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外地同学劝三退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一天,我想起了我还未向一些我外地的同学讲三退的事情,于是我乘火车来到该地。

一开始,计划找的人由于种种原因无法见到,令我有些措手不及,只好去找另一位不太好找的同学。先见到该同学的父亲,他正要同一位朋友外出,答应把我送到其儿子的住处。我并不知道随行的人是公安人员,所以当车在公安局门口停下时,我有一些慌张,但是我立刻发正念排除干扰。当我搞清对方不过是在此下车而已时,依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造成这种干扰的邪恶因素。

见到该同学,我想办法找了一个能够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问其是否知道《九评》与退党之事,对方没有理解我的话,因为我没有把来龙去脉讲清楚,对方说:“按××规定,退党可以写一份申请书就行了,我现在只是预备党员,也许以后我会写退党申请书。”我一边怪自己没讲清真相,一边解释清楚我的意思:“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加入党、团、队的就是它的一份子,海外的大纪元正在進行三退,用化名或小名均可,我不太懂啥叫预备党员,我看都退了吧,退党才能保平安,你同意吧,你同意我就替你起个化名退了”。“我同意,并且一定要加上我对共产主义那套荒谬的理论早已失望”。我长出了一口气,觉的师父安排的真好。我又同对方说起了中共对法轮大法的造谣中伤与邪恶打压,他说:“我一开始也对‘不吃药’等谎言感到不解,后来觉的这种血腥迫害的可怕已经远远超出了‘不吃药’之类谎言的范畴。”

对方也表示出了对我的牵挂,关心是否有恶警来过我家迫害我,愿意与我多联系,并表示要来看望我。我看出了他的真心与诚意,向他表示大法弟子的深深谢意。我不太明确知道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讲的“而且在中国大陆还会出现全民都来反迫害”指的是什么,但我已深深感受到社会上常人对这场迫害的强烈反对。

在同另一位同学的劝退党过程中,对方刚开始表示:“我不是党员。”我马上说:“可你是团员啊。”对方又说:“好长时间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了。”我又马上说:“可你发毒誓是事实啊,大街上的横幅已经挂上了实践团员标准,啥标准,就是发毒誓中说的把命献给它。”对方又向我问:“在哪退?”我说:“在海外的大纪元网站上,用小名或化名均可,退团才能保平安,如果你同意,我就帮你起个化名退了,是安全的。”对方表示:“我同意,其实我并不完全认同你的认识,但是我能看出你的善意。是凡善意的言行,我都会接受的。”

我又同对方说些家常话,当得知对方的爱人是刑警时,我说:“千万不要让他参与迫害大法。”对方说:“他不管你们的事,我也不管他工作的事。”我又具体说:“迫害大法是有恶报的,希望你劝说他,如果真碰到了这样的事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因为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一师之徒,你爱人还年轻,那些恶党中央的老头子很快就要下台了。”对方表示同意。临别时,我送给对方一本《九评共产党》,对方表示要付钱给我,被我谢绝了,并告之这是大法弟子义务做的,不收费。

三退过程中也有不顺利的,有人在社会上受到恶党很大的欺压也不肯退出;有人受党文化毒害太深,理屈词穷时恶语伤人;有人还对我显示他的那点荣华,嘲笑我的境况。在困难面前,我不断提醒自己要守住心性,同时尽己所能去把大法真相和退党利害关系向他们讲清楚。

当这趟旅程结束,回想起来有些感想:

1. 做好劝三退之事就要多学法,把自己修好,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怎么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如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等,这是份内的责任,这是树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关键的,因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

2. 事前一定要注意发正念,过程中遇到干扰要把握好心态,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

3. 有太多个人的观念障碍,如我有个同学是公务员,我认为环境不好的人不容易劝退,从而不愿意积极向其讲真相,但实际过程中此人积极三退,并对大法表现出了相当强的正面认识。

4. 启迪人的善念,同时想办法帮其认清和去掉党文化的毒害。

5. 真相中有人不退出也不要气馁,我们起到该起的作用后,其他大法弟子也会去做三退的事情,有的人以后机缘到时就该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