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张全良遭迫害更多细节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重庆大法弟子张全良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被中共流氓恶警绑架。绑架之后,邪恶之徒一直不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属,家属四处打听,在一再追问之下,流氓政府的打手才承认已绑架张全良。

张全良在被绑架之后,被邪恶之徒毒打、吊铐六天六夜、刑讯逼供。张全良在神志不清时承认曾安装过小喇叭,邪恶之徒以此为借口非法起诉张全良。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邪恶之徒非法开庭,所列举的五项所谓证据,基本被否认,连基层法院的法官都认为证据不足。但是,邪恶的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继续采用其惯用的黑箱作业手法,基层法院的开庭只不过是欺骗百姓的幌子。

在中共“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操控之下,邪恶之徒利用刚成立的第五中级伪法院与第五中级伪检察院的被欺骗的邪恶劲,在7月26日秘密对大法弟子张全良非法判刑五年。可这一切大法弟子张全良的家人却全然不知,直到两月后的9月26日才听到一点风声。

当张全良的家属去法院询问张全良的情况时,第五中级伪法院仍然采用中共恶党的惯用的欺骗手段对待张全良的家属,一再说张全良还没有被判刑。直到张全良的母亲在十月二十日在法院穿上写上字的喊冤背心时,伪法院的邪恶之徒才不得已而打电话给张全良的岳母家,说张全良早已被判刑,叫家属去取判决书。张全良的家属对邪恶的黑箱作业手法和欺骗把戏极为气愤。

为了表示对中共流氓的抗议并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张全良,张全良的母亲在张全良的妻子、张全良的正在上小学的孩子的陪同下,十月二十三日继续在市政府前的大礼堂穿着写上字的喊冤背心向群众讲明亲人被迫害的真相。此时中共的打手们气急败坏,动用二、三十名警察抓扯张全良母亲的背心,驱散围观群众。张全良的家属被警车带走。

十月二十六日刚上班,两名身强力壮的便衣去敲张全良岳母家的门,企图绑架张全良的岳母、妻子、母亲。张全良的家里,除了这三名身为母亲的柔弱女性之外,还有三位:一位是张全良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岳父;一位是张全良妻子的精神失常的姐姐;一位是张全良的年仅十岁的上小学的儿子。试问中共流氓政府:你们还有人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