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狼群中有一个规矩,只要有一只狼受伤出血,其它所有的狼就可以一哄而上,群起攻之,分而食之。不管是父母、兄弟姐妹、也不管是七大姑八大姨都这样做。狼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得而知,留给动物学家去研究吧。这里谈的是某些“人”,也具备了狼的本性,而且某方面甚至超过了狼。

在中共恶党专制下的半个多世纪中,通过不断的政治整人运动、洗脑、屠杀、以暴力做后盾,强制的把狼性一样的党文化灌输到民众的头脑中,一旦要整治谁、或灭绝哪个群体,它就要胁迫人民顺从它的兽性,和它一起去打倒、斗臭。不管是“阶级敌人”,也不管是它的亲人、朋友、恩人,都要“万众一心”,一哄而上,“把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古人云“功高莫过于救驾”。当年彭德怀带领两万部队与胡宗南二十万人马拼杀,多次救过毛泽东,可是危难一过,在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只是直言相谏几句,毛就火冒三丈,忘恩负义,把彭打成反革命,还要全党全民大批判,否则就是党性(即狼性)不强,没有党性。当时有几个人不畏生死,为彭鸣冤,结果统统被毛打到“反党集团”里去了。毛泽东的“中山狼”的本性,决定了他不允许别人不当狼。

刘少奇曾经是国家主席、“接班人”。当毛不喜欢他时,就强制“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包括刘的亲人、部下都要“炮打司令部”,把他置于“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翻身”。刘的大儿子因为没有狼性,不愿象狼一样去“咬”他的父亲,被迫自杀。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没有狼性的人没有生存空间,而有狼性的人,狼性强的,敢“吃”、敢“咬”刘少奇的人却个个飞黄腾达,甚至一步登天。

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共灌输的党性、狼性达到高峰,人性丧失殆尽、狼性泛滥成灾。出现了父子互斗、夫妻成仇、师生反目、亲友告发。辽西地区的一所中学和另一所学校“八中”就各有一名教师在批斗会上,被学生当场打死。笔者也受党文化毒害,曾在批斗会上踢打一个被定为“四类分子”的本家叔叔。几十个“红卫兵小将”就可以随随便便从生产队中揪出几个“阶级敌人”批斗、毒打。人性丧尽,想来痛心不已。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罗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又把豺狼党性推到登峰造极。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高额金钱引诱、暴力镇压手段,激发鼓励人性恶的一面。许多人用暴力阻止亲人炼法轮功,甚至出现死伤。河北保定的杨丽荣坚持修炼,被丈夫掐死,就是中共豺狼本性的大暴露。

最近又惊曝中共三十六处秘密集中营活摘并盗卖大法弟子器官、焚尸灭迹的惊天大案,世界震惊、天人愤怒,西方社会称之为“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中共恶党已经不仅仅是豺狼野兽,它已经堕变成比豺狼更狠、比蛇蝎更毒的吃人魔王。

中共的每次政治运动,都是一次泯灭人性、充实狼性的大训练。狼性十足的人才能更好的“听党的话,跟党走”,“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试想:那些打死成千上万大法弟子的恶警,那些下狠手掐死亲人的人,那些动手挖活人器官的医生,如果不是具足了狼性魔性,它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手呢?!

几十年来,善良的纯朴的中国人曾多次谏言其党弃恶从善。一九五七年,一些知识份子说:党啊,你的衣服脏了,脱下来洗洗吧。中共的回应是镇压。一九八九年六月青年学生说:党啊,你的脸脏了,打盆水洗洗吧。中共回答的是机枪、坦克。而法轮功学员只是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为做好人的人,没有任何政治诉求,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即使这样中共也不放过,百般诬蔑诋毁,大打出手。五十多年的和平时期,中共致死八千万中国民众,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的总和。翻开一页页滴血的历史,中国人应该清醒了,“狗改不了吃屎”,与中共谈改良,此路不通。

群狼吃同类的天性是与生俱来的,而中共的豺狼党性却是后天人为强制灌输的。它严重的摧毁了正统的伦理道德及普世的价值取向,灭尽了人性良知,变异了人的思想。造成了道德环境的全面崩溃,因此而引发的社会危机、经济危机、环境危机,已经把中华民族推向灾难的深渊,豺狼当道,魔鬼横行。中华民族悲乎、哀哉、危矣!唯一的出路就是:所有有良知的人们都发自内心的唾弃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