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课堂上讲真相的一点经验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在修炼中我越来越明白应该怎样做教师,应该怎样做教育,我讲的话越来越有力量。我知道如何改变一个品行坏的孩子,知道如何给孩子正的影响。我也知道如何改变和矫正家长不正的思想。这些都是在修炼中大法给我的。如果不修炼,今天我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根本无法承担任何有益于他人的责任。我深深感到大法的无限慈悲,从我自己的改变,从周围人的改变中,我深深感到师父为我们的付出,那是我永远感恩和无法回报的。

◆ 唤醒孩子的良知

在共产邪党的毒害下,很多中国人已经不懂得什么叫做“正义”“良知”,可是,生命毕竟都有明白的一面,生命本性善良的一面能够接受正面的教诲。所以我给孩子讲真相不是单纯的讲真相本身,而是把我从大法中悟到的、最低层次做人的道理讲给孩子。孩子们容易接受这些道理,也能够因此提升他们的道德。这是证实法的一种方式。

我教语文,所以经常告诉学生,一个真正的作家要有社会责任心,要维系社会道德,要有良知。写出来的作品要正义,要善良,要能给人正的影响。所以你们写文章要理智,要用自己的良心去写,不能任由情绪控制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你们得宣扬正的东西,制造正的社会舆论,给人好的影响……

我还告诉他们,生命是一个整体,就是说,这世界上所有的生命合起来是一个整体,一个人败坏了,就是这个整体出现了败坏。作为一个人,你或者是正义的,维系社会道德;或者是败坏的,随着不好的潮流往下滑,但是后者肯定是不行的。然后举一些反面的例子,说明一个东西败坏了,总有一天会被淘汰。所以人必须有社会责任心,为社会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这些道理常常引起一些孩子的思索,他们会严肃的听着。大法所给我的一切,我只拿出一点点给了他们,如果他们不修炼,那么这“一点点”就等于在奠定他们一生的人格基础。

有一次,一个孩子听了我的这些话,就在课堂上提到了《转法轮》,他想说出中共歪曲的那一套。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去帮助这个迷途的孩子,就给他们讲了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讲到最后,我说: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敢给你们讲这些东西,因为在中国,一个教师很可能因为说了真话,下了讲台就進监狱。但是,我不可能因此而什么都不告诉你,让我撒谎欺骗孩子是不可能的,那样做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教师欺骗纯真的孩子是最可耻的事情。

我这么讲不是害怕自己被不理解的孩子举报,因为我相信,修炼的路上无论由于自己一时的执著促成什么麻烦,都可以在法上善解。如果我真的怀有无私的善念,那么任何人,无论他是谁,他怎样来和他来的目地是什么,我都可以帮助他们。我知道我背后的正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也愿意像师父讲的那样:“什么是‘佛’?他是那一层众生的保障,众生的庇护者,宇宙真理的保卫者。”(《在新加坡法轮佛学会成立典礼上讲法》)我会把他们和控制他们的邪恶区分开。所以每当我怕的时候,都发现“怕”的根本原因是自己不善。如果我讲真相给孩子又害怕被家长举报,就等于纵容邪恶的因素把一个不明真相的生命往大法的对立面上推,那是多么不负责任啊!而我真的怀着善心去考虑这世间的人,并想着为他们得法负责,我就没有怕心了。

我只是想,至少这些孩子应该珍惜我所告诉他们的那一切,无论我讲明白多少或者他们能明白多少,他们都应该学会心怀善念的接受我的告诫,“心怀善念的对待别人”是一个人最起码的品质。

在中共恶党五十多年的毒害中,各种残酷的运动彻底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和良知,否则,一个孩子怎么会仇敌般对待给他讲真相的老师呢?一个家长又怎么能够把自己孩子的老师举报出去呢?这其中有我们自己心不正促成的,也有党文化的因素在里边。

我也一直告诉孩子们要感恩,告诉他们,一个人一生中有两个人是真心希望你们好而对你们无所求的,一个是你的父母,一个是你的老师。特别是老师,一届一届的学生毕业了,还会有新的学生来,老师并不跟你一辈子,可是老师就是希望你好,希望你成为对国家民族,对社会有好处的真正的人。真正的人,就是要善良,宽容,正义,无私。所以一个人必须要对父母,对老师感恩,对生活中一切为你付出的人心存感激。哪怕不相识的人你也要善意的对待。往往这些道理很能打动孩子的心。我几乎每次谈到共产邪党的残暴,都会谈到教师的良知和做人的道理。有一次孩子就说:老师,如果谁来把你抓走,我们就把你要回来。

孩子的话听起来幼稚好笑,但是我还是珍惜他们的用心。作为修炼人我不指望常人为我做什么,只希望他们能有善心去接受我所讲给他们的那一切,这就足够了。我很珍惜他们,并且希望这种珍惜是珍惜他们生命的根本,也就是他们善良的一面。

在学校里,我比较深的感触是,真的不能用人的观念衡量一个人究竟怎样,也不能只看人表面的行为就给他轻易定性。有很多孩子学习不怎么样,品行也差,可是他却是来得法的众生。比如有一个经常不认真完成作业的孩子在作文中谈到自己的梦,他梦见自己很高大,是神,知道世间每个人的思想,然后他自己总结说:原来神是知道人的思想的。

◆ 利用课本中歌颂恶党的文章讲共产党的邪恶

共产邪党把自己卑鄙的行径加以美化,写成文章灌输给中国孩子。这些文章我或者不讲,或者讲的时候重点讲共产党的真正历史,包括不抗日,将大逃亡美化成“长征”,建政后发动各种运动残害中国人民。这样陆陆续续讲了两个学期。这些孩子基本上不再是少先队员,我就告诉他们不要入团,不要轻易对着团旗发誓,有的孩子就说:“我可不入团。”

我还对孩子讲过:无论我对你们讲了什么,都是要你正面的去对待,决对不是让你们仇恨社会。你们要善良,乐观,向上。你们要做好人,长大了,如果成为社会的中坚,就一定要为社会负责,对国家、对民族负责。你要用正的心对待一切。我给他们讲中共和德国纳粹后裔勾结,在中国东北建有一个“人体标本加工厂”,讲了关于人体标本的一些情况,之后对他们说:你们如果将来能够做官,要记得官职越大责任也越大,你们要维护正义,不让邪恶的东西祸乱社会。他们听得很认真。

由于一直在讲共产党的邪恶,有一天当我再次提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全班静静的。也许孩子们已经认为共产邪党的确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没什么疑问了吧。所以看过《九评》的中国人应该是比较明白的了。一个家长对我说起江泽民被判死刑了,也讲了六四,讲了香港澳门台湾公开修炼法轮功,他认为大陆的教育被共产恶党搞完了。

我教的高年级班里的孩子比较喜欢我,他们认为我有正义感,能够“以德服人”。他们不知道的是,在我修炼以前,是个所谓“党性”很强的教师,对待做错事学生“冷酷无情”,就象文革批斗似的,非打即骂。那时候连同事都说我对待学生“一脸的邪恶”。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无限的感慨。

多年以前,我是一个消极的人,对世界和生命充满了仇恨。今天在修炼中,我渐渐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当我心中有了“善”并且越来越明白如何做一个大法弟子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是存在的,师父使我慢慢找回了自己。

我相信一个真正符合真善忍不同层次标准的生命,无论他是人还是神,都一定是那个境界里最好最正的生命。这样的生命将能够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