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大法弟子夫妇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丈夫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加入大法修炼,不久孩子也得法了。通过一年来他身上的变化,使我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大法能够使人心向善、能够使人成为真正的好人,因此我也步入大法修炼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丈夫进京上访。二十二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带到北京丰台体育场关押,二十三日被江苏省驻京办事处人员遣返徐州,送到派出所非法审问,然后送到单位保卫科审问并监视十余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初,丈夫又被恶警非法拘留十五天,刚回到家便被厂保卫科限制自由。十二月三十日恶警从单位保卫科直接把他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到二零零零年元旦下午放回,回到单位又办了几个月的所谓“学习班”,其间只发给生活费,并从厂机关调到车间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我们全家三口和当地同修進京上访,回来后,我被带到夏桥派出所非法审问并强行让我们打手模,然后交到单位监管。同时,我丈夫被迫流离失所,夏桥派出所刘泉等人经常到我家去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我与女儿在家正吃晚饭,被刘泉骗到夏桥派出所,被他们非法关押一夜,次日被绑架到徐州精神病院。当时被非法绑架的有:高传银、高侠云、鹿丙林、牛淑侠、王景华、孟庆泉、王慧、王平。在此期间不仅失去人身自由,就是到卫生间也要得到恶警同意,从早到晚被非法提审、强制“转化”、写保证,长达二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贾汪区六一零高桂华将我骗到公安分局,强制送往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陆续被送去的有:高传银、孟庆华、鹿守华、王景华、甘信俊。迫害期间,吃饭、睡觉都受到限制,他们派人轮流监管,从早六点到晚十点多一直不停的干活,经常增加劳动量,我们身心受到伤害。

我们修大法处处与人为善,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遭到打压?天理不容!告诫还在做坏事的恶人,弃恶从善,善恶有报,给自己和你的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