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放下人的观念 无条件的同化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首先感谢本次法会给我这个宝贵的机会和大家分享修炼心得。

我和先生一九九六年一起在北京得法,我们努力按师父的要求修心向善,给单位、家庭都带来了诸多益处。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从天而降,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和诬陷,我和先生决定上书中央,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结果受到了中共的严酷迫害,在劳教所中九死一生。

二零零五年我来到海外。当时因顾虑先生还在国内,孩子又小,迟迟没有出来揭露迫害。然而,小心翼翼用人的方法保护不了修炼的人,先生在今年五月被邪恶再次抓捕。这件事发生后,我因人的观念和情的带动,没有走正,没有及时揭露迫害,讲清真相,从而没能否定旧势力安排,先生第二次被判了劳教。

在此我把自己这段经历中的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以便大家吸取我的教训,今后走好、走正我们剩下的宝贵时间内证实法的路。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只有不折不扣的信师信法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决不能走旧势力的路,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可怎样才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呢?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

而这个正念纸上谈兵可不行,真得在自己的修炼实践中做到才行。

年初国内一位同修被抓时,我还在鼓励她的家人一定要曝光邪恶,她的同修女儿有顾虑迟迟不肯做时,我还在责怪她:怎么人心这么重!可自己的先生被抓后,在别的同修事情上表现出来的正念全不见了,满脑子都是人的观念。先是抱有侥幸心理,想着他们也没找到什么证据,应该不会怎样吧?同时动用常人关系在国内活动,还给自己找借口说: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出来以后再揭露迫害、曝光邪恶呀!身边的同修说要帮我打电话、写信,我反而顾虑这样做会对我找常人帮忙起反效果,就没让他们做。现在想想不就是信赖常人比信赖同修还多吗?

二十多天后,和伦敦的一个同修通电话时,她给我讲了营救李祥春的事。她说国外同修大规模营救李祥春,充分曝光邪恶,他最后堂堂正正的回来了。当时我非常明显的感觉到这是师父在借她的嘴提醒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时机揭露迫害。但由于自己人心难放,还是不敢大规模的做,唯恐惹怒了邪恶遭到它的报复。但又知道不能不揭露,所以就有所保留的做着,真是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

由于我抱着这样的想法,邪恶就加强假相,国内帮忙的朋友告诉我由于先生的事上了大纪元,他们不愿再管了,这样又一度阻碍了我進一步揭露邪恶。直到后来得到内部消息,先生被判了两年半劳教,这才象当头一棒,让我不得不正视自己的根本问题,那就是信师信法的问题。

过去谁要说我在信师信法上有问题,那我一定跟他急,觉的这个怀疑简直是对自己的侮辱,然而现在我终于意识到,不是相信师父和大法的存在就是信师信法了,在关键时刻敢不敢不折不扣的按师父说的法去做、去修,那才是真信、正信。师父一直告诉我们邪恶是最怕曝光的,而这个空间的表现有时却是你曝光了他可能会报复,那你是信师父的话呢还是信人这儿的表现呢?如果在关键时刻还是更相信这个空间看的见摸的着的东西,对师父讲的法从道理上相信,可做的时候并不照着做,那怎么能叫真信呢?不还是把这个空间的东西、眼前的东西看重了吗?其实某种程度上正念就是一个“信”字,完全彻底的信师信法,就是大法弟子的正念。

师父讲过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安排,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邪恶就不敢迫害。可是面对邪恶貌似强大的外表,我的心就开始胆突了,不想跟邪恶产生“冲突”,还想跟它拉关系把先生救出来,结果遭到了它更大的迫害。其实被迫害不是因为这个空间惹了邪恶,而是另外空间纵容了邪恶啊。

后来我進一步明白,师父讲明了“揭露邪恶”这个法,那旧势力就制造假相,让我们看到揭露邪恶反遭报复的假相,因为旧势力觉的师父法讲明了你们照着做就行了,那是你们自己修的吗?所以它就要来干扰、破坏,来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如果这时我们自己真的起了疑惑,不敢按师父讲的话去做了,那么就刚好上了它的当。师父讲的话就是法,才是宇宙中唯一的真相,而我们在人间不论看到的什么都是假相,只有不折不扣的按师父讲的法去做,那才是对的。

经历这场魔难后,师父的这个法对于我终于不再是仅仅用来指导别人的一个理论了,而是深深根植到了我心里,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大法弟子的正信。

放下人的观念,一思一念溶于法中,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师父早在十年前就在《警言》中告诫过我们:“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 当时肤浅的认为那是师父在说那些常人心很重的学员,和我没关系。而现在越来越发现,其实自己头脑中存有很多人的观念,只是没有察觉。比如我有“常人中有地位、有权势的人能够解决问题”这样一个观念。因我在中国大陆生活多年,有过多次找一些高官把常人中的事情办成的经历,这样就象师父在经文《越最后越精進》中所说:“为此,在有了这些经验的同时,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观念,经验又在实践中使观念变的顽固。”

其实这种对常人的依赖心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师父给我们举过由于我们的依赖心使那个总理变坏的例子,也举过因为指望联合国,结果使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主席都是迫害人权的当上的例子。

我来到美国刚开始营救先生时,也知道不能依赖常人,营救的过程就是揭露迫害、讲清真相的过程,所以倒是不期而遇了不少热情相助的常人。但有时遇有较高社会地位和影响的人时,依赖他的心就会冒头,想通过他达到某一结果的心会不知不觉的产生,而这时常人间的形势马上就会随心而化。比如对方会突然有事出差离开,或改变主意说无能为力等。

其实师父早就说了:“你们是修炼者,一切的变化都在你们的修炼与正法中产生;你们自己所证悟的一切,你们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们自己走的这条路中产生。决不要考虑旧势力会给我们什么恩惠,常人社会会帮助我们什么。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比如我还有一个观念,就是“一件事情能否做成取决于做事人的组织能力和专业技能。”这个理在常人中也许是理,但在修炼中就不是了。而由于我这个观念没去掉,很多证实法的事自己没有主动去担当,觉得我不是学这个的,做不好。其实当证实法的效果好时,根本原因不是我们常人空间的具体手段和方法多高明,参与的学员多能干,而是因为符合了法的要求,整体上心性到了位,法的威力在人间的自然展现。所以无论是协调人,还是具体参与做事的同修,能力、技术问题都不是第一位的,第一位的是心性。国内不是有很多不识字的老年同修现在都能熟练的使用电脑做资料吗?

我体悟到,其实师父已经在法中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只要我们是修炼人的状态,一思一念在法上,那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一切都会被有序的安排,我们只需随机而行。而如果用人的状态,用人的思维做事就会被干扰,比如做事效率低,环节上出问题,文件没保存上了,计算机出毛病了,等等。证实法中出现的任何不正确状态,都是我们自己的心造成的,就是邪恶干扰也是因为我们没做到金刚不动,否则它也干扰不了。

在宇宙正法洪势越来越向表面突破的最后阶段,法对我们每个修炼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包括我们平时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才能不出偏差的走好每一步。那么如何保证自己能够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呢?我的体悟是不但每天要静心学法、背法,而且在脑子空闲时如等人、坐车时也不要让大脑自己胡思乱想,可以背法、背《论语》、背《洪吟》,全身心的同化大法。

一个修炼者真正的学好法就会少走很多的弯路,而不是总是象常人式的在教训中总结经验。希望大家以我的教训为戒,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正法之路已经走过七年了,这七年也是师父苦度我们的过程,给了我们一次次的机会,利用人类这个空间的各种方式让我们证实大法,纯净自己,归正自己,这一切是无法用人类那有限的文字来表达的。让我们珍惜这万古机缘,在勇猛精進中走好最后的路。

(二零零六年美西秋季国际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