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家庭妇女修炼法轮大法被恶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河北廊坊市香河县安平镇扁城村的一名家庭妇女,几年来,就因为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没想到邪党政府黑白颠倒,分不清好坏人,把我非法关押、毒打、判刑、罚款、工作丢失。无论是给本人还是家庭,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带来极大的痛苦和损失。

我1998年10月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我炼法轮功以前,病痛折磨的我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再加上婆媳之间不和,使我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得法后,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和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再加上炼功,很快使自己的身心得到了健康。而且我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和对婆婆的仇恨因为我修大法也化解开了,这是大法的威力。

没想到99年7月20号政府把这么好的功法给取缔了,并且把法轮功定成非法组织。当时我听了电视里的报道之后心里非常不平衡,认为是政府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因此我决定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希望政府能了解法轮功。于是我分别在1999年10月15日到北京中南海、2000年农历新年到天安门上访。万万没想到,无理的迫害从那时就降到了我的头上。从99年10月15日到中南海上访那天的晚上6点左右,由廊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将我劫持回廊坊,然后由香河县安平镇派出所带回当地进行非法审问,当时已经是夜里12点左右。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一会来了很多人,面目表情都是恶狠狠的,屋子里充满了恐怖、邪恶的气氛。

当时由派出所所长王平对我非法审问,问我去中南海干什么。我说:“我去找政府说清法轮功是冤枉的,还我师父清白”,话没说完,它们就对我拳打脚踢的一顿暴打,打了一会儿,问我法轮功好在哪里?我就把我修炼法轮功如何受益的经过说了出来。最后他们问我还学不学?我回答说:“学!”听到此话,他们又打我几个大耳光,打的我嘴角直流血。然后把我铐上,送入香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50天后,安平派出所把我弄出来提审,他们为了让我放弃信仰,把我铐在寒冬腊月、北风呼啸的天气里,在旗杆下面罚站,一铐就是7天。这还不算,还向我家里勒索2000元作为罚款,自从99年到2002年之间,共6次把我非法关押,派出所到我家骚扰是常客,每到所谓的邪党敏感日或上边有什么事,就到我家骚扰,问我还炼不炼?还上访不上访?看我态度坚定,就把我非法关押,时间短的几天放回,时间长的3个多月。

2000年农历新年到天安门上访那次,我被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多月,并向我家里勒索2000元罚款上交香河县政府。

在2001年7月18日我在香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也是当地派出所对我非法审问,这次又换了一个姓张的指导员,是新调来的。听说此人以前是香河县刑警队队长,这次调到这里是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那个姓张的指导员把我叫到一间屋子里,皮笑肉不笑的对我进行所谓的“审问”,让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并且给我讲了当前的“形势”,还告诉我:“你老是这样下去跟政府对抗,无论是对你本人还是家庭都没有一点好处,年青青的别这么固执,得放聪明点”。我反问:“政府为什么要把我这个好人给关起来呢?我炼功做好人有什么错?不就是因为我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实话吗?我看政府是分不清好坏人,在整好人。”他看我不配合它,恼羞成怒的站起来出去了,一会儿又进来了,然后把我铐在温度达到40多度的阳台上曝晒。

到下午3点半左右审问继续,恶警问我想好没想好,还炼不炼。我回答:“炼”,他听后气急败坏的问我:“怕不怕挨打?”我说不怕。他拿起棍子就打,打折了又换一根,打累了,就叫他手下的人打,两个人轮班打我,打到累的他俩上气不接下气。问我还炼吗?我回答:“打不死就炼。”他看了看我说:“你这个人真顽固” ,没办法又把我送回看守所。

2003年10月,香河县610、公安局及安平派出所把我从家中强行绑架到廊坊市洗脑班,对我强行洗脑并罚款5000元。

2004年7月中旬,我在公共汽车上看《转法轮》被香河县便衣警察发现并举报,被关入香河看守所。提审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就又把我送到唐山市开平区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2006年3月17日上午9点左右,我正在北京通县马头村亚大润滑油有限公司上班,镇派出所三名警察到单位说奉上级命令,强行把我绑架到通县徐辛庄水产基地转化班,谈对法轮功的认识。到转化班后,无论是做转化工作的、还是其它任何人让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我始终坚信大法、证实大法,并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我的信仰,我要按照真善忍去做炼功的好人。”它们看我态度坚定转化不了,没办法,18天后的下午把我放回,可是工作却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