村近期内不要粘贴不干胶,还是把传单送到家门口,让农民人传人,心传心为好。一旦大量粘贴,当地邪党乡政府与村委会就可能采取公开的措施,农民受到邪党恐吓之后反而不利于救度。头一次张贴的同修可能没有事,但影响下一个来发资料的同修的安全。因为农村不象城市,同修们進去后无法快速转移,我们不能只考虑到自己轰轰烈烈的做一次,应该冷静的考虑长远效果,考虑下一个功友的安全。

第二是我们主张单个人去农村,不主张几个人结伴下乡。几个人一块走,目标太大,资料发的太集中,容易引起乡政府和农民的注意,今年九月份我市就有这样的教训。而且多人结伴去同一个乡镇,浪费了人力。分散各去一方,充分发挥每个人的力量。有人认为整体去是整体提高,我们认为真正的整体提高是指心性上、正念上的整体提高。我们和喜欢结伴的同修切磋,她们说,挖挖根子,实际是怕心作怪,有一种相互依赖的心理,甚至一些男大法弟子也不敢一个人下乡,总喜欢带一二个同修一块走。这些心性上的漏洞往往让魔钻空子。我市出现两次下乡功友被农民举报后公安围堵,都是三人结伴这种情况。而那些独自一个人去农村的同修,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虽然也遇到一些险情,但往往容易化解一些。比如有同修晚上在村子里迷了路问路时,不巧正问到一个过路的警察,警察指了路以后怀疑他的背包里是偷了东西,强行检查了一番才走;另一次后半夜在山村中被农民检查背包,也有惊无险。至于白天一个人去农村发资料,更加不易引起注意。所以我们认为多人结伴不利于在农村长期性发资料。

我市有两个女同修白天去农村发资料,两个人走了一阵,忽然悟到不可能两个佛主持同一个世界,每一个佛都要有独立主持天国的能力。于是就分头发,从而使散发的范围扩大了一倍。

三、二位同修的新经验

下面再综合一下部份同修的新的经验,供同修们参考。

同修甲:

农村地图与指南针是必备物,很多同修不重视,问他们:“某某乡你去过没有?”他们说“这地方没有听说过”。显然,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他怎么会想到去救度那些众生呢?如果真正胸怀救度农村众生的大愿,不研究地图是不行的。从地图上看,离省城近的地级市,一般只有三、四个县,而偏远的地级市,往往有八、九个县,农村面积更大。我觉得每个城市大法弟子都要有一份本市的详细地图,书店都有卖,各省的交通地图册中,每县有一页,详细标出了该县所有的镇、县道、乡道、交通要点及各点之间的距离。彩色复印本市的那几页,每个大法弟子送一份,不管去不去农村,先反复看一看本市农村地图。越看越会感到还有很多众生未救度,自己做的不够,即使是去不了的,也会增强救度众生的大志,做自己救度农村众生该做的事。

我们在切磋的过程中,发现许多不愿去农村的功友喜欢找借口“我看不懂地图、指南针”,虽然是事实,有条件的为什么不学呢?很容易学。也有的同修主动去农村讲真相,没有事先看地图,结果晚上到一个村里转不出来,回来后几乎失去了再去农村的信心。学会看地图以后,再去农村就“胸有成竹”。

这三个月,我共去了七次农村。我仿照菜贩的单车,把女式单车的斜杠从中锯断,在接口处焊两块小钢板,电焊、钻孔时要重叠固定后再做,穿上螺丝固定好就成了一部可折叠的单车了。折好小单车就可以带上公共汽车。到达预定乡镇后,用自带的两个小扳手把接口处穿上螺丝固定,就可以百里走单骑了。我从傍晚五点多一直发到第二天早上五点,能发三百多份,发放的区域和数量比步行扩大一倍多,也不会出现连续步行导致的腿痛。我发现再偏远的乡道、县道、省道,每隔一、二公里,就有一条拖拉机道曲折伸進去几里、十几里(地图上看不到)。如果说乡道是乡乡相通,从出口处总能走到下一个出口处连通其它公路,那么拖拉机道则大部份只有入口,没有出口,路尽头就是该村民小组的最后一个农户,只好原路折回。几次晚上步行我不敢走的太深,担心迷路走不出来。有了这种改装的自行车,我就一路骑進出,没路了又骑回来,沿乡道再前進,碰上另一条拖拉机道我又骑進去发一阵。看看手表掌握时间,天亮时尽量赶到公路上,折叠好单车。任何一个乡都有几趟早班车去县城,搭上去即可,过路的拖拉机、农用车招手即停,农村司机早已习惯于有人搭便车了。

越偏远的农村,越便于大白天发资料了,十一长假期间,我发了一整天,因为是白天步行,我就走拖拉机道都去不了的农家,拖拉机道两边留给下次骑单车来发。我一户一户的发送,边讲真相边调查了诸多问题。

一、天安门自焚真相,每一份传单上都要有,才能消除农民的恐惧心理。

二、每一份传单内容太少的话,农民看了“不过瘾”,渴望更深的了解。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解决办法一是多种版本混合间隔发放,农民可交换看。二是把现行的《明慧周报》、《天赐洪福》小册子的字缩小到大陆报纸字一样大,可增大百分之三、四十信息量,五十岁以下的男女农民都说看的清,而且看的仔细、认真,这是他们等了亿万年的机缘,再加上大法度人的因素,这个文字较小的障碍会破除。至于六、七十岁的老人,很多本来就不识字,字大也没用,我就叮嘱他找儿女读给他听,其中会识字的,往往自己找起老花眼镜读了起来。但也有个别农民,一看字太少就丢一边不看了。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我们只能救有缘人了。象“农村”一文中讲的大字版、小字版间隔着发,当然是最好的了。

三、精美的护身符是广大农民最渴望的。他们普遍信神,一见佛像就起敬意,但是最敬佛祖,对仙女、仙童、不感兴趣。护身符的佛像还可以消除农民对自焚伪案的有害印象。有一群农民在建房子,向我纷纷要传单、护身符,有一个中年男子对师父不敬,但他一看护身符,马上恭敬的坐好说“原来李洪志是佛祖”。至于农妇简直把护身符当作宝贝收起来。

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他主动为我指路,我简单的讲了几句法轮大法修佛向善的话,他马上说“你记住我的手机号,如果你走到天黑迷了路,我马上骑摩托车来接你”,这个号码我至今记着。

还有不少老农听了大法修心向善的道理后说:“你年纪轻轻,你怎么讲得出这么好的道理、有这么好的思想?我们几十年来都没有听说过啊!”和城市里邪党官员们开口就说:“你年纪轻轻,怎么会迷信法轮功?”形成鲜明对比。

我越去越感到广大农民是更值得救度的人,最好每一份传单都放一个护身符。

四、对农民三退的难度比送护身符大的多,但是农民一旦看懂了三退的道理,又比城市居民三退容易的多,没有经济上思想上的顾虑。部份农民不知道“中共”是什么意思,建议农村传单上改为“中国共产党”或者“共产党”。

五、我发给农民的传单是综合类资料,“城市大法弟子也来重视为农村制作和发放真相资料”一文中讲的七大要点都具备了。根据《天赐洪福》的特点,我又专门制作了二个主题类的资料间隔着发,即护身符主题类和三退主题类,围绕一个主题重点讲,大大加深农民对这个主题的印象,同时留出五分之一版面简述其它要点,比如护身符主题类,我把《天赐洪福》农村版缩小文字,再从地方版小册子中剪出自焚真相三退资料粘在后边,只占四分之一左右的版面,既突出了主题又兼顾了要点。三退主题类、恶报主题类也可以这样剪辑。在救人过程中,我感到三退保平安也是天赐洪福的范围。

在心性方面,我体会到,去农村不光是个救人的问题,也是一个提高心性、强大正念、铲除邪恶的过程。因其困难大、风险大,每次去农村前,平时做错了的事情都会在脑海中浮现,那些心性漏洞正是会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平时很难重视和去掉。此时在排除农村魔难的过程中,能清晰的看到这些漏洞并能改正过来。有时我发半小时正念的效果就大不一样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去农村也在疯狂阻挠。我第五次去农村前梦见一个六一零头子恶狠狠的对我说:“下次一定要搞死你!”随即梦见邪恶又把我关進了监狱,说判五年刑;过两天又梦见天上伸下来一根铁丝,其下端结成一个鸟笼子把我围在里面,在空中摇动。我当时就悟到那就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所谓安排,只有彻底按大法的要求做,才能销毁那个旧安排;如果心性不正,就销毁不了那个鸟笼子。我连续几天发半小时一次的正念,在师父保护下正念正行化解了那一次在农村的邪恶险情。第七次是白天去农村发资料,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梦中一个声音说:“为了给这个大法树立威德,要加大这个魔难”。醒来后,我知道是邪恶的借口,决不能承认,发了半小时正念后,炼完功,再发半小时正念,我感到人的一面都空了,显现出神的状态来。那天出发时阻力大;中午在山中找不到路,又突然不断的下大雨,这时山对面一个少年跑过来为我指路,我给他家资料,他母亲又送我一把旧伞,我坚持给了她七块钱。天黑资料发完了,正好走到公路上,招手搭农用车進了县城。类似经历太多了,我无法感激师父的慈悲保护,深知自己一定要做好做正,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才配得上师父的呵护。

同修乙(女):

我是未婚女大法弟子,和绝大多数的城市女大法弟子一样,在城市里证实大法七年多,走过了公安、洗脑、牢狱的多次生死考验,平时自己也感到正念很强了。但面对无边无际的农村,现有的正念远远不够了,需要树立更大正念建立威德。几乎所有的女同修对去农村讲真相都有一种人心上的畏难、怕狗、怕坏人。开始根本不想去,后来心性提高一点,就希望能象同修体会中讲的,开一部汽车,四、五个大法弟子一起去,但是本市没有这个条件。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正念逐步强大起来,救度农民的经验也越做越成熟,同时深切的感到师父在慈悲的关注着,凡去农村的同修都有同感:多少惊险关头,只要放下生死,以纯净心态救人,师父的法身就会帮助化险为夷。

我去了三次农村都是两人结伴。有次发了一通宵,天亮后赶往市里,正赶上八点上班,没有影响白天工作。我感到身心变化很大,越做越堂堂正正。在突破去农村障碍的同时也提高了自己救度城市居民的能力。作为女大法弟子,去农村救人,我想这也是一个能不能放下生死、相不相信师父保护大法弟子的问题。如果是个女神,她会有那么多顾虑吗?另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同修,做得更好,她经常一人去农村发资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