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神显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雪梅(化名)。我虽然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正念正行闯出了监狱,那也只是那一阶段自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放下生死、放下执著,符合了大法弟子的标准的必然结果。自参与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后,届时又一年了,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自己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的过程中,在法理上不断的升华,使自己锻造的更加理智、清醒、智慧,同时也再一次见证了师父的洪大慈悲,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显现的神威。下面我就把这一年来自己修炼的点滴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修去人心神显威

在从监狱回来的当天,由于求安逸心怕再承受的执著的驱使,我在保外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在思想汇报一栏上写下了自己要遵章守纪,在家要尽职尽责,把家照顾好等敷衍之类的话,当时虽然也觉的自己做的不够正,但人的一面又为自己开脱。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增强正念,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所走的路是给未来留下的,只有走正,才能证实法。目前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而一切参与迫害的又都是针对正法的干扰与破坏,那么在邪恶的要求下所签的任何字不都是在顺从邪恶吗?既然我当时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行为不够正,那为什么还向邪恶妥协呢?我问自己,在我被邪恶抓捕的那一刻,面对几十名警察我想到的是什么?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没有犯罪,更不是罪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之举,然后我想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要想做好,我必须放下生死,放下自我,全面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正念正行。当我真正的做到正念正行时,确实体会到了法的庄严神圣和他的伟大,当我慈悲的面对众生时,是善的力量将邪恶熔化,也真正的起到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作用。在以后的监狱迫害中,正是这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才使自己在反迫害中真正的做到了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反思今天自己的所为不正是人的思想占了上风,才造成向邪恶妥协的结果吗?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不怕有这些常人的东西,行为上能够抑制它,能够坚定自己,坚定正念,行为上做好,这就是修炼。”(《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修炼就修自己,我决定利用警察让我每季度写思想汇报的机会,写洪法材料,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救度有缘众生。当我要这样做时,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也接踵而至。首先,我的思想中不正的念头总往外返,你这样做再给你收监怎么办?我爱人也说,邪恶找你把柄还找不到呢,如今你却把证据送给人家了。其他同修也说,用嘴讲真相好了,邪恶抓不到把柄。我反复与法对照,我认识到无论采用什么方式,只要基点站在法上,用纯净的心态去做就没有问题。于是,通过自己的反复修正终于写成了第一份真相。当我把真相送到片警那的时候,片警暴跳如雷,指问我,谁叫你这么写的?我说,这是我的认识,人活着就得坦坦荡荡。片警说,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我说,人在谎言的欺骗中,痛苦的活着,没有尊严,象狗一样求生,倒不如堂堂正正做人。片警说,你回去吧。回家后,我查找自己,虽然能放下自我迈出这一步,但自己正念不强,还停留在人对人的思维对话中,所以没有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事隔三个月,片警叫我去派出所,去之前我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然后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利用人来迫害我的邪恶,到派出所后片警和颜悦色的对我说,上面要检查,咱们走走形式,把这两篇给补上,我说,上次我已经写的很清楚,我不能再承认这种迫害。片警沉默了一会说,那就照上次的再抄一份吧,我想了想说,那我回去再写一份吧。回家后,我针对上次所讲真相内容做了补充,着重从人的道德底线,是非善恶,做人标准及在这场对真善忍的残酷打压中,我们所有人都是受害者等方面進一步唤醒人的良知。第二天当我把真相送到片警面前时,片警说,你有你的信仰,我有我的工作,我们相互理解吧!接着他又问我,炼功真能治病吗?我根据我个人的认识给他解释了一下,他说,好就在家坚持炼吧!通过片警前后态度的转变我看到了又一个生命良知的觉醒,同时更感悟道自己责任的重大。

不久这个片警调走了,又来了一个新片警,我悟道这又是一个需要我救的生命。于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抓紧机会向他讲了大法给人带来的身心健康,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及这场迫害给人们带来的沉重灾难。他略有所思后仍然从政府不让炼,你硬坚持会影响孩子、影响家庭等眼前得失来劝我放弃修炼,或表面妥协再偷着炼等说法来说服我,然后他又说,你回去吧,下个月给我送一份思想汇报来。回到家,我正想怎样写才能解开他的心结时,突然惊闻沈阳苏家屯血栓中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并焚尸灭迹的暴行,我想就从这惨烈的事件中再一次揭露中共惨无人道的罪恶来唤醒人的良知。当我把真相交给片警时,没想到他暴跳如雷说,谁让你写这些了,你写的这些东西上面来检查能通过吗?你还准备進监狱呀?我说,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在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份的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象这么惨烈的杀人暴行都不能唤醒人的良知,那人还有什么未来?他听后不语。

后来我们又接触过几次,每次我都向他讲真相,渐渐的我看到了他在转变。记得有一次,医院复查鉴定需要片警监督,他不但不去,反而对我说,去找找人写高点(指血压),办完后把结果给我看看,并一再说,如果检查合格就要收监了。我说,你放心,保证不合格,我不会承认任何对我强加的迫害。下午我去医院做鉴定前的体检,检查前,我发着正念,解体一切利用人迫害我的邪恶生命,人和机器设备都听我的指挥,当量我的左臂时,血压低一百,高二百,我当时就愣了,因为我知道够保外必须低压得达到一百一十。大夫说,量量右臂吧,结果血压低一百,高一百六,我当时有点惊慌,但马上又调整心态,心里说,我不能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如果哪没做好,我会查找我自己,用法归正的。然后我又发正念,任何生命都不配来考验我,我是师尊的弟子,一切干扰的邪恶,必须立即解体,眼前的医生及机器设备必须听我的指挥,低血压必须达到一百三,然后我平静的对医生说,我低压至少都是一百三,不可能是一百。医生说,都量两次了,不会有错的。我说麻烦您再给量一次吧,结果医生量完后自言自语说,真奇怪,真的是低一百三,高二百。我松了口气。回家后,我查找自己,为什么关键时刻被邪恶干扰了,终于我找到了是自己的欢喜心和证实自我的心造成的。

事情是这样的,体检的那天上午,片警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去后,他告诉我说一会儿检察院来考核,大约十点左右,检察院来了四个人,我与其他几位监外执行的“犯人”被叫到会议室,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考核本,我听片警说,他给我每个月的考核都是加分。我到会议室后,立即发出正念,清除一切干扰破坏的邪恶因素,让有缘人看到真相,明白过来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检察院看完我的考核本后问谁是×××,我站起来说,我就是,她对我笑笑说,合格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嘴在鼓励我呢,我很高兴。在下午体检前,我曾想,我这样写都能合格,看来邪恶什么都不是,只要我发出正念,体检也必须合格,正是由于自己起了欢喜心和证实自我的心,才出现了体检时的那一幕。

第二天是关键日,六位主任对我做進一步的鉴定,我吸取昨日的教训,调整心态,使自己的思想变的更加纯净,并提前发出正念,清除一切干扰破坏的邪恶因素,立刻我的身体好象被强大的能量包裹着一样,觉的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加持和呵护我,这更增添了我战胜邪恶的信心。结果鉴定中,我意到功到,血压高二百二,低一百三,一切检查均不合格。鉴定下来后,片警问我,看你红光满面的,哪象重病人呢,我说,我确实不难受,我相信科学,但科学解释不了这些现象,我只能告诉你大法是超常的科学。片警又问,那你是发气了。我笑笑说,我发功了。通过这一关,使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在修炼中碰到任何魔难都要修自己,看自己呀,只有时时查找自己,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排除它们中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在正念正行中我对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讲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的法又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

身体鉴定合格了,紧接着保外书上签字这一关又摆在了我的面前。思想中正邪两种思想也在不断的斗争,一种是硬不签,法院是否会给办理继续保外,另一种思想是我是大法弟子,在犯人后面签上名字,是对法的污辱,是对我人格的践踏,坚决不签。我静下心来将自己的思想与法对照,认识到前一种是人的认识,后一种才是神的思想,分清后,我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我是您的弟子,我不会愧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我一定按照大法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走正路,是去还是留由师父决定吧!当自己坚定正念后,奇迹出现了,当地片警没有通知我签任何字便把一切都办好了。这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

二、向内找,法理更明

某日,一同修来我家说,前不久他去一同修家,正赶上几位同修在谈论我,说我刚回来时在派出所遇到一家俩口子打架,警察说让法轮(指我)跟她谈谈,一同修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修炼人去管常人家的闲事,是不对的等等。我听后,对该同修说,事情不是这么回事,以讹传讹,不是修炼人所为,更何况那位同修的认识也不在法上。事情原本是这样的,我回来的第二天,去派出所正遇上一位大姨找片警反映问题,说楼上那家阳台水管子老往她家淌水,她家也不敢晾衣服,她说了几句,那家不但不改,还变本加厉,昨天两家又吵起来,晚上那家竟然去砸她家门叫骂,她没开,片警当时劝说了几句,说有点事出去,让这位法轮给你讲一讲吧,于是,我从人的道德、宽容、包容、以和为贵,冲动所带来的后果等做人的道理,跟那位大姨谈了一会,随后我又乘机把邪恶迫害大法,大法洪传,退党、团、队等真相讲给了她。过后我把这个经过讲给了一位同修,结果传来传去,传的面目皆非。

那位同修走后,我开始找自己,从表面上看,是同修的错,那为什么我做的这么正的一件事却被传成这样的了。我到底有什么心没放下呢?晚上我丈夫回来,我把这件事讲给了他,没想到他一针见血的给我指出:是你的显示心造成的。他说,作为大法弟子无论遇到任何人或事,你就按照法的标准去做好,因为你就应该那样去做,为什么做了点事老挂在嘴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好象是在说,你看我在派出所这样的环境下都敢讲真相我修的多好啊,其实话一出口给人的感觉就是显示自己,今天让你听到就是让你找自己修去执著心。是啊!我们往往有很多心都形成自然了,很难发现,特别是当别人说自己时,表面看自己又无过错时,我们真的很难静下心来向内找找自己。“人要修成神,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的这个过程中,大家想想人会表现出什么来?什么都可能会表现出来。意识到了,能改,为什么能改?不是为了常人做个好人能改,而是为了修炼圆满而改,那就是神圣的,那就是走在神的路上。”(《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同修们,让我们听到看到什么都来找找自己,修去它,那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什么能挡住我们的。

还有一件事对我触动也很大,那是在看守所期间发生的一件事。一次接见中一同修家属暗送大法资料被所长发现,回到监室后,一个恶警出手去打那位大法弟子耳光,我站出来制止,那个恶警反过来打我一耳光,我用手去搪并正告她,你凭什么打人,谁给你的权力,你这样做会给自己造下还不清的罪业,是要遭恶报的。恶警被我的正念所震慑,没有再对我们行恶,这件事不了了之。回来后与同修谈及此事,同修说,师父告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怎么能跟恶警动手呢?你做的不对。当时我认为我的基点是站在法上的,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威严是同在的,决不允许恶警象打犯人一样来打我们,同时应该震慑她们,让她们少造点业,也是为她好。于是我对同修说,我的基点是站在法上的,如果我做错了邪恶早惩罚我了,在那种环境下,我觉的我这样做没有错。可是同修说,你没有按照师父的法去修就是错的,并说,你可以用正念去制止,但决不能动手。当时自己认为我们只是对法的理解不同而已。并没有悟到这是法理不清的缘故。

一日看了《明慧周刊》243期《如何看待利用绝食反迫害》一文,对我启发很大,再看在看守所发生的那一幕,在法理上又有了新的认识。反迫害有多种形式,但自己采用与恶警动手来震慑邪恶毕竟是人的正念作用下所为,但是由于当时自己的思想基点又是修炼人的境界,所以才破除了邪恶对我的加害,如果当时自己不是用人的正念而是用神的思想发出强大的正念来制止恶警行恶,我认为“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我也经常看到我们同修之间发生矛盾时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悟的不同,以此来掩盖自己所要修去的人心与执著,阻碍了自己真正的提高。今天我把我所经历的向内找这两件事讲出来,就是希望我们大法弟子的法会真正的成为我们相互提高、找出差距、增强正念的法会。

三、讲真相、救世人、促三退

回到家后,只要与我有缘接触的人,我就用我亲身的经历揭露恶党的邪恶本性,讲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上的体现,以及大法在世界各地洪传的盛况,从而启悟人的本性,唤醒人的良知。在推“九评”促“三退”中时时在检验着自己对法理解的成度,正念是否强大,对众生责任感的大小。由于中共恶党横行中国大陆,通过谎言、暴力和恐惧推行的文化毒害了众多的中国民众,所以在讲真相中就要求我们明法理、正念强、有恒心,有一种不救了此人决不罢休的坚强意志。在不断的熔炼中,自己被锻造的更加智慧、成熟。由当初的兄弟姐妹都未退,到现在的亲朋好友,单位同事,以及与我有缘的路人,都相继三退。我深知大法弟子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不能错过任何机缘,只要走到哪我就要把真相讲到哪,救度一切有缘之人。要想做好这一切,多学法、多看书、多发正念是关键,在讲真相时才能得心应手,智慧源源不断。“大法弟子的智慧来源于正念--神念”,当我们“放下更多自我的时候,证实法的智慧就会自然而出。”(《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最后以师父给《乌克兰法会》的贺词与同修共勉:“精進吧,大法弟子!修炼中去人心虽苦,道路是神圣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