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上正法的步伐 走出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

缘起

多年前的一天,梦中来到了一个花园。那里的花有洗衣盆那么大,非常漂亮,树木青翠,似乎在闪着微光。这时从天而降一个透明的扁圆盒,仿佛有人告诉我:你有了这个将来才能回到天上。梦是那样的清晰,这也许不能称作梦……

得法

从九十年代初开始,母亲由于辛苦一生积劳成疾,得了许多病,到处求医问药均无结果。为了解除母亲的病痛,我自学针灸,突然发现了气功能治病。于是,开始学习气功,并研究佛经、道经。

气功学了一种又一种,不但钱没少花,学的还都是附体功,有一次居然被一个附体气功师看中,带到他的家里,让我跟他到处去教功(得法后才知道是骗钱、害人)。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一书中所说:“有些假气功师,你不要看他名声有多大,有名的名不一定是明白的明”。

当时我知道修炼的事情要靠自己,于是就回家了,现在想来真是可怕。如果未得大法,真的就被那些东西毁了。现在想来在很久以前师父就一直在看管着我了,否则作为一个常人是很容易被外来信息控制的。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年,直到母亲去世,于是放弃了那些假气功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此期间也曾有人给我介绍过大法,但都把他当成了一般的气功,未加注意,甚至一次看了师父的录像,觉的老师讲的“玄关”这个问题其他气功师没讲过,讲的挺好。试想带着一颗有求之心如何能看到法的体现,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

直到九八年下半年,那时我正在干传销,当时想找以前的同事让他一起干,就到他家,那时他已经修炼大法很长时间了。他拿出了《转法轮》、《精進要旨》、《美国讲法》、《悉尼讲法》。我把这些宝书拿回家,一气看完了《悉尼讲法》,这时才明白:师父讲的不是一般的气功,是在高层次上传法。接下来就把家里的假气功书和乱七八糟的经书清理了一袋子点火烧了,放弃了传销,从此走上了真正修炼大法的道路。

证实法

得法之后,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在家修,根本不知道外面什么样。直到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师父让所有学员都到外面集体学法、炼功,这才和大家一起学法炼功。

转眼到了七二零,记得七月十八日那天早上炼完功,就听到邪党不让我们炼功的消息。回到家看到师父的法像,我的泪再也止不住了,心里感觉到了环境要被破坏,最后下定决心上北京反映情况去。在進京的车上看到许多大法弟子,车在哈尔滨就被邪恶停住,拿着名单找大法弟子,一直停了几个小时,抓走了很多大法弟子。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来到北京。在路上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如果我这次死到这了,我下辈子还跟您修大法。”

在这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许许多多的执著心。到了北京直奔信访办,一路上都是警察。到了信访办路口一看,整个路口坐了一排警察,根本就不让过去,更别说有人听你反映了。这个反映情况的想法破灭了,同时也破灭了对邪党的希望。只是感到不解、困惑,我们这么正的法为什么会被破坏?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天象?带着迷惑和不解,我坐车回家了。同时有一种不被抓、不吃点苦没什么威德的感觉,可转念一想不对,如果被抓到里面不让炼功学法,天天看电视里放那些邪恶的东西,不就被它毁了吗?想来这也是师父的慈悲点化。

回家后开始上班,由于之前跟同修接触的少,回来后也就联系不上了,心里只是恨那些破坏法的恶人,把这场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恨不得它们马上遭天谴,甚至迁怒到世人身上,争斗心达到了顶峰,整个都是魔性的表现。

虽然我那时也在看《转法轮》,但是心不正,根本看不到法的体现。那个时候整个把自己封闭起来了,电视不看,广播不听,由于与同修接触的少,看不到任何资料,同时也不相信那些资料是真的。

一直到零三年初,有一位认识的同修到了国外,打电话告诉我们正法的形势,最重要的是她告诉我们同修手里的资料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脑中一片空白,原来一直以来我都错了,多谢慈悲的师父让她告诉了我这个消息,让我走上了正法修炼之路。

于是,我找到所有经文来看,这才明白了这场迫害的原因。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二天,突然我的脖子就不会动了,全身发冷、无力。我坚持工作、学法、发正念,大约两天时间,才把这些邪恶清理掉。

接下来按照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前两件知道怎么做,可是讲真相怎么做呢?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的人少,就先从工作在身边的这几个人开始。一天突然发现楼道里有用笔写的“法轮大法好”,这下我发现了新大陆,由于不知道写字的人用的是什么笔,就先买了一根红蓝铅笔,写后发现不是,就又买了油画棒,这回写上了。

于是每天下班之后就在各楼道里写,开始的时候怕心很重。记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写完几个楼往下一个楼走的时候,感到自己是那么孤独,这时在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师父与你同在!”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那一刻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原来我并不孤单。有时同修每星期送周刊的时候也带几张真相传单,可是一星期几张根本不够用,我以为是资料点做的少才不够用,于是萌生了自己做资料的念头。

有了这一念,师父就安排了,我因为当时手里没钱,想积攒几个月再买电脑,没想到我一跟妻子说想买电脑,她就很爽快的给我拿钱(她没修炼,但是不反对,这也许是她明白的一面所做的吧)。钱有了,接下来就是找懂行的同修去买,可能是同修忙,等了几天没动静,我决定自己去买。于是花了很多钱买了一个品牌电脑、打印机和刻录机。由于不懂行,买的打印机和刻录机不实用,价格也贵。之后找到了懂技术的同修帮我重装了系统(因为当时自己不懂,安装了一些不安全的软件),同时装了一些必备的软件。

这里有个插曲:记得了解了真相后的某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来到一个地方,看到两个女子,在摆着一个台子好象是在卖东西,她们给了我一包我需要的和大法有关的东西,当时我心情无比激动,都是对师父的感恩。后来悟到只要我们想做什么,如果是正确的,师父一切都会为我们准备好,安排好,因为这一切都在法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是使用电脑、打印机,还是其它相关的设备,都能得心应手,需要什么学什么,都能很快学会并熟练应用,再也没找过技术同修帮忙。而这之前我可以说是个电脑盲。记得刚买回打印机的时候,才打了20页就没墨了,那时都不知道怎么加墨水,就在墨盒底下钻了一个洞往里加,加的从前边往出漏墨,擦一擦就安上了,刚打一页之后,再打出的几乎就是空白页了。我想一定是墨盒的事,赶紧用脱脂棉擦,可擦完之后还有些墨印,心想第二天到商店问问吧。第二天到商店一问,店员说弄不好电路板就烧了,我就又买了一个墨盒,回来一试一切正常。后来我给这个打印机取名“黑金刚”,而第一次那个墨盒修好后一直用了一年多,加墨次数超过百次,这对一个一体化墨盒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类超常的事真是数不胜数。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个修炼的过程。开始的时候由于没跟上正法進程,所以自身及周围空间场的邪恶很多,再加上长期以来学法不入心,所以状态不好,也没把做资料的事看的如何严肃,只当成是常人式的印传单的工作,所以干扰很大,不能离开打印机,有时眼看着都会出错。

随着学法的深入,特别是从年初开始背法以来,才发现自己几年来学法根本没入心。过去总是不让人说,就是师父讲法中说的那种人。通过背法,真正向内找,才发现自己的许多问题。

记得开始做《九评》的时候,为了省事把打印好的书页用骑马钉一钉就得了,同修指出了书的质量问题,我开始时还不以为然,静下心来一找才发现,我隐藏着一颗非常肮脏的利益之心: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拿钱做资料,所以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这也不要钱,给你们能看就行呗!反过来讲,如果这是拿去卖钱的一定会做的和出版社的一样,这是多么肮脏的心,这种心态下做出的书能起到救度世人的作用吗?同修的质疑让我猛醒,的确要严肃对待做资料的问题。因为那关系着世人是否被救度,意义太重大了!

在修炼路上说是自己走,这是夸大之词。实际上每一步都是师父慈悲呵护的结果。每每走过一关的时候,都深切的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表面上的一切是我们在做,而深层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这里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唯有精進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众生的期盼!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