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魔头二零零零年初流窜广东时所犯下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九日】二零零零年初,江魔头在悍然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半年后,窜到广东省茂名市和高州市,名为“出巡”,实际上是要干不可告人的勾当。它在这次作恶中,主要犯下五大罪恶。

一、强制推动广东省迫害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在江魔头到来之前,广东省的中共官员对法轮大法还是比较同情的,他们给“中央”的报告说“法轮功修炼者绝大多数是好人”,没有判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在江魔头的亲自施压下,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为了权力,拿胡锦涛的同学张孟业开刀,判劳教,为广东省迫害法轮功开了恶例。从此,广东省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升级和加剧,给成千上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本人和家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也把广东省内本来还有良知的中共党员领上邪路和绝路,如原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就是一例,他追随江魔头的结果,在表面上获得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地位和权力,可是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迄今为止,已被多国的法轮大法弟子告上法庭,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他必将为自己所犯下的所有罪过承担责任,偿还一切。

二、江魔头到广东省,到茂名地区期间,当地的官员为了讨好它,竟毫无理智的绑架当地的法轮功“骨干”到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和刑警大队等地方实行关禁和迫害,做着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祸及面极广。当时,一大批大法弟子被莫名其妙的绑架,有的连手续都不办一下就绑架到牢狱中迫害,只是到放出来时才说一句,“江××到了,怕你们××,所以‘请’你们到里面住几天。”共产恶党就是这样的流氓本性和嘴脸,只要为了它自己的利益,就什么都可以干的出来,全然不顾他人的痛苦与死活,也绝然体会不到他人的痛苦与死活,他们都是唯我唯大的,有时候甚至连借口都不用,干脆赤裸裸说出来,一点也不感到羞耻。在他们的心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己私利可以不择手段,所以他们也就不会为自己干的坏事、自己给别人造成的痛苦而感到羞耻和惭愧。

三、在高州发表臭名昭著的“三个代表”。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大魔头要跑到广东高州这样的一个小地方发表它的“思想”和“主义”。邪党搞了一个所谓“毛××思想”宣传自己的暴力革命和独裁专制,江魔头为了表明自己是正统的接班人,搞了一个什么“××X理论” 来瓜分国家财产,把贪污腐败合理化。至于江魔头搞的什么“三个代表”就更拗口了,几乎没有一个中国人不骂这个自欺欺人的所谓“重要思想”,强迫所有的中国人都要违心的念这几十个骗人的字。作为一个现代的中国人,真是可悲!

四、为祸当地的老百姓甚烈。大魔头就是好大喜功,地方领导人也深知这一点。在大魔头到达高州时,强迫当地所有的乞丐离开。更可笑的是,当地官员为了表明自己如何有“政绩”如何搞好了经济,特意选出一个最富的村,村没有一家砖瓦房──那是荔枝特产区,没有第二个村有此独特条件的。又为了不让大魔头在路上看到有砖瓦房,所以特别选了一条曲折的路。又为了标榜农村富裕,镇政府又专门选出一个人家,用公款买了很多高档家具,装上空调机,铺上地毯。更可笑的是,连这家人都不是“原装货”,都是选人凑合的,选了一个教师以便于对答如流,选了一人小孩以便于“总书记”能抱一抱以树立亲民形象……大魔头也乐得装聋作哑,顺着安排好的一切作戏──本来它就善于作戏嘛。当时它就说了一句话“既然高州农民富起来了,应该多为国家作点贡献,多交点税嘛。”就这一句话,当地百姓没有一个不恨它的。它还在去过的那个地方装模作样的种了一棵荔枝树,还起了名字,当地官员为了奉迎它,又建了个“观荔亭”派出武警部队看守。大魔头真是假到极点了。

五、大魔头所到之处劳民伤财。大魔头,其实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员都是这样,表面上把无神论强加给人民,口口声声说要反对迷信,用“迷信”作为棍子去打击异己,但它们自身却“迷信”的要命。在大魔头到高州之前,当地政府已用公款装修过市委招待所了,可是大魔头的“国师”到那一看,说“风水”不好,不能住,并看中了鉴江边上的观山,于是又运用大笔公款另外装修一个豪华的宾馆供大魔头到来时住。据了解内情的人士说,之所以看中大江边上的观山,是因为江某人本身是蟾蜍精,要靠近水。

以上种种,在当地可谓妇孺皆知,大魔头所到之处,不是给人带来福份,而是给人带来祸患,这是由它的本性所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