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彬被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警察用电棍摧残的经历(图)



李彬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八月八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一个戒备森严的院子。

八月的北京正值酷暑,天气异常炎热,调遣处的小操场死一样寂静的背景下,断断续续的发出高嚷的恐吓声,还有那里独特的不可缺少的电棍放电声。即使在没有任何人在他们所规定的范围内触犯了什么规定,警察们都是各个配备电棍,挎于腰间,有的为显示“威风”,一直将其握于手中,在空中时不时的“劈里啪啦”放电,制造恐怖气氛,让人听了不寒而慄。

这日,被警察押送来几个新的“劳教人员”(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位名叫李彬的姑娘。只见她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和一条灰色的裤子。刚刚进入院子,她就立刻感到一股恐怖的气氛迎面袭来。接着就立刻有个身穿蓝色制服的人过来,将她领到一个封闭的小黑屋内,大概是个储藏室,然后就听到一声喝令:“蹲下!抱头!”就是蹲下还要双手放在后脑勺。然后喝令的那个人开始对李彬进行脱光搜身,李彬还没思想準备,略微抬了一下头,突然,一个耳光过来,打在她的脸上,一声大吼:“不许抬头!”。可爱的读者,你可别以为这个打人的是个警察,其实她只是个因盗窃而被判劳教的人。里面的人都称呼她为“小哨”,这个小哨受了警察们的“授权”,为所欲为,自以为被委以“重任”。

小哨折腾半天后,扔过来一套和她穿的一模一样的蓝色制服,大喝:“穿上!”

接下来的一下午,新关押进来的人就被这个“小哨”象训练机器人甚至象奴隶一样训斥。不停的反反复复的快速发号施令如“蹲下、起来、蹲下、起来……”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被同样训练。还被命令扯着脖子喊“报告、到、是”,还有报数。由于授权于警察,小哨稍微看谁不顺就对其连踢带打、拳脚相加。训练完毕,她们都被迫被剪了头发:无论老少,都是超短的头发。

接下来李彬在那里经历了人间地狱般的折磨。尤其是电棍的电击,几乎要了她的命。

每个人被一一叫进一个门窗都被关的严严的小屋。轮到李彬了,两个女警察先是对她进行了一顿例行程序的审讯加纪录,然后就开始切入恐怖的“训练”了,两个女警察各执一根七十厘米长的电棍,命令李彬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然后开始劈里啪啦的对她进行电击………

笔者第一次听到李彬讲述她的这段经历,先是对她的经历表示同情,同时对中共的残暴感到震惊,继而想到她遭受电棍酷刑时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感受,为此,笔者特地对她进行了采访。记录如下:

* 笔者:一想到电棍都觉的挺可怕的,但是我还没见过中国劳教所里真正用的电棍,能描述一下电棍的样子吗?*

李彬:每根电棍有七十厘米长,黑色的,前面有两个电极,后面是绝缘的把手。听说电棍发出的火花是蓝色的,由于我当时被命令蹲下抱头,而且当时被电的都快晕了,根本没有机会看到火花的顔色。只是听到劈里啪啦的声音,后来我才知道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才明白为什么警察在电我的时候,大声命令其他人把门窗关上。由于我疼痛难忍,都叫出了声来,因为只有叫出声才感到疼痛可以稍稍减轻一点,当时警察立即命令所有的班长:“立刻把门窗关上!”,瞬间,就听到砰砰砰的关门声。

* 笔者:那电棍电在身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李彬:(陷入回忆当中,仿佛回到了那个阴森的院子里)当时北京的天气很热,连一动都不动坐在那里都会冒汗,当警察电我的时候,我的浑身都在冒汗,衣服都湿透了。电棍电在身上,一开始是疼,疼得跟针扎似的,耳朵里听着噼里啪啦的声音,电在身上,特别痛苦,同时你还能闻到汗毛、头发和皮肤被电焦、电糊后发出的焦糊味。

有的时候电棍还会电到大脑,那种滋味更难受,那个时候大脑就象抽筋似的,一种抽搐的感觉,因为大脑的神经受到刺激,再加上疼痛,你想那是什么滋味。

* 笔者:那警察都电了你哪些部位呢?*

李彬:警察电我后背的时候,尽挑最嫩的肉电。你知道人的胳膊和身体交界处的肉是最嫩的,那警察就电那个部位。同时,警察一边电着一边吆喝着,叫骂、恐吓、威胁、侮辱,她们也根本不让我讲话,他们电你也不会跟你商量的。所以我既要承受肉体上的痛苦,同时又要承受精神上的凌辱。

* 笔者:警察电击你的时候,你是一直蹲着的吗?*

李彬:我当时被电棍击倒在地上好几次,两个警察就拽着我的胳膊把我拎起来,还命令我接着蹲着,而且还要保持正确的姿势,就是那个抱头下蹲的姿势,然后警察就继续电。我不记得被电倒了几次了,只记得当时浑身都是汗,出的都是虚汗,后背被电得疼,疼得象针扎似的,而且发麻。

* 笔者:如果没有使你感到难过的话,可不可以描述一下当时的疼痛感觉?*

李彬:怎么描述呢,这么说吧,因为那个电流打到身上时感觉又疼又麻,大脑都在抽搐,那个时候给你一刀死了也没那么可怕的了,可是你却是活生生的感受着那种痛苦。可以说觉得浑身的细胞、每根神经都在疼痛,都被强大的电流电击着,而这个时候虽然电的都快晕了,可是却是明明白白的感受那种酷刑,身体所有的感知系统都是那么灵敏的在感知着这一切疼痛,那个时候才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现在描述起来也很难讲清楚,我也是尽量讲当时那种感受吧。我就是这样说呀,你也感受不到有多疼。

* 笔者:所以,只有靠你的描述把它描述出来,我们才能更加真实的了解,你可以打些比方。*

李彬:打个什么比方呢……而且,你知道吗,它是一点点地电你,挨个部位电你,刚开始电你最嫩的肉,然后就浑身电你,我当时被电的都不知道它在电哪个部位了。我只感到大脑部位、脖子部位、胳膊与身体交界的部位特别疼,等我后来回到房间我才知道我的整个后背都被电了,而且电的很厉害,整个后背都被电糊了。但是我当时却没感受到,只感受到大脑、脖子和那块最嫩的部位被电得特别疼。

我怎么跟你讲这个疼?就是疼吧,就象针扎你一样疼,如果一根针扎你,你知道疼,如果两根针扎你,那你就会加倍的疼。而那个电棍电你的时候,那就象许许多多的针同时在扎你,你想你是什么感觉?当然电棍电要比许多针同时扎你要疼多了,它是一种强大的电流。可能有人曾经被照明电电过,但那只不过是触你一下子,你可能都已经受不了了,而电棍电你是长时间的放在那个部位上电你,直到把你电焦、电糊。你光听那个电棍放电的噼啪的声音,你就知道它的恐怖了。

最后到什么程度呢,那个警察拿着电棍都累了,你想想,那个被电的人是什么滋味?警察只是拿着那个电棍的把,不接触电流。所以被电的人疼到了什么程度,就不难想象了。

我是被两根电棍电了,还有的人被更多的电棍同时电,那种痛苦就更难熬了,有的人被七、八根电棍同时电,还有的警察直接把电棍塞到人的嘴里电,当场就被电晕了,失去知觉了。有一个女孩子,也是法轮功学员比我还小一岁,被电的当时就被电晕了。

* 笔者:那么后来其他被关押的人对你遭受酷刑是什么反应呢?*

李彬:警察电完我之后把我分到了二班,院子里有八个班。我刚一进那个班的时候,里面的人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我,后来她们悄悄的告诉我说:“你知道吗?你刚进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嘴唇发青,把我们都吓坏了。”

很多人都知道这样的悲惨实事:在中国,有的警察用酷刑逼着嫌疑犯认罪,有很多冤假错案就是这么产生的。为什么警察能得逞呢?为什么有些人没有杀人却到了后来要承认自己杀人呢,难道他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吗?是因为他承受不了那个肉体上的痛苦而违心认罪的。明知自己一旦承认杀人,他也得死,但是他还是不得不蒙受冤屈。中共的这个刑讯逼供实在太厉害了,他实在承受不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

各位读者,您可别以为李彬干了什么坏事才遭受如此酷刑的。她只不过是讲了几句真话,向中国政府反映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一心向善的好人,结果被警察抓捕,遭受如此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