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可怕下场

我的天目见到的景象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宇宙正法、大法洪传,荡涤着一切污垢,震撼着宇宙的一切众生。旧势力为了他们的私利,安排了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的迫害。这场灾难,给人类带来了浩劫,也给大法弟子带来了重大的损失。

善恶有报是天理。从另外空间来看看这些年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它们的下场吧,那也是可怕而又可悲的。

一、天兵天将斩邪恶

一个初春的上午,太阳照着寒气未退的山谷,小河静静的流淌着。我突然在天目中发现对面人影走动,正在从一座新出现的桥上走过来。待我定睛细看时,原来是天兵天将押着几个“神”一样的邪恶:他们两人押一个,左右有力的架着邪恶的双臂,一共三、四排,最后一个是一个肥大的黑熊。天兵天将身穿铠甲,头戴战盔,身体高大英武,威风凛凛。他们健步如飞,很快走到桥的中心立即停下站好。我正屏住呼吸想看个究竟,不料他们都望着我,好象在期盼什么似的。这样约莫过了几秒钟。我耳边响起师父“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声音,哦——他们是在等大法弟子“宣判”呢。于是我立即用意念斩钉截铁的说:“你们在旧势力发动的这场人神共愤的宇宙巨难中,疯狂的迫害大法,迫害正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众生,犯下滔天大罪,理当斩首。”话音刚落,只见宝剑搁肩,仙绳搭颈,邪恶头断血喷,瞬间结束。四神再看山谷,阳光普照,春意盎然。

二、可怕的过门“变”

在天空的云遮雾罩中,看到五、六个邪恶在变幻莫测的空间窜动。从凌乱的脚步、紧张的神情看,它们在躲避着什么。说来也巧,恰好旁边一道门,它们自然如获至宝,鱼贯而入。不一会,它们从另一个地方破门而出。说时迟那时快,它们全都变了一个样;有的变成了猪,有的变成了狗,有的鼻子象个碗,有的拖个长尾巴,还有一个几米长的身子却长着四条短短的腿。这些凶神恶煞想不到变成如此的怪模怪样,丑态百出。此时不知道它们是何种心态,但是它们步履蹒跚,扭扭捏捏,无可奈何的从另一道门進去了,然后再也没看见它们出来。

三、神炮除恶

在除恶的过程中曾经看到这样的场面:几十成百甚至上千的邪恶排列成队,真是横成列,纵成行,整成方,就象一张立体照片嵌在天幕上。我一看这趋势,好象要做什么事似的。果然开始了。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接着象放爆竹似的响个不停。对应着每一个响声,我看见了邪恶之头一颗接着一颗,从邪恶颈上腾空而起,冲天而去,就象那高射炮打的排炮,弹壳留在地面,可弹头却在千米之外。邪恶也一样,个个身首异地,瞬间变成了无头鬼。紧接着,几十条电光闪动,“呼呼”的就象无比锋利的带锯一样,横切一阵变成了无数横的长圆柱,竖切一阵变成了无数竖的长圆柱,反复進行,圆柱变的越来越短越来越细直至变成一根根大棒子,一根根小棍子,最后变的一无所有。

四、抽筋剥皮式除恶

这两种除恶方式,极其痛苦惨烈,是用来惩罚在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中那些罪大恶极的邪恶的。

抽筋式:先把邪恶横着定在空中不动,再将嘴唇割去,从上下齿周边一下引出千万条细如丝线的筋,慢慢的抽出,随着筋的抽动,好象整个身体都在收缩变短,直至全部拉出。筋络遍布全身,是生命和肉体的筋脉网络,是神经的传递系统,一旦抽出,全身崩溃。

剥皮式又分两种:蜕皮式和剥皮式。

蜕皮式:也是先将邪恶横着定在空中不动,然后从嘴唇开始,一张皮一张皮象蛇蜕皮一样蜕。蜕下的皮极薄,而且透明,飘飘的象丝绸一样。蜕皮极快,瞬间一张,不一会就蜕下一大堆。但身体好象并没怎么减小。因为人的身体从洪观到微观,其层数多的无计无量,要蜕完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被蜕者的痛苦也是无穷无尽的。每蜕掉一层身体就死掉一层,生命就痛苦一次。将皮蜕完的漫长过程,就是生命煎熬,同步消失的过程。这也许就是可怕的“层层灭尽”吧。

剥皮式:坐、卧、站姿都不论,只需将邪恶定位之后,从整个面部开始,从上往下剥,一张完整的皮会很快的被剥下来,那情形和剥牛、剥羊极其相似。不过被剥的牛羊是死的,而邪恶则是活的,其惨烈剧痛是不言而喻的。我发现这种剥刑多在一类邪恶中進行,它们长相蛮丑,全身象裏着一件无缝的厚厚的东西一样,有时连脸都看不到,但剥下之后才发现是很厚很厚一堆皮。这类邪恶独受此刑,可见它们对大法、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恶之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