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荣心怎么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得法有十年了,作为正值二十年华的女孩来说,爱漂亮是再正常不过了。可是作为大法弟子,做一切事情都要用法来衡量,时时刻刻得用法来对照自己的行为。对于这颗执著心,反反复复的过了好几次关,有时表现得好一些,有时表现得差一些,但总是不能干干净净的放下。考验一直在,不停的触动我这颗心。最近的一次过关中始终还是没过去,我才意识到这颗心太重了,一定要放下。

对于常人的男女之情我一直认为自己放得比较好,一是认为自己还小,心里没有这些事情。加上现在的人很多思想都很肮脏,在思想上很难有共鸣。自己作为大法弟子,正法修炼是摆在第一位置上的,自己年纪还小,所以不会考虑男女之事。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对男女之情看得较淡,但是对于爱美的虚荣心却强得很。

爱美爱虚荣这颗心,从我四五岁对这个世界有意识开始,就已经表现出来了。总是爱穿漂亮衣服,看见妈妈的胭脂水粉也要拿来往自己的脸上抹,去到别人家做客也是往人家阿姨的梳妆台跑,为此还让我家长教训了一顿。后来读书了以后变成了爱玩的小男孩性格,也就“放下”了几年的虚荣心,直到上了高中大学,这颗心又翻出来了。

由于家境比较好,所以父亲总是会给我足够的零花钱,就使我养成了会花钱的坏习惯,修炼后自知自己是个修炼人,可是总是有意识避开师父的话,有些日子还真是常人得很。如今离开了大陆来到美国留学,在这个新环境中,我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走好正法修炼的路,自己也感受到自己在快速的升华着,但是对于这颗虚荣心,总是反反复复的过不好。

前些日子和一同修去电话公司买电话,其中一个店员就跟我说,他和他的同事都觉得我很漂亮,言语中透露着常人的那些情。来到美国后,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赞美之词,甚至还有不认识的老外主动跟我和我姨妈说要我做他儿媳妇的事情发生。其实在中国的时候,虽然中国人比较内敛,但也有不少朋友对我特别招待,对于“美女的特殊待遇”我也是自然的接受,于是习惯了比别人得到更多的照顾。在学校里,总是有人听我差遣;在家里,老爸对我溺爱有加;在公司实习的时候,老板也对我特别耐心照顾。一个小小的虚荣心就象一棵大树生根发芽,还派生出许多相关的执著出来。于是乎,显示心,争斗心,好胜心也都跟着来了。

作为一个常人可能还有不少人羡慕你,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人,那就是一个应该严肃对待的事情,是我在修炼路上要去的心,在我修炼路途上要去除的一个很不好的执著心。

来到美国后,有一个同修是开着修的,他告诉我,我这颗心是以前的生生世世中积累下来的,因为以前享惯了荣华富贵,做惯了美女,于是留下了很多不好的执著心,其中有很多也是旧势力有意安排。在修去这颗心的同时,还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明白那一切不好的心是不属于你的。其实常常我们在哪颗心特别难过、特别难放得下的时候,其实就是因为这颗心藏得最深,被旧势力下的毒最深。但是我们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弟子,学的是宇宙的大法,只要你想放,就一定能放。

师父说过,旧宇宙的理都是为私为我的,但我们现在是正法弟子,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的,其实所有一切不好的执著心就是由于私念而引起的,修炼就是不断放弃执著心的过程,也就是同化宇宙大法的过程,同化多少,修好多少,每每我明知要放下,但却心中割舍难断,看着那好看的衣服,明知是虚荣心又发作,但是就是想买,就是爱,这是什么?

释迦牟尼的修炼故事中有一段讲到魔化为美女来引诱他,但释迦牟尼连他是女的还是男的都分不清,并显出真相给那两个“美女”看,只看到这两个美女的肚子里爬满了蛆虫流着肮脏的脓水,自己就吓跑了。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修炼人能看到更深层的实质。

师父给每一个弟子安排的修炼的路最终都是修成圆满的,但修不修成,就要看我们自己。难来了,你过不过,师父已经告诉我们怎么过了,可是自己非要坐在那里,师父也没办法,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其实所谓一切的难割舍,都是因为私心,只考虑自己的私心。在此写下这篇文章,希望没有过好关的同修们抓紧时间,快快行。“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精进要旨》〈退休再炼〉)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