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营救同修的常人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二零零五年一天,我地区几名大法弟子相约到地处偏僻的山区农村讲真相救度众生,由于种种原因,同修不幸全部被邪恶抓捕,给我地区整体证实法造成很大损失,以致到现在还有三位同修在狱中受迫害。

事情发生后,同修们分头行动,有的做关心家属的工作;;有的上网曝光迫害;有的转移资料、有的发资料、贴不干胶、发正念;还有的想应该去同修出事地点了解一下情况。

我要到离市较远的几个县了解情况,路途太远,具体困难摆在面前,心中的畏难情绪出来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我决定用常人的办法营救同修,我把想法告诉几位同修,他们都不同意,就这样我不再提起此事。没想一拖就是一个多月(由于当时自己法理不清)。

当时被绑架的同修的所谓材料已转到检察院,这时恰逢一外地同修来我们这里出差,我和他切磋了我的想法,他说怎么不可以,材料转到哪里都没关系,我们的同修一定要营救,在做的过程中把握好尺度,常人的一切也是大法开创的。有了以上的认识,找来同修和协调人商量,大家一致赞成,最后决定租车去比较好办事。

大概两个月后,我托的熟人转来转去,最后转到我的两个亲侄儿身上,答应帮忙的是侄儿的亲戚。

在这里要说的是在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发生的事。两个侄儿陪我一同顺利的到达目地地,当晚找人办好了事,吃了晚饭,他们去唱歌、吃烧烤,侄儿的亲戚喝醉酒不慎摔了一跤,当我看见他时,给吓住了:他的嘴在流血、手胳膊和脚也摔破了,最严重的是他的左胸,呼吸都在叫痛,左手连端茶都伸不了手。

看见他摔得这么严重,我完全没有了修炼人的正念,这时全是人心,说的全是常人的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面对他的父母?越想越后怕,完全没有了主意识。

就在这种人心的煎熬下,我们开始返程,在半路上,已是四个小时的车程了,吃了中午饭上车,这时我才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他是我请来做好事的,邪恶的目地是想通过对他的迫害干扰我营救同修,我决不承认邪恶的一切考验。就在这一瞬间,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请慈悲的师父加持他,因他是陪我来做宇宙中最正的事。

还没等我发完正念,他马上感受到了,问我:“姨,你在发功吗?我打了两个呵欠,好了百分九十以上,不痛了。”我说:“不是发功,是请我们的师父帮你除去恶魔。”

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车行到半路,突然哐啷呕啷响个不停,侄儿下车检查说是什么快脱了,要是脱了的话,我们就回不了家了。因是山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有了以上的经验,我没有紧张,我想:家里的同修还在等着我了解情况呢!我马上发正念,还没有等我发完,侄儿又问我:“姨,你又在发功吗?”我说是发正念,不是发功。而这时车的响声没有了,两侄儿同时说:“你们学的功真厉害、真神了!”借此我又跟他们讲了一些善待大法得福报的事。因在去的路上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真相,并给他们退了团、队。

在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发生的两件事,让常人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同时也让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深深体会到:只要我们做的事在法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写出此文,意在交流,如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