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齐齐哈尔市同修交流一下个人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身在异地,流离失所在外,心中却时时惦念着家乡那些狱中的同修们,不知此时还能做些什么。

看着师父的法读着读着就流泪,感到愧对师恩,没有承担起一个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一年来,资料点不断的被破坏,同修们口挪肚攒的血汗钱都落入魔掌,眼见几十名同修相继被绑、抄家,受尽酷刑折磨,我虽一次次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脱险,但这不能说没有我们的责任。邪恶就是在钻我们这个地区整体上配合、协调不好的空子,才使邪恶有市场在我们地区生存。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既然我今天要進一步的把修炼形式、修炼状态跟大家说清楚了,那学员之间在互相配合上,你们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颗戒备别人的心。(鼓掌)互相责备,互相之间用人心排斥,各种所有的状态,我告诉大家,都是对修炼形式的不理解而产生的新的执著,是不是?是!所以不能因为不理解修炼的状态而产生新的执著。这个执著的本身也是你修炼前進的巨大障碍,所以这种心也得去掉。”

整体协调配合出现矛盾时,总是愿意看别人:某某同修语气、心态不祥和了;某某同修不接受批评不向内找了;某某同修拉帮结伙搞帮派了;某某同修做事心重,不重视个人修炼了;……看到的全是别人。今天静下心来,查找、对照一下自己,无一不是自己的毛病,正如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的:“这些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我为什么就不能把看到对方的问题当作是照自己的一面镜子呢?已经是得法十多年的老弟子了,遇事还不知道如何向内找,修正自己,可见这后天观念有多顽固。正法已近尾声,师父一次次的叮嘱弟子一定要修好自己,这也是我们这些大法弟子走好最后这段路的根本保证。

在人世间生存形成了一种基于世故,圆滑做人的思想业力,阻碍了同修之间不能在法理上互相负起责任,保护自己和同修的人心不被触及、伤害,造成了近段时间有名协调人被绑架,到现在详情不明。此协调人多年来一直在证实法的路上走的很稳。也承负着很大的责任,所以一直以来是在同修的赞扬中走过来的,修炼必定都有人心,显示心和自我膨胀的心一起来,就听不得批评了。

我和此同修共同配合一段时间,看到同修的毛病,可是并没有为同修负起责任,而是回避矛盾,还给自己冠冕堂皇找个借口——“宽容”。当看到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现在有许多宗教团体说,啊。看我们这里多好,大家相互很关爱啊。爱什么?(众笑)爱执著。爱世间的幸福,爱人与人之间的那种维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炼吗?不是!绝对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执著的保护伞。”看到师父这段法我顿感心中一震,这不是在说我吗?自己怎么就没意识到呢?还沾沾自喜,自觉不错呢。如果没有这些人心障碍,及时与同修沟通。是不是就能避免同修招致的迫害呢?我写出这些段没有指责同修的意思,只是希望存在此问题的同修都能引以为戒,修炼是严肃的,真是放松不得。

修炼就是修自己,希望我们齐市同修都能静下心来看一下自己,不要以为资料点被破坏了与每个人自身没有关系,那是他(她)们有漏造成的;也不要以为某某协调人被绑架,完全是她个人心性问题。其实我个人认为邪恶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的资料点,那不是冲着我们大法来的吗?尽管我们同修有有漏的地方,可那也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那不等于承认邪恶的安排了吗?我们每个同修在接到资料时,你们知道那些大资料点的同修要冒着多大的风险!承载多大压力呀!我们是否做到时时为我们的资料点发正念呢!如果我们每位同修都能以法为大,开创条件,哪怕三、五个人组成一个小资料点,打破等、靠、要的局面,邪恶就会在齐市地区自行解体,因为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就是在解体、破除旧势力。

再有,协调人被绑架是不是我们每个相关同修也要查找一下自己。几年来,她一直承负着很大的责任,为了分担她的压力,把她下面的同修分散出一部份,可这些同修都不愿离开她,认为就她这儿安全,这样的想法和做法,是否也形成了旧势力对她迫害的借口呢?我们不仅没为同修负起责任,无形之中还推了她一把,这种人心是不是也得去呢?现在不知这位同修近况如何,希望我们齐市同修都能发挥各自所能,及时把被绑架同修的讯息在网上公布,以便我们更有力的营救同修。

本人在修炼中还有诸多需归正的人心,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