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要女儿不让见 八旬老母含恨去世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长年累月吃药打针、住院。1997年3月经人介绍喜得大法,身体得到了康复。这两年多没吃一分钱药,后来我又介绍我母亲得法,我母亲也渐渐少吃药到后来不吃药。我们母女俩的身体确实得到了康复,真正的感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母亲修炼一段时间后,还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以及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1999年7.20开始大法被迫害,很多功友都上京证实大法。我也很着急,我们祖孙三代人,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十几岁的女儿。当时我想,远的我去不了,近的我也要站出来证实大法,于是我去了高石派出所讲真相。到了派出所,恶警刘任品问我:你来干啥?我说我来证实大法,还我师父清白。恶警们就把我关起来,当时屋里已关了十几个大法弟子。我们被非法关了两天一夜才给放出来。从那以后,每到敏感的日子,恶警们就来我家骚扰,并用非法抄家、威胁、恐吓、辱骂等方式迫害我们。

2003年2月4日,恶警刘任品带一帮恶人闯进我家又非法抄家,把我们的大法书籍、证实法的资料、师父讲法带、炼功带一并抢走,还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我三天后又把我送到威远县看守所迫害5天,恶警们还不解恨,又把我和几个功友送到内江市看守所迫害。

内江看守所真是人间地狱,那里的恶警就象地狱里的恶鬼,个个凶神恶煞的,动不动就打人、骂人、上刑具,还拼命的诈取所谓犯人的钱财,对炼法轮功的更是狠毒。我在内江被迫害达半年之久。

在这期间,我八十岁的老母无人照顾,十几岁的女儿被迫外出打工,母亲由于想念女儿、担心女儿的安全,到高石派出所要人,恶警刘任品、李刚等破口大骂,并威胁、恐吓她,说:你女儿在内江蹲地下室、坐水牢,想见她是妄想,她这辈子回不来了。

老母亲第二次拖着病重的身子到派出所要求见女儿,恶警们还是吓她、骗她,说你女儿学了法轮功六亲不认,她不要你这个母亲了,也不要她的女儿了,你死了这条心吧!这个寡妇无能,养个女儿才十几岁就出去打工,她还不如死了算了,我们要把她拉出去枪毙等等,用这些来骗我母亲。母亲回家后天天以泪洗面,病情加重了,几次病危住进病院。

母亲第三次到派出所要人,母亲说我养的女儿我知道,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信,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们还是骂她,骗她说女儿回不来了,她不要你这个母亲,也不要她的女儿,她只顾她自己。因此母亲再次病重住进病院。

直到母亲生命垂危时,我女儿从外地赶回来了,女儿看到她外婆已不行了,就到派出所要求放我回去见外婆最后一面,恶警们都不让,后来我女儿再三哀求他们。最后她说:用生命担保我妈妈,不行的话你们抓我去坐牢。

这样7月24日下午恶警们才放我回家,25日早上我老母亲就这样含恨去世了。我母亲是被邪恶害死的。

母亲死后邪恶之徒还不放过我,后来以给我办低保为由把我骗到派出所,又把我绑架到内江洗脑班迫害。

不管邪恶们如何迫害我,我都要坚修大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