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在坚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贵在坚持。坚持什么?坚持做好三件事,坚持到正法结束。师父讲:“在证实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修去怕心

我刚刚从劳教所出来时,怕心还是比较重的,心里知道大法的珍贵,看到众多的众生被毒害,心里很着急,三件事也在做,但怕的物质一直在起阻碍作用,有时一边在发着真相资料心跳却很快,脚也有些软了。怎么办?我很苦恼,我知道修炼人的要求就应该高,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不是为积功德,做大法的事,就应该抱着神圣的心、无私的救度众生的心。

我首先在学法上多下功夫,一定要静下心来学,“释迦牟尼讲正念,得一心不乱的念经,真正的能够使他修的那一法门的世界产生震动,才能招来觉者。”(《转法轮》)同时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特别是在做真相时的一思一念,最能把自己的实际心性水平反映出来,这样不断静心学法,不断的发正念,不断在做真相事时,向内找,发现自己的各种执著心,不断修正自己,这样我渐渐的从怕心中走出来了。当然过程中有起有伏,也是很艰苦,有时看到自己的执著心明明就在那里,好象就是很难去,我想到师父的法,把这个不是我的怕心和真正的我区分开来。

有时发真相资料时,怕心来的时候,我审视着这个不好的心,对它说:我知道你在怕,但你主宰不了我,干扰不了我做大法的事。有时我心里念着师父的法:“我抱着善念,我抱着救度一切众生的愿望来了。”(《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那一瞬间,什么怕心都没有了,只有想救度众生的一念。

现在我不敢说一点怕心没有,但有了一个较大突破。我总结下来,我这方面的改变,最主要还是抓紧了学法,学法状态好了,自己才会意识到以前意识不到的执著,才会有针对性的修掉它,就象是有了一条明确的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一步一步走下去。“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除了学法,一定要做讲真相的事,做的数量可以根据自己状态有所调整,但决不能以自己状态不好为借口不做真相的事,也不能抱着怕自己被落下的心态去做事,就是一颗纯纯净净救度众生的心,才是神圣而伟大的。我们的执著心也只有在实修中,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去掉。还有体会到发正念对加强自己正念和去除怕心有很大作用(当然发正念的意义远不止这点)。

修炼就是贵在坚持,去执著心也是一样,不管中间有什么反复,困难多大,信师信法,就能成功。

一年来,我做了约一万张光碟,面对面劝成“三退”的约一百五十人。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尤其上海这个比较特别的地方,我上班、回家的路上望着茫茫众生,还有多少没有被救度啊!自己做了多少?有时因为自己人心重,使有些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错过了。我相信随着自己在法上提高会越做越好的。

彻底否定迫害

我从劳教所出来后,通过学法,知道自己应该彻底否定邪恶的迫害。但是开始蛮长一段时间,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嘴上否定,实际并没有真正在否定,在相当成度上是不愿被迫害而在否定。

在不断学法中,在看到和我曾经接触过的同修不断被邪恶绑架后,从他们的也一直在否定迫害却又被迫害的教训中,我渐渐明白师父讲的“否定”的一层涵义。记的有一次我对一位同修说,你怎么用这么旧的一部手机,他说:“免的以后出事,损失少一点。”我马上说:“你这个想法不对,你不是在求迫害吗?”他当时也意识到自己有问题。后来我提醒他多学法,他没有很重视。他也是被邪恶非法关押二年才出来不久的。在今年“六国峰会”期间,他又一次被邪恶绑架了,现在仍没有放出来。所以很多时候就是一念之差,能不能认识、能不能修正,就是一个大层次的能不能突破的问题,我细细想来,当时我对同修说他在求迫害,我的心态也是为了求得不被迫害而让他不说的,也是有漏的,并不是真正在彻底否定邪恶迫害。

现在我认识到,一个高尚的人,难道非得被恶人用最下贱、恶毒、卑鄙的手段迫害才能证明其高尚吗?完全不是,邪恶都是极其低下的,而我们是高尚的,它们怎么能和我们形成对等呢?旧势力的变异的观念在利用旧宇宙“相生相克”的理在考验我们,即你要修的好、修的高,就会有对应大的魔难。而师父教我们的是彻底否定旧势力邪恶迫害,超越了“相生相克”的理,因为“相生相克”只是宇宙中一定层次的理,不是最高的理。

在上海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一直比较严厉,也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对大法弟子监控。比如同修也多次在文章中提到,上海有多少多少摄像头在大街小巷中,让大家小心,有的说不宜出去发东西。我觉的多少有认识上的不足,在承认邪恶迫害。

当然我们应该小心,在发真相资料时是应该多观察,但这不能说发资料的事不做了,我们照样做,照样发。我觉的对于一个个体来讲,可以根据个人情况,采用某种特定的最好、最方便的讲真相和发资料的办法做,但对整体来说,不能讲哪个方法不宜去做,因为众生也是通过不同渠道得到真相的,否则会使一部份世人得不到真相。其实从人的理看也没有绝对安全的事情,除非什么也不做,但是我们是修炼人,有这么多众生未被救度,能看着不管吗?我们有大法在指导,有师父法身的保护,邪恶能想怎样就怎样了?它们配考验我们吗?一有了人的思想,“相生相克”的理就会起作用,所以我觉的修炼人的正念起主导作用,才是最安全的。也有同修提醒我,说我是上海市里的重点人物。我说:谢谢提醒,我会很注意,但我没有什么重点不重点的念头。当然考虑同修的安全,和其他同修交往时我确实非常注意,也确实有许多同修被跟踪过和绑架的事情发生,上海的国安是什么最高级的特务手段都会用的。但这不是承认邪恶迫害,还是要理智的做事。

这几年有不少同修,被非法劳教或判刑出来后,大多数没有放下心多学法,而是急于做事,有的有一种随时为大法献身的念头,这种想法仍多少带有承认邪恶迫害的一念,其实我当初也是这样的,一年多后,心才稳下来。把学法、生活、工作方方面面都能安排好,家庭环境,居住小区的环境,逐步走向良性。

正好小区环境

我居住的小区换了不少居委干部和民警。小区的环境对自己的修炼和做好讲真相的事影响很大的,所以我也很重视。我曾经历过多次的骚扰,但通过发正念和讲真相,环境基本都能正过来,居民也越来越理解我们。

我的体会是不管“六一零”用什么邪恶欺骗的手段调动居委会和民警以及小区保安明里暗里对付我,我一定要堂堂正正,我经常就是正面回应,也会主动找他们聊。有一次,新来的居委会主任和我谈话时,显的非常害怕样子,“什么时候了,你还敢炼法轮功?”他对我理解不了。

我悟到,大部份人还是可以救的。我也看的出这些人都是普通常人,只是受欺骗毒害而已。我就和他们讲真相,一次二次他们没有变化,但我没有认为他们不可救,只要正法没有结束,我们不应对任何常人下这个结论,除了那些恶事干尽到了罪不可恕的少数邪恶者。所以我一有机会就尽量和他们讲真相,几个月后,他们也渐渐在变化,原来经常上门骚扰,后来没有了,偶尔会上门送一些通知单,却怕我说他们骚扰,就不断的说:“这个东西我们每家都要送的。”然后也不進门匆匆走了。

那些保安平时没有什么机会接触,我就找一些借口找他们。比如,有一次小区某个人家被盗窃了,我就跑到小区门卫,问怎么回事,然后从社会上犯罪事件多和人的道德低下,慢慢引导到真相上来,他们表面不一定敢认同我的话,但没有一个不骂这个社会腐败的。我每次接触一个新认识的保安时,都会问他们:“你知道我是小区里炼法轮功的吗?”他们都是说:“我们不知道的”,我再问:“听说上面公安让你们盯着我。”他们马上竭力否认。

其实他们都知道我的情况,我们邻居也曾告诉过我,每次过节上面的公安让他们注意你,你進進出出他们都做记录。其实这正是上海人的特有的性格,他们往往一边跟你讲话,一边看你反应,看看你好象在反对,他们讲着讲着,就会把话绕走,不敢正面应对你。如果你单刀直入,他们马上会先回避一下,可能心里估量你说这话会是什么意思,等发现确实没有伤害他意思的时候,他才会放下心和你谈。这个特点在居委会、警察经常碰到,当然也不绝对。所以我更想和他们直来直去,他们一开始心理就处于劣势。这样时间长了,我发现他们也在变,以前看我总是带着一种古怪的眼光,现在看到我就和我点头打招呼、和我微笑。因为我心态是堂堂正正,就觉的自己应该是值得让常人尊敬的人,他们也真的开始正视我了。

某年上海召开国际性重要会议,许多同修被抓,许多人被二十四小时监视着,我是其中之一。当时心里很苦恼,不知如何突破,小区里的居民有不少人对我议论纷纷,只有少数人很理解我,也怪我平时对小区讲真相没做好,我觉的这件事对救度众生有比较负面的影响。但直接找人去谈,又好象拉不下面子,我左思右想不知怎么办,后来我干脆读法,读着读着,觉的师父已经在法中点给我了。

师父说:“当然修炼过程中,因为你要提升,肯定对你来讲,对修炼人来讲是有考验的,做不好会不断的有麻烦出现,做的好也会不断的有修炼中的考验出现。你们一概把它视为干扰,想为解决这个麻烦而解决这个麻烦,你就解决不了,因为那是为你提高而出现的。你要正念去对待它:通过这个麻烦,我怎么样能够把与这件干扰有关的一切正确对待,本着救度众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么样能够对众生负责,把这些事情的出现视为正好是讲真相的契机,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干扰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触的机会了吗?你不正好去讲真相吗?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炼之外,你们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能行吗?不做好能行吗?所以不要把所有的问题出现都当作是对你做正事的干扰,对自己学法在干扰,对自己讲真相在干扰。不是的,问题的出现就是讲真相的机会。”(《2006年加拿大讲法》)我明白了,我该怎么做。

于是我想先找居委会,在和居委会讲的过程中,让其他人听到,我就去了,可是当时居委会没有人,我就慢慢往外面走,到了一个超市买了一点东西,从另一个边门回来,二个便衣一直跟着。我心里发了一念:师父师父,让居委会的人出现,我好讲真相,请师父加持。進了边门,我慢慢往家走着,走到就要到家的一幢楼了,居委会的干部真的从和我垂直的一条路走过来,不早不晚,正好在交叉路口和我碰头。我有点激动,真神啊!

我马上拉住他说:“你知道吗?这二天我好苦啊?天天被人看着,不理解的人还以为我是干了什么坏事呢?这不在坏我名声吗?你也给我评评理看。”他说:“是啊,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啊。”这时小区中有两个遛狗的人也过来看热闹,还有其他人,我一看正是机会,就讲开了,从我们如何修炼真善忍,到“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一遍。周围人都笑着听我讲,最后,居委会的人说:“你是好人,我是知道的,你也不要怕被人误解,以后多出来和不了解的人多讲讲,人家就不会误解你了吗?”是啊,是应该和周围人多讲讲了。我心情好很多了,终于能挽回了对大法的负面影响。

除此之外,我对发正念也比较重视,上海同修提出的晚上八、九、十点分别对着居住小区、区的六一零、公、检、法、司和市的六一零、公、检、法、司发正念很好,我一直在坚持。所以整体环境发生很大变化,干扰比较少,讲真相的事也很顺利。

总之,贵在坚持,我们就是要坚持不懈做好三件事。对于自己个人修炼,不怕摔跟头,不怕自己执著心出现,不怕反复,“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法轮佛法(精進要旨)》〈拜师〉)

对于正法形势,这个迫害形势持续了七个年头了,有时候觉的度日如年,觉的遥遥无期,但我们就是信师信法,不管是天塌地陷,邪恶如何疯狂迫害,就是要完成自己的伟大使命,就是要助师正法,坚持到邪恶灭尽。“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必将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天。

个人体悟,认识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考虑到安全问题,有些事情发生的场景有些和实际有些出入。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