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一颗信师信法的心走到了今天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四岁。看到明慧网登出的“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通知”,我想: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大了,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了,我没有理由再拖下去了,我要利用这次机会写出来,谢师恩。

修炼前我身体很弱,常年感冒、浑身没劲、头疼、头沉、两腿麻木、发软、心烦意乱,还常常失眠,曾经到医院检查却查不出什么毛病,三十多岁眼就花了,牙一个一个的都掉了,稍微硬点的东西就咬不动,牙不好,胃口就不好,恶性循环,一年到头天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九年正月二十五,我把《转法轮》请到家里,在学法过程中不知不觉我的头疼、头沉的毛病消失了。读完一遍《转法轮》,人生的一切我全明白了。师父讲的真善忍法理印在了我的脑子里。二月初三,我毫不犹豫的走入了集体炼功场。我在痛苦中坚持炼功,在修炼过程中不断的提高着我的心性,无量慈悲的师尊为我消减着业力,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健康起来。在这里,我从心底里说一声:谢谢您,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我没有动摇,坚持按照真善忍去做没有错,我要在大法修炼中坚定的走下去。但是,由于我丈夫有怕心,经常阻止我学法炼功,反对我和别人谈法轮功,不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接触,有时还招来丈夫一顿臭骂,我心里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想放弃修炼。可是我转念一想,师父讲的法理就是在矛盾中让你得到提高,在吃苦当中转化你的业力,使你的身体得以净化。就这样我从摇摆中挣扎出来。

转眼半年过去了,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给师父敬上了香,跪在师父法像前,心想:你们常人都团团圆圆、高高兴兴的过大年,而我们的师父却蒙受着不白之冤,无数位顶着压力、冒着生死走向天安门的大法弟子,他们在中共豢养的恶警的淫威下遭受着痛苦的折磨。我的心碎了,两行热泪象断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流,我当时就想喊:我们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

在不断的学法当中,也在成熟着自己。我们常出去贴不干胶,让世人都知道法轮功在被残酷的迫害中没有倒下。

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向当地民众揭露中共邪党栽赃、陷害法轮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就成了我们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和同修拿着真相资料,踏着月色,走过乡间小路,串街走巷,向人们撒发着希望的种子,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散发真相资料时我们也曾遇到过危险。记得有一天晚上,月亮格外的明亮,我和另外两位同修到邻村去散发真相资料,我们挨家挨户的发着,有一个人发现了我们,并向我们跑过来,拽住一同修就问:“你们是干什么的?还东走西看的,走,跟我到大队去!”我们也过来解释说:“我们不是小偷,是给你送福来的。”正说着一位老太太走过来,正好和我们同来的一位老年同修认识,就对那人说:她们是行好的,叫人家走吧。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发完资料安全的回去了。

由于我村炼功人数较多,加上我村在城里工作或居住的同修相继被非法抓捕,自然而然我们村就被列为迫害重点村,只要我们村或邻村发现真相资料,就说是我们干的,因此,我们村的大法弟子几年来经常遭受县“六一零”、镇、村不法官员的无理骚扰。几年中,我村不断有大法弟子被绑架或遭恶人举报被送洗脑班迫害。所以我的怕心不时的冒出来,怕心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大,一有风吹草动,就往外跑。

今年四月二十八日,由于恶人举报,我村包括我在内的四名大法弟子再次遭到镇政府及村治保会恶人的骚扰,还收走一大法弟子的大法书籍和炼功录音带。由于没有找到我,他们不甘心,六月一日,镇政府不法官员再次到我家骚扰,还是没找到我。事后我说:他们根本不配见我!还在同一天,镇里派人在我们村集市上、学校、商店等处大量散发污蔑、攻击大法及大法师父的邪恶宣传传单。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使我深刻感受到,邪恶利用了我们的怕心迫害我们。于是,我找同修一起切磋,决定在本村全方位散发真相资料,让人们明白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六月底,镇、村又联手在我村墙上制作了邪恶漫画及标语,我们发现后,决定尽快抹掉。一天夜里,两位同修把邪恶标语、漫画给除掉了。这正如师父所说:“没有了怕,也就没有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为了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为了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少受迫害,为了让更多的世人得到救度,让我们去掉怕心,堂堂正正的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讲到:“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面对这新的形势,我们不知所措,还觉的是和共产邪党对着干,怕人们接受不了。通过不断的学法交流、读《九评共产党》,在发正念过程中彻底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邪恶因素,我们对师父讲法有了一个深的认识。共产邪党做了那么多坏事,害死那么多人,现在上天要惩罚它,让人们退出是在救度他们,是在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们的做法是:首先从自我做起,然后动员自己的家人、亲朋好友,劝他们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说着容易做着难。在劝退过程中,有人嘲笑我们说:“就你们几个农村妇女,就想推翻某某党。”我说:“不是我们要把它怎么样,是邪党自己坏事做的太多了,老天爷不容啊!”也有的人说:“退了给多少钱啊?”我说:“佛救人是不讲条件的,要不要未来你自己说了算。”也有的人不但不听,还找到大法弟子的家属乱说一通,挑起家人矛盾。更有甚者,有的还举报大法弟子,以至于把大法弟子送洗脑班迫害。但是,大多数还是好的,三言两语就三退了,有的还非常客气的说:“谢谢!”

农村人文化素质低,遇事不往深处想,也知道共产邪党坏,也在骂邪党,可还是听信邪党的谎言。为了清除人们头脑中邪党毒素,我们广传“九评”,同时進一步揭露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行径。唤醒人们的良知,早日结束这场惨绝人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

说实在的,我是一个不精進的弟子,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我远远没有做好。但是,我能走到今天,就是凭着我这颗信师信法坚定的心。七年多的亲身体会,使我感受到了师父的艰辛。我们伟大的师父为宇宙众生的付出是无法想象的。我为拥有宇宙中最伟大的师父而感到自豪。让我在最后说一声:师父您好!谢谢您,师父!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