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何以意外丰产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中国城乡好长时间飘浮着一种雪花一样的东西,纷纷扬扬,时不时碰到人们的脸上,用手一抓,满手皆是,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几经风吹雨打也没有全然散去。听人们说,这是中谷割完后,从田间地头逃到城市村庄“避难”的稻飞虱。 《江苏兴农信息网》九月二十一日登了一篇《南京郊县遭罕见稻飞虱》,下面是对这则消息的摘要。

1、一株水稻粘2000只虫,严重超标200倍。一天上午,记者跟随东善桥古山社区的负责人到了田里实地进行了采访。在一块已收割的田里,当地农技师蒋家和拨开一摞水稻,立刻飞起一层黑色的小飞虫。这些小虫扒在稻谷茎秆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一层。蒋家和说:“我们做了一下测算,一般一株水稻最多的能吸附有1700-2000头稻飞虱,从稻根到稻尖,黑压压的一片。”

据介绍,按照防治标准,一株稻子只要出现8-10头稻飞虱就要进行灭虫治理。现在的情况是,一株水稻上吸附着1700-2000头稻飞虱,超标不知道多少倍了。历史上只有1969年、1991年和1997年曾爆发过大规模的稻飞虱虫害,今年是第四次爆发。

2、受害面积大,农民没法根治。在田地里,记者发现,有一些水稻已倒掉,而且根茎、叶子都呈灰白色。“这些都是被虫子吸光了里面的浆汁,倒伏了。”蒋家和指着一块3亩多大水稻田里倒掉的水稻告诉记者。被稻飞虱吸倒的呈现明显的灰白色。而像这样的倒伏已占到稻田面积的三分之一。

记者在采访中遇到不少在田打农药的农民。花园队的王师傅告诉记者,今年稻飞虱特别厉害,家里3亩杂交稻倒掉了三分之一。“农药打了,打了也管不住”王师傅说,三亩田一共打了10次农药,打一次农药要花50块钱,现在光是农药这块,三亩田已花了500块,但还是要减产。

“钱花了打不死,听天由命。”面对稻飞虱虫害,柏家村的金上发显得很无奈:四亩三分田,有2亩田倒掉了。金上发指着稻田边一摞的农药瓶子向记者抱怨:农药打了多次,就是不管用,用手一拨水稻,一层小黑虫子飞了起来。“你看,根本没法治”。

3、农民没法,抢收未成熟稻谷。记者在前往受灾情况较为严重的吉山社区途中看到,部份稻田里出现大面积的“趴窝”,倒下的水稻成色枯黄,明显已经被稻飞虱吸食干净。在小张村的一处已经收割好的农田里,稻谷整齐地堆放着,街道农业服务中心的农技师蒋家和告诉记者,这处稻田是受灾比较严重的,虽然稻谷还有两成没有成熟,可农户如果不及时抢收,将收不到一粒稻米,即使是抢收,两成以上的稻谷已经被虫子吃空。蒋家和说,遭受虫害的稻谷要不就是空壳,要么就是小碎米,人根本就无法食用。

中稻收割期间,我也采访过我地几位种田的朋友,一位村干部说:“今年的中稻普遍减产,种田又赊本。”我向他问详情,他说:“主要是稻飞虱危害太严重,过去正常年份每亩产量都是1000多斤,今年1000斤不到,且每亩地花的农药费都是100到200元。这种情况还是好的。”他接着说:“有的农户被稻飞虱闹得只剩一田枯草,最后一把火烧了。”

有人告诉我,在中稻防虫期间,市医院住满了因施农药而中毒的人,有的家庭被弄得人财两空。惨!听一位妇女讲,今年倒是好了卖农药化肥的,她的邻居就是卖农药化肥的,每天生意好得很,那家的门都被小偷撬过几次了。

我也还听到过一件趣事,就亲自访问了当事人。这是一位七旬老人,他精神挺好,他的儿女都不在他身边,只有老俩口住在一间平房里。看着老人房中堆着几十袋谷,我上前抱了抱,几袋都挺沉的。

我问老人:“听说您的稻谷是村里收成最好的,又没有怎么施药,您能不能向我介绍介绍?”

老人说:“我也不是没有施药,开始还是施了的,后来是我没有钱啊,不施了。当时我看到别人都在一次又一次地施药,我也急啊。急得睡不着觉呢。后来我有一个老师叫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正稻子难救了,也没有钱买药,我就每天心里念着,没想到菩萨真的可怜我们这老年人,保佑我了。我是村里收成最好的,算来每亩超1200斤呢。”

我听了老人的话,觉的有趣,说了句:“您丰产不能忘了乡亲啊。”老人说:“是啊,也有人看了我的谷子说是菩萨保佑我呢,就怕别人心不诚啊。我的祖上很信神,他们告诉我,这信神啊,心诚才能得到保佑。如果大家都像我一样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一定有好收成的。”

听了老人的话,觉的说的挺在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