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冀东监狱拒绝亲人看望杨建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2006年10月6日,杨建坡妻子来到唐山冀东监狱四支队,要求看望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的杨建坡,遭到拒绝,并被告知让你们家其他的亲戚来,就让接见。

杨建坡目前的身体状况非法危险,监狱中心医院的政委李正云、狱政科武(音)科长、主治医生毕大夫等人都说杨建坡现在随时有死亡的可能,各个器官已经全部衰竭,可当家属要求保外就医时,他们却说“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2006年10月8日,杨的妻子把亲戚叫到冀东监狱,希望这样能见到杨建坡,由于亲戚不认识路,就拜托一名廊坊市的法轮功学员刘向龙带路。结果不但没有见到杨建坡,刘向龙还遭赶到监狱的廊坊市公安局一处闫震、廊坊市国保大队刘彦辉等人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廊坊市洗脑班。在绑架的现场,杨的妻子心脏病突发,当时就昏死过去,就是这样,闫震等人还一个劲的赶人离开监狱。

杨建坡,廊坊人,修炼以前经常打架,家里经营瓷器,却从来不交税,工商、税务、公安、地痞都不敢惹他。后来他修炼法轮大法,凡事按“真善忍”做好人,并开始交税了。他能从一个浪子回过头来,除了法轮功,世上的任何一个学说都是不可能的事。尤其在中国,共产邪党的统治下,它灌输人们一切向钱看、崇尚斗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已成了座右铭。法轮功使人心向善,使修者道德回升,这不是大好事吗?这些不利于国家吗?为什么还要镇压法轮功呢?难道中国社会怕好人多吗?执政者害怕自己的子民做好人吗?这卑鄙的事情也只有中共邪党才能干的出来。

共产邪党是大善小善都不积,大恶小恶全都做。文革时迫害地主、富农、资本家,六四时迫害大学生,现在迫害法轮功,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个法、编个借口迫害老百姓。如果再这样下去,明天还说不定会迫害谁呢?所以才导致天怒,才使整个中华大地天灾人祸不断。天灭中共已在眉睫,可是还有许多人不是真心的跟着中共干坏事,是在谎言欺骗下随从的。上苍不忍心让这些人在稀里糊涂中跟着中共一起灭亡,所以杨建坡等法轮功学员,才会挺身而出,一次次的冒着被抓、被打、被判刑的危险也要出来讲真相,他们就是为了让人们都能识破中共邪党的谎言、明白真相,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不要再参与迫害善良百姓,赶快用小名、化名、笔名上大纪元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只有这样才能免于被淘汰的危险。

象闫震、刘彦辉、冀东监狱所有参与迫害杨建坡的人,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力,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救他们的人,那可真是天理不容呀!

恶报两例

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全国各地出现许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事,而且越来越多,这里仅举两例:

任金录,男,三十八岁,石家庄市赞皇县许亭乡派出所所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配合赞皇县“六一零”到许亭乡南潘村两位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并乘机勒索一家属七百元钱,扬言不给钱就抓人。任金录收了钱,开车回到家后,已是晚上九点左右。

据目击者说:任金录从厕所回到屋里,脱了外衣。刚说浑身难受,紧接着手抓脚踢,两眼瞪圆,脸变的肿大,口吐鲜血,暴死。整个过程大约十分钟左右。

赞皇县公安局为了掩人耳目,怕没人敢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给任金录开了隆重的追悼会。赞皇电视台报导声称任金录在南潘执行任务劳累过度病逝。而知情者都明白,说:“才三十八岁,平时又很健康,真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

梁成山,男,50岁,河北省永清县人,1999年—2002年5月任永清县后奕乡派出所所长,他无故绑架、非法关押、殴打法轮功学员并借机勒索钱财。他对本乡的法轮功学员无故关押一百多人次,非法罚款拾万多元(不完全统计)。2002年5月下旬,调到永清县看守所任所长,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野蛮灌食、拳打脚踢。

2004年9月17日,梁成山突发脑溢血死在永清县看守所。这里再一次奉劝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不要再给恶党效命了,逆天者亡,冷静的思考一下,清醒的为自己留下未来吧。

可贵的中国人呀,也该觉醒了,不要再怕了,不要再对这个党报有希望了。这个邪共,你越是怕它,它迫害你越是不手软。站起来吧,做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吧。大家如果都对中共说不,都退出这个邪党组织,共产党就在中国消失了,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才真的会变成和谐的社会,人们才真的会过上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