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做好三件事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现年六十四岁,下面我把我的修炼情况给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在证实法的这三件事情中,一个是学好法,一个是讲清真象,再一个是重视发正念。”我就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做,我只有小学文化,家中孙子、孙女好几个,有的还很小。“真修大法,唯此为大。”(《洪吟》〈得法〉)。我经常想,我就是把法放在第一位,开始,特别是讲真相这件事,老伴和孩子看着我,阻挠我,有时等他们睡觉时做,如夏天中午或晚上后半夜写、贴标语、发资料,面对面的讲,只要有机会,不管有多少人,我就讲,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我想谁也不能干扰我。在师父的看护下,很快冲破家庭的阻力。后来,儿子们的家务事一般都不用我帮忙。这样我每天基本上能坚持学一讲<<转法轮>>。晚上到功友家参加集体学法,风雨无阻,而且只要大家还没开始集体学,我不耽误一点时间,就先自己学;每天炼完五套功法;从早上六点开始,到晚上十二点,除特殊情况外,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就是上地里干活,我拿上个编织袋和表,到整点把袋子铺上,坐那发正念,更不耽误全世界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习惯了,家里孩子们和亲戚好多都知道,他们都主动给我腾时间或帮我找地方。如那天正好包饺子,儿媳一看到点了,说你有事走吧。我就去另一间屋发正念,一次走亲戚到点了,人又多,快十二点了,我到处找不到地方,侄女见了说:“姑,你到处走,是该炼功了吧。”然后赶紧给我找了个地方。

师父在《导航》中说:“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不放过一切机会。走到哪讲到哪,讲到天安门自焚真相,不管在哪,我都坐到地上给他们学我们盘腿的姿势,揭露王進东的盘腿不是法轮功学员。发真相材料一开始多数是利用中午或晚上,我骑上自行车向住户或各单位发,有时一中午走几十里路向较远的乡镇、派出所等处发,把资料放到他们的院里或楼梯上。有两次看到警车停在路边车窗开着,我就往车里放上几份资料,他们也是救度的对象。没有资料我就自己写标语贴,每年农历大年三十、初一晚上我都要出去做,我想大法弟子在监狱受苦,我在家只顾吃饺子心里不好受。记的有一年天冷路滑我摔了几个跟头,但做完后心里舒服多了。我深知每一份资料来之不易,后来我基本上是面对面的发,面对面的讲,这样不浪费一份资料,同时又能讲三退。有时在人多的地方人们都争抢着要资料,看着众生急切盼得救的情景,我的心里很难受,有多少众生急待我们去救度。我除了注意抓住一切机会外,还主动出去走街串巷,到路边、地头、工厂、建筑队等地方讲,现在只要一出门就能讲退几个。“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遵照师父的教导,根据人都愿意听好听话的心理,对不同的人顺着他不同的执著讲。举几个例子:

一次碰到在农田干活的一个人,给他讲他不听,说他是村干部,我说:看你就象当官的样,你这当官的肯定是个清楚人,我一说你就更明白了。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并给了他资料。他都接受了(当时还没三退)。

我给经商的或司机、建筑工人等讲真相劝三退,揭露恶党,这些人对现在恶党的腐败恨之入骨,我给他们说你们挣个钱也真不容易,不过这钱来的干净实在,你看那些当官的一晚上收礼或贪污多少钱,但他们心虚着呢,一般人就顺着也说恶党的恶行。有的当时退了,还有的要学法。

遇到小学生总是先夸他们漂亮、聪明、活泼,然后给他讲三退,或让他们给他们的老师班主任带封真相信,他们都很高兴。一次我走到一个泥泞的街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主动给我让路,我马上说:来来来,你这么好这么懂事这么有礼貌的孩子我得救你,我可得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你戴过红领巾吗?小孩说戴过,我说现在正三退呢,红领巾是党旗的一角,天要灭党,这么好的孩子不能跟着它受牵连,我给你退了吧。孩子笑着说行。

那天我走到一个村边,一老一小在那剥玉米,我走过去主动搭话,“大叔,看你这红光满面的,今年多大岁数了?”“七十四岁了”“你在组织吗?”他说他是老党员。我说天要灭中共,你退了吧,保个平安,他说“我知道它不行了,七十四岁不用退了。”我说:“你就退了吧,给你起个化名,就叫永世吧,永远活在世上。”他手摸着胡子笑着说:“退退退。”我又问你们这儿有教师吗?我拿出给教师的一封信,他说给我两份吧。小孩在一边说:“你算是给对人了,这是我爷爷,我姑姑和婶子都是教学的。”

但在讲真相过程中也遇到过麻烦。一次在县城边的公路上,被警车拦住,一同修当场被抓住,我骑自行车赶快下了公路,向一个村子方向跑去,边跑边心里喊师父快救我,后面一人骑摩托车追我,到村里街上人很多,眼看后面的人追上了,我将自行车往一边一放,進了厕所,那个人在街上转了一圈走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安全的离开了那里。

还有一次晚上我去贴真相标语,刚走不远就摔了一跤,结果胳膊断成了三节,要不是肉皮连着,胳膊就要掉下来了。家属让我上了医院,一拍片子,粉碎性骨折,医生让我到大医院做手术,我坚决不去,医生训我说:“你打算让谁伺候你一辈子呢?”我说:“谁也不用,我没事。”最后,把胳膊拽直给打了个石膏。回家后我想,谁也别想干扰我救度众生。有个加油站的职工等着要光盘,我一个手骑着自行车给他送去了,晚上我照样一个手写标语,然后一个人去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虽然表面上好象很严重,可我始终都没痛过,而且胳膊很快好了。我还利用亲属来看我的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神奇。

我修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远,有时守不住心性,只想发脾气,有时还冒出怕心,我也认识到那不是自己,在清理它。我还有很多没去掉的执著心,我要努力去掉它。反正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跟着师父走到底。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