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荣幸有这样宝贵的机会跟同修们交流,想跟大家分享修炼的体会。我是零五年四月份从大陆逃出来的,曾在中国三次遭抓捕和迫害过。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九评》发表后,恶警不断的来骚扰我,于是我赶快与在美国的二女儿联系来美,在签证的前两天,我把旅行箱叫一个亲戚用汽车拉到他家,第二天我空着手象买菜似的出门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到京的第二天就签好证,第四天我就来到了美国,不久就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联系上了。这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这么顺利的。下面我把修炼的经历和体会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

一、大陆中共恶党对我的迫害:

我是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之前我身患十多种疾病,长期医治不好,真是生不如死,得法后,身体慢慢全都好了,心性也提高了,由原来爱发脾气,不能受委屈变的对人真诚、善良,能宽容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進行疯狂打压,电视里二十四小时播放谎言,诽谤法轮功和诬蔑我们的师父。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昭示〉中说:“用和平方式向中国政府申诉我们的真实情况、这绝对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绝不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与言论,一年来大家本着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讲明真象与善意申诉中,做得都很正。”

我悟到要去讲真相,我用和平的方式向前中共恶党党魁江××写信,给公安部、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社、省长、市长、公安局长写信讲真相,就为这,公安局抓捕过我三次,共关押五个多月,他们抄我家,勒索人民币六千多元。在拘留所和所谓的洗脑班里,我受尽了精神摧残和身体的折磨,如罚站、下跪、不让睡觉,下雪天洗凉水澡、喝生水、睡水泥地、大骂我等等。半夜里罚我跑步,我不配合,流氓们就把我从三楼拖到了一楼,又从一楼拖到三楼,把我摔在地上,把我的腰摔坏了,当时浑身抽搐了一个多小时,也无人管我,躺在床上三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又不让家人接见,也不放我回家,全都是同修细心的照顾才保住了性命。遭关押期间,为了抵制他们对我的迫害,我绝食过三次,最后一次出现生命危险他们才放我回家;此后他们还对我進行监视。

二、大法挽救了我的家

我先生也是修炼大法的,现在一个人在中国的家里。七十多岁了,中共邪党不发护照给他,他来不了美国,我也不能回去。

为什么说是大法救了我的家呢?我先生是搞技术的。八一至八三年期间搞过新产品试制,接触过苯,因此中毒,白血球只有三、四千。得法前,三天就有两天在感冒中,经常发高烧,夏天还穿着毛衣,一年就有半年住在医院里,每年医疗费就得三、四万元人民币,现在的恶党干部只顾自己贪污腐败,哪管百姓的死活,我先生一辈子为工作任劳任怨,加班加点不计报酬,为工作得了职业病,恶党领导不但不给积极支持到防疫部门检查治疗,相反还百般刁难,進行阻拦。他们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我单位一直是省重点安全生产单位,每年被评上先進。单位领导是有好处的,所以宁愿要我先生哪怕在一般医院用再多的钱都行,就是怕评定为职业病,但是一般医院又没有资格评定职业病,也没水平能治好这个病。

由于不能对症下药,不但治不好病,滥用药还导致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后来身体硬是不行了,经过半年的周旋才得以去省防疫部门检查,结果诊断为慢性苯中毒,可就为这惹恼了单位领导,他们就报复,不给兑现职业病待遇,限定医院看病,刁难药费报销,同时还说些伤害我先生的话。先生气的忍无可忍,他瞒着所有人,私自找人弄了两公斤炸药,二十根雷管,放在家里地下室里,他当时想,谁要再伤害我,就跟谁同归于尽,反正自己病重,也活不长的。这是九五年发生的事,直到九六年得法后,由于师父点化,说这举动是犯罪,从法理上提高之后,主动把炸药、雷管交到了派出所。那时的警察还说:“法轮功真是不错,避免了一场人命案。”

要不是炼了法轮大法,我家真是不可设想,真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一家。

三、圆容女儿家的家庭关系

来美后,我住在女儿家里,我对女儿和女婿说,中共恶党不垮我就不回中国去。当时他们很高兴。我跟他们说,我会帮忙照顾你们的家庭;同时,我也要出去参加向世人讲真相,希望你们能支持我,因为大陆还有好多同修被关在监狱,有的被迫害致死致残,我有幸活着出来了,有这个好环境,就要出去讲真相,呼吁美国政府谴责,制止中共的暴行,减轻大陆学员的压力。

为了得到他们的支持,在家里我什么都干,早晚做上可口的饭菜,洗衣,打扫卫生,接送小孩,出现矛盾时找自己。

师父说:“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

长辈和下辈生活在一起,往往是会有很多矛盾的。我把女儿的家当成我修炼的环境,每隔一段时间,女儿就要给我提高一次心性。当真能把心放的下的时候,关系,环境马上就好了。修炼后,三个女儿都说:“我们小的时候,妈妈脾气很坏,修炼大法后,妈妈真象换个人似的。”

今年我二女儿、二女婿和女婿的妈妈一起到欧洲旅游,由于孩子小,带着不方便,于是我就主动承担在家带孩子的任务。旅游回来后,女儿说:“旅游时,人家都说,你婆婆跟你们出来玩,你妈在家带孩子,真是不可思议。”为此,我女儿跟婆婆闹起矛盾来,把婆婆气的够呛。我听了这些话后,笑着对她说:“你钱也花了,最后连人也得罪了,要是你儿子长大了,娶了媳妇也这样对待你,你是啥心情。钱用了以后还能赚回来,可伤了感情就不好办了。婆婆这么大年纪,玩一次算一次,做晚辈的应该孝敬长辈。我不介意没跟你们去旅游;我是炼法轮功的。”后来我女婿又对我说:“谢谢你在家吃苦,以后叫老三带你去欧洲,我们出旅游费。”我说:“我对玩没有兴趣,只希望你们今后多支持我参加大法的活动,我心满意足了。”他连说:一定,一定!

四、在中国讲真相和在美国讲真相的对比

在中共邪党的高压下,与放下名、利、情相比,怕心是最难放下,特别修炼刚开始,在和平的环境下说是放下怕心,放下生死,话是好说,可是真的在恶党的红色恐怖下,到处是恶警和被恶党文化毒害的中国人,出去讲真相,随时都有被抓的危险。

我记的第一次出去张贴真相资料时,心里直发慌,手也发抖,好象有好多人看着我似的。但当时马上警觉了,我是修炼人,这么害怕不是执著心吗?

师父在《法轮佛法(精進要旨)》〈大曝光〉这篇经文里说:“有人怕,怕什么?弟子们哪!你们不是听我讲过,一个人修成罗汉时,心里产生怕的念头而掉下来了吗?什么常人之心都得去呀!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

通过不断的学法,怕心才慢慢减小了好多。

来美后,我很庆幸自己有这个机会来到这个和平、轻松的讲真相环境,没有压力,没有恐惧感,心里真高兴,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能很快很顺利来到美国,来后又很顺利的找到同修,而且又有很多同修用车子带我出去参加各种讲真相活动,如:到中领馆发正念,到旧金山讲真相、发《九评》,参加天国乐团练习,哪次都没落下我,我也悟到这都是慈悲的师父跟我开创的修炼环境。我一定要珍惜美国的大好环境,所以一有时间,我就抓住讲真相的机会。在这里我要感谢帮助我的同修。

同修们还经常开车接送我到各个城市市会议上去讲真相。有一次在联合城市,我在市议会上发言,讲述了我在中国受到的迫害,并呼吁美国政府谴责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其他同修也发了言。会议休息时,正、副市长都下台来和我们握手,很祥和的对我说,认真听了我的发言,并很受触动;我们准备写信给白宫,满足你们的要求。

还有一次,跟同修一起到FREMONT,跟美国国会议员讲真相;他们听了我讲在中国所受的迫害后,他们的眼圈都红了,当场表示一定把我的要求向美国政府反映。

另外还有一次,到一个我不知叫什么名的城市,在市会议上我和同修都发了言,中间市长下台来说,叫会英文的同修写好信,他们签名,我们要寄哪,他们就发到哪。在美国这个和平、自由的环境讲真相和修炼,与在中国相对比,我的感受真是天地两重天。

五、在天国乐团里修炼

提起吹乐器象我这样的人,在常人中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一,我没有一点乐理基础,二是一辈子没有摸过乐器。西洋乐器连见都未见过,三是我已经超过六十岁了,所以开始有人给我报了名,我都一直有顾虑,一来没基础怕吹不好影响整体,二来在美国干什么没有车子不行,三来女儿、女婿不修炼怕他们不支持,但我看到纽约军乐团在游行时那种庄严、威武、壮观的场面时,我又很羡慕,心想我要是年轻点能成为其中一员多好啊!

我带着矛盾的心情参加了第一次陈同修的讲课,当时叫几个学员试吹一下长笛,我也去试吹了,一试吹响了,我兴奋不已,有同修当时鼓励我,一定要参加,离我家较近的同修当场表示要天天带我练习,车子问题解决了,信心也足了,回家跟女儿、女婿商量,我说我已经报名参加练习乐器,白天不影响做家务,在乐团里练习乐器我会开心的,否则一个人呆在家里闷的慌。如果你们要是同意的话,我先试试,还不知学不学的会呢。当时孩子们说,那你就试试吧。

前两个星期练习确实很吃力,听同修说巴黎洞好吹,我就吹了巴黎洞,开始吹的时候,有时不是吹不响,就是音吹不准,三次准备打退堂鼓,思想斗争很激烈。这时也在不断学法,师尊讲“难行能行”的法理时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于是我想天国乐团不是常人的娱乐,也不是大法弟子自己娱乐,而是严肃的修炼,我应该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不断的修正自己,去掉执著,于是我就坚定了信心,决定一修到底,正在这时,师父也到我们乐团来了,见了师父,我跟师父说,我吹了高音,吹不了低音,而且不会换气,师尊很和蔼的轻声说:“这不是大问题,慢慢就会好的。”师父的话鼓励了我。师父说这些不是大问题,那就没有问题了,当时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乐团随师正法。

歌谱不熟,我就笨鸟先飞,要想吹好曲子,首先得要背会谱子。于是我就先背谱,做饭时背,接送孩子在路上背,睡觉前,起床后在心里背,曲谱背熟了,就抓紧一切时间练吹,现在凡是要求要吹的歌曲,我基本上都会,当然没有师父的加持达到这个程度是根本不可能的。

游行时,拿着那么重的乐器,有时路途很远,有时觉的很累,浑身酸痛时,我就想起师父讲的“难行能行”。我是大法弟子,我们游行是救度世人的,请师父加持,每次都轻松坚持到底了。

乐团也是一个修炼环境,在此我去掉了很多执著心。第一次游行时,有位同修说:“你站过来,不要站到队伍的最外边。”我问为什么。她说某某比你路走的好。当时我有点接受不了,觉的在众人面前破了面子。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中说:“你真能够把自己当做一个修炼的人,你碰到什么事情、麻烦事,你心里头不高兴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对不对,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这些问题上有很不容易察觉的那个动机是错的?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学法后,真正按师父的话去做了,那么环境马上就变好了,变的溶洽了。真是谢谢师父。以上是我修炼以来的一点经历和体会,水平和层次有限,有不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美西秋季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