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政保恶警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我要去国家信访局反映大法得真实情况,当在车站购票时,被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贺海铎带领公安人员在车站将我们强行截留并带回县公安局关押,第二天把我们几十个人强行关押进所谓法制教育中心进行迫害。强行让我们听看诽谤大法得电视广播,强迫我们违心写它们违宪临时制定的六不邪法。关押迫害二十天,勒索现金四百元才让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因信访办不让去,我去了北京天安门打起了横幅,立刻遭到由公安人员带领得打手们把我们强行拖到车上,在车上我遭到一名恶警的毒打。之后把我们押送到天安门分局后又送到附近得一个忘记是分局还是派出所得地方,把我们几十人聚在一个屋子里,在那里我们背法,背师父的《洪吟》。我在炼功时遭到一名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用力跺我的双手。之后又把我们三人带到另一个派出所(记不得派出所得名字了)关押。在那里我们遭到了折磨,不让吃饭睡觉和毒打。我在下楼梯时被一名恶警从身后用力踹了一脚,若非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后因我说出了地址,被带到驻京办,在那里它们把我们几个人锁在暖气管子上,后又被押回本地关进了任县看守所,迫害了四十天后,又把我们关进所谓法制教育中心迫害了四十多天,最后勒索家中巨款才让我回家,同时逼迫家人保证不去北京。此次迫害我的是政保科刘振国,贺海铎及六一零的打手们。

在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晚,由邢台桥西分局伙同任县城关派出所从家中把我抓走,它们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邢台矿务局的几个屋子里进行迫害,一个姓刘的恶警五大三粗用尽全力用皮带抽打我,之后在这里负责的副政委恶警魏计考与一名年轻恶警把我衣服扒开,用高电伏电的电棒电击全身,它们轮流电击之后又往我身上喷热水。

在又一个夜晚,它们在四个屋子轮流折磨我直到黎明,它们让我举起双手用竹筷子敲击手指。白天戴着手铐脚镣。在迫害的过程中,首恶魏计考写假材料,我不同意,它强行按着我的手在上面画手印。在关押迫害六个月,又妄图劳教我二年,在到劳教处检查身体时,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检查有病,才将我又带回,又在它们办的洗脑班迫害了三个月后,又勒索家中一千三百元后才让我回家。

后又于二零零四年五月至六月,县、乡在邢台市公安局的指使下把我从家中抓走,关押在任县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才让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