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九评 劝三退 世人喜得救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九六年喜得大法,当我第一次读完了《转法轮》,书中的法理使我激动的难以言表,我觉得书中讲到的很多东西,都打入了我心灵深处。加上集体学法炼功,两个星期后,我浑身轻松,什么病痛反应都没有了。心里的容量也大了,没有了气恨。整个身心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我有师父了!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在公安局“六一零”单位保卫科的威胁、恐吓下,我给大法造成了伤害(以前写了严正声明)还不自知。不久后,我看到了明慧同修写的文章大意是:我们伟大的师尊,在邪恶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中,一直为弟子、为世人承受着巨难;有的人不仅没有站出来维护大法、证实大法,还起了为邪恶迫害大法推波助澜的作用。我突然明白,整天大哭,怕师父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了。我翻开《转法轮》,看着师父的照片,一边哭一边给师父认错,求师父给我修炼机会。

一次在学法中,读到《洪吟》中的〈安心〉:“缘已结,法在修,多看书,圆满近。”瞬间,我的整个思想都定在那首诗里,感到特别亲切,用常人的语言是表达不了当时的感觉的,突然又感到特别伤心,大哭不止。我知道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哭,知道伟大的师尊为我承受了多大的业力。过了两天,我读到《转法轮》第三十九页,我看见那几个字变成了一层天体,我在一个大的天体里炼第五套功法中加持球状神通,我感到很渺小。还有更美好的感觉,没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悟到,这个法太大了,一个渺小的我,只要坚定的修下去,师父不会放弃我。同时,师父让我多学法,让我看到了在我那个层次的法的内涵。

梦中的点化

我想,必须从行动上否定邪恶旧势力的迫害安排。迫害发生后,我仍然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开起音乐炼功,每天净心学法三小时,然后去给同修传递新经文或明慧资料,与同修切磋、向世人讲真相、发传单,找回那些由于怕心没有修炼了的同修。师父给了我很多机会,出门经常都会碰到些没有修炼了的同修,有些都是几十里外的人,突然的遇到了。我对她(他)们劝善,提醒同修不要错过这万古难逢的机缘。这以后,这些人都又开始修炼了。这是法的威力,是师父慈悲于人,不愿落下一个大法弟子。

一次和同修开法会,邪恶非法抓捕、非法关押了我十二天。“六一零”邪恶之徒经常找我,打电话骚扰我,说好多事都与我有关。但是,我不再害怕。执著心不断的在去,心性在提高,在升华。

心里早就想去北京证实大法,但心性不到位,一直在犹豫之中。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片大海里有数不清的人向对岸游,有的已经游的很远了,有的才开始,我也想去,但看见水那么深,看不到底就不敢下去了,站在岸边看着别人向对岸游。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好象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象师父,但又看不清,走过来对我说:“这个水并不深,别怕。”说完,他一下就踩到水里给我看,水才齐腰深,我也下去游了。游了一段,怕淹死,脚往下一踩,到底了,只有齐腰深。我想这水确实不深嘛,我又游了几下,就到岸了。怎么这么快就到岸了呢?

醒来后,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呢!常人社会的形势只是个表象,没有什么可怕的。正如师父在法中讲到的:“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师父为了我们的修炼提高,用心良苦啊!这个梦可以说是贯穿着我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只要怕心重时,就会想起这个梦。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但当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法粒子,有一种强为的感觉,结果到北京刚下火车,就被“六一零”邪恶之徒抓捕押回当地,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一路吃尽了苦头。

背法

挖根,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有去,那就是“怕”。发现自己念不正,这些事都是自己的心招来的。于是我决定在法上提高。我每天学法三、四个小时,但是思想老受业力干扰,法不入心,我很着急。后来,我决定背《转法轮》。我记性不好,开始一句话要读十几遍才能背下来。看到时间花了,進度很慢,我急得直掉眼泪,可是我没有动摇决心。一天能背两段或更多了,到现在,我已背第三遍的第七讲了,我同时也背《洪吟》和一些经文。这样越背越多,脑子越背越空,杂念少了,背法这件事在我这个快六十岁的人身上也体现出大法的超常。

发正念是严肃的

在背法的同时,发正念,讲真相,我也没有落下。发正念,我除了全世界大法弟子每天一起那四个整点外,每个整点都发。一般每天要在八、九个小时的整点发正念。刚开始发正念时,师父就让我看到了发正念的严肃性。

一天午饭后一点整,我在床上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集中精力背正法口诀。我看到在一个比较黑的空间中,邪恶烂鬼很多,从空中射出强烈的白光,直穿烂鬼心脏,烂鬼瞬间倒下去,化掉了。发完后,我又躺着背正法口诀。我看见那白光很微弱,向烂鬼射去,烂鬼不倒下去,还站在那里做鬼脸,我想,发正念是一件很严肃,神圣的事,必须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能达到除魔的效果。

有一次发正念使恶警现世现报。二零零二年,有个同修在外地发真相资料,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邪恶在追问资料来源时,她把我也供出去了。外地来了三个公安,加上我们当地的“六一零”一帮子八九个人,找我所谓“交待什么问题”。保卫科的屋子里挤满了人。我请师父加持,我集中精力发正念,开始邪恶之徒们气焰嚣张,后来慢慢都出去了,就剩下五个人了。

我只管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在吼叫,威胁时,我又集中精力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烂鬼,让他们现世现报。一会儿,一个高个子警察坐立不安的样子,他对那个领导模样的警察说:“我的头好痛啊,我先回招待所休息一下吧!”我看他脸色煞白,走出去了。我知道他遭报了,他们问我什么,我一直不配合,最后只好叫我走了,说第二天八点钟还要来找我。在当地同修的配合下,我们齐发正念,邪恶解体了。第二天再也没来找我了。

采取各种方法讲清真相

《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讲到:“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每个学员都要重视这个问题。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相,……”

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人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是为了救人,那么讲清真相是为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都是为了救人,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就应该这样做。对师父讲的法,不管理解与不理解,我都只管去做。

我是当面讲和发真相资料,或写信相结合,当面合适当面讲,当面不合适就发真相资料或写信。走到哪,发到哪,走到哪,讲到哪,不分时间、地点,不分环境。我身上总是带着真相资料,或大法护身符。

到法院去帮人办事,我每次都带两张真相光碟,悄悄放在我去过的办公桌上或抽屉里。走到街上或商场人多的地方,我把真相资料用彩色广告纸包好,轻轻放進前面人的衣服帽兜里,去一次商场要发十几包。到学校去接孩子,我放進学生的书包里,或帽兜里,有时当面交给小学生,或资料或光碟。到学校找老师,我把真相资料放進老师的办公室抽屉里,或教室的讲桌里。

每天到菜市场去买菜总要带十几包真相资料发到买菜人的车筐里。只要我去过的地方,都要留下我发放的真相资料。我也常到小区去发,把光碟或资料装進塑料袋里挂到每家人的门把手上或用双面胶贴在门上。我的住所周围我都常去发。我想,他们都和我是有缘人,我一定要让他们明白大法真相,让他们得救。每周出去两三个晚上挂条幅或贴大法真相标语,有时也放放挂着条幅的气球,总之方法很多。

二零零三年,我到外地孩子家去过农历新年。大年三十晚上,我准备了六条冰冻的条幅(好扔),和家属同修在一都市最繁华的街道去挂,乘人放烟火看热闹的时间,我把一个条幅往树上一抛,好象有人一下从我手上接过去,条幅挂到了一棵挺拔直立最高树的最顶端。凭我的力气,我是无法抛那么高的。我们又在很远的地方再挂一条,直到挂完。

第二天大年初一,都市大街上的人川流不息,上午十一点钟,我们经过了头天晚上挂第一条条幅的街道,看到树梢上那近两米长的条幅笔直的挂着。上面写着“全球公审江泽民”,太阳照到黄底红字的条幅上格外显眼,正对着市区一法院大门,人们停在那里向树上指指点点,有小孩大声读出来,一群警察也在议论着什么,但没人去取。一直到下午四点钟,那条条幅才不在了。

这次,我的感悟很多:证实法救人的事,只是通过我们去做,真正的是师父在做,每件事情的成功,没有师父的帮助,我们根本就做不成的。这正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们做证实法的事,不分什么敏感日或平日。我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多,所以当地六一零邪恶组织把我们单位作为重点迫害单位。每晚小区门口坐着四五个便衣特务,虎视眈眈的盯着过往行人,特别是我们这些上了邪恶“名单”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它们注意的对象。你一出门,它就分段跟踪。

每次出门我都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们做事顺利,一般不受干扰,每当走到大门口时,我总是想着,师父就在我的身边,邪恶看不见我。具体做事时还是很谨慎。有时也得甩掉跟踪的“尾巴”,有惊无险。这种情况我也必须找我自己哪里有漏,被邪恶钻空子了。每年七二零或十一、新年我都出去做证实法的事。

我发现,真正所谓敏感日出去做,环境只看见警车多了些,便衣多了些。但只要心怀正念,去除“怕心”,就象没看见他们一样。我这里不是说邪恶不邪恶了,是师父看我们有这颗证实大法的心,时刻看护着我们。

从零三年起,我和家属同修利用节假日也到三百多里远的农村老家去发真相资料,发“九评”书或光碟。每年至少回去二、三次。农村老家很难听说有人炼法轮功,人们听到的,看到的都是电视里邪恶的造谣宣传,老家的乡亲们也该得救啊。我们回家要赶火车,坐汽车,坐船,还要走十几里山路。在风雨中,在泥泞中,在路途中,我们吃了不少苦,但收到的效果也好。每次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一切都很顺利,也出现很多神奇的事。

为了减轻大资料点同修的压力,师尊教导我们,资料点遍地开花。在三年前,我这里也开了一朵小花。在大资料点遭到邪恶破坏时,一段时间资料紧缺,可是我从没缺过,从没停止过散发资料。

面对面的口头讲清真相,我也从没停止过。不管在车上,路上,碰到不认识的人,我都是首先给他们打招呼,和别人讲上两句话,就开始讲真相。路上碰到不认识的有缘人,我也给人家说两句,叫他(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有美好的未来。

一般都是给我说声“谢谢!”我会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有些时间稍微长一点,对方明白后,我就给他(她)一份真相资料或护身符。时间短的,或对之还不明白的,我不会发给他(她)的。我很珍惜真相资料。我给别人讲真相时,心里从来不顾虑什么,思想比较纯净。一般效果都比较好,也有不少人马上就要学。对那些不接受真相的人,我心里比较平静,我想以后其他同修给他讲他会接受的。

散九评 劝三退 世人欢喜

原来我对“慈悲救度知多少”(《洪吟》)这句话悟的不深。我想,中国人在邪恶谎言的欺骗下,对大法犯下了天大的罪恶,不好救了。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推出《九评》奇书后,我反复看了三遍,听了几遍录音,知道了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觉得生长在大陆的人好悲哀啊,一直被共产邪灵操控着,毒害着,毁灭着,被它打上兽记。这中国人能救几个啊?《九评》是挽救一切被毒害了的众生,也包括共产党人与中共最高权力机构和普通世人。“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师父的洪大慈悲,使我向世人散“九评”,劝三退生不出任何顾虑来。

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说:“九评可以传着看,不能急。”我认为救人如救火,传着看太慢,还是让很多人同时看,救人最快。让世人快点明白真相,快点脱离恶党。同修不同意,我就自己做。我把做好的书或光碟先散发给熟人,叫他们看了又传。也发到家属的报箱里,也用一个大信封装好,上面工整的写上“祝福您!”三个字,用塑料袋装好挂到小区各家门上,每单元最多挂两本或两套九评光碟。也常带上三五本到菜市场或街上去发。

一次,我发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打开一看,赶快装好,放進自己的车筐里走了。还有一次,我发给一个买菜的老汉一套光碟,他发现后,打开一看,两眼笑成了一条缝,赶紧包好,放進自己车筐里走了。发了东西以后,有时我不马上离开,我要看看人们有什么反应。没有一个扔掉的,都是很高兴的拿走。这是人明白的一面急着想得救啊!

还有一次, 我到一个电话超市去讲真相、劝退,老板娘说她听过“九评”这个名字,但没看过。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我给她装好一套九评光碟,塞進卷帘门下,过了两天,我又去打电话,老板娘高兴的对我说:“有人给我放了一套九评光碟,我都看了。共产党太坏了,太邪恶了。我们这一排铺子的人都来拿去看。”我听了真高兴。我想,这是师父让她说给我听鼓励我今后做的更好。除此之外,每天我还要写四五张“人民币”,在上面写上“退党”等话语。

我把散发“九评”和劝三退结合起来作。有资料就做,没资料就口头劝退。这是每天必须做的救人的事。师父《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先是我们全家人三退,然后我劝亲戚、朋友、同学、邻居、同事都退了。后来就是劝熟人和不认识的人三退。劝退当中,有些人几句话就退了。但一般这种人都是听过别人讲大法真相的,也有的人是看过大法真相资料的。有些熟人要讲三四次,后来还是不退。

有些人不退,我先是着急,后来多学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以后的讲法,认真看明慧同修在劝退中的文章,学习别人的经验,多找同修切磋,但还有一点,就是遇到不顺利的事,要先找自己,看自己今天做这事心正不正,有什么执著没放下,这样,劝退效果就好多了。

劝退也是一件很严肃的事,特别是不认识的人。思想稍微不在法上,劝退效果就不好。前一段时间我连劝几个都不退,开始有些沮丧,后来看到明慧周刊二四二号上有一篇同修的文章:《你有始,我有终,整体配合救众生》,我受到了启发。每天只要碰到能说话的陌生人,我都给他们讲:“天要灭中共邪党了,赶快退党、退团、退队才能保平安!”,管他退不退,这个信息让他知道,他又去讲又去传,大家都这么说,形成一个场,那么再去劝就容易了。

在家庭中证实大法

我第一次被共产恶党非法关押回家后,旧势力的黑手又伸向了我的家庭。我丈夫以前也学法炼功,但是怕心太重,他怕连累他,闹着要和我离婚。

因为我当常人时就有这个离婚的愿望,后来修大法了,我懂得了和他的姻缘关系,也就放下了这个心。这次他一闹我的这个心又起来了。这次也许就是冲着我的这个心来得吧!但当时没悟到。我正在矛盾中,一天碰到曾经的邻居,我给她讲真相,她说:“就是嘛,法轮功是好,你看你们俩口子往年经常打架,现在炼法轮功多好了。”

我听了心里很惭愧。我想:这是师父在借她的嘴提醒我不能离婚。作为大法弟子方方面面都得想着怎样维护大法。后来我向内找,觉的我对他气恨心太重,对他不善。对他改变态度后,他再也没提离婚的事了。当时要是离婚了,不知又要造下多大的业力啊!我的悟性差,每放下一个执著心都离不开师父的提醒和点化。我们修起来觉的难,可师父度一个人更难啊!

当然,我自己在家庭中都能为别人着想,特别是对两个不修炼的常人女婿,他们从我身上看到修大法的人善良,把名利看得淡,再加上他们经常都能听到大法的真相,他们不修炼,但从来都很支持,他们也出去给别人讲:“炼法轮功的人真好。”

以上是我对自己这些年来在正法修炼中的一个总结,和一直都很精進的同修比起来,我还差的太远。还需要每一步都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做好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